傅鸣钦低头闻了闻,似乎真的闻到了一股子刺鼻的酒味,眉头紧紧的皱起,“是不好闻。”

    接下来,他便没有说话,而是草草的吃了几口饭菜就上楼洗澡去了。

    许临收拾完一切,回到了卧室,盯着床边的台灯有些出神发呆。

    对傅鸣钦,他多少有些说不出来的愧疚。

    答应他的婚礼,也不可能完成了。

    他明天便要走,傅鸣钦若是知道了……若是知道了肯定是恨他的。

    但他不会知道。

    想的多了,便费脑子,许临伸手按摩了会太阳穴,才缓解一点疼痛。

    傅鸣钦从浴室中走了出来,洗完澡的他已经完全清醒了,见许临坐在床上,眉心略有疲倦,不禁想起来了之前餐桌上他的不对劲。

    “哪里不舒服吗?”他上床,帮许临按摩太阳穴,“这些日子辛苦你做饭了,明天我请个阿姨过来做饭吧。”

    “好。”许临躺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属于沐浴露的清香,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他的按摩。

    “结婚地点你来选。”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傅鸣钦的手忍不住在他的脸上摩挲着,一遍一遍的感受着那温热的触感,心里多少觉得有些不真实。

    猜出他在想什么,许临睁开眼,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扯倒在床上,自己也躺在一边,盖上被子拉灭了灯,“很晚了,睡觉吧,明天再商量地点。”

    “好。”

    腰间圈进结实的手臂,傅鸣钦紧紧的将许临拥在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他最近有些累,都是一闭上眼睛就立刻陷入了熟睡中。

    许临却无法入睡,他转身,在黑暗中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在心里一遍遍的描绘出他的模样,最后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对不起啊,傅鸣钦。

    从一开始,我对你便抱有目的,对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了完成这个目的。

    真的对不起。

    我……不是真心的爱你,对你是怀疑目的的爱。

    黑暗中,傅鸣钦的脸看的并不是很清楚,许临却早已记住了他的脸,就连他左边脸颊,靠近耳朵的地方长了颗痣都记得清清楚楚。

    许临凑上前,在他唇瓣上轻轻的碰了碰,哑声道:“傅鸣钦,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许临。许你一生的许,临别的临。”

    话落,他蹭到了傅鸣钦的怀里,听着傅鸣钦一下一下强劲有力的心跳声,闭上了眼睛。

    男人睡得很熟,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等一下。

    许临猛的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漆黑,耳边是傅鸣钦的心跳声。

    他一遍遍的回想着傅鸣钦的脸,突然想起一件令他心都不禁漏跳一拍的事。

    他就说为什么总觉得傅鸣钦看着眼熟,那是因为,他见过与傅鸣钦相似之人。

    不,应该说,他这么多任务以来,碰到的目标都有相似之处。

    几个人的脸不断在眼前闪现,许临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

    是巧合吗?

    但怎么会有这种巧合,仔细想想,他以前的五个目标,都和傅鸣钦很像。

    只是性格不同。

    脑袋有些疼,许临只能不在多想,闭上眼睛,紧紧的搂着傅鸣钦,睡了过去。

    陷入睡梦中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动作,也将手放在了他的腰间,将他圈在怀里。

    两个人,在沉寂静默的黑夜中相拥而眠。

    【f世界完】

    目前可知系统:十三,十六,十七。

    目前可知拥有系统宿主:许临,江夺舟,百里葭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