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

    一声大响,篮球被孟云狠狠的砸进了篮筐。

    唐斯呆愣在原地,都没有能够跳起,他也没有想到孟云竟然会如此疯狂,罚球线内一步就起跳,其实还算不上是一步,顶多也就五十公分,距离篮筐还有好大一段距离,他是等着孟云再靠近一点,可谁料孟云竟然敢如此。

    始料未及之下,唐斯愣住了。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跳起封盖,已经来不及了。

    “嚯......”

    观众席上,球迷惊呼。

    这个扣篮令人震撼,球迷全都疯狂了,他们大声的尖叫,欢呼,为孟云喝彩,为这记惊天扣篮而嘶吼。

    “罚球线内一步,我的上帝,这太震撼了。”

    “难以置信,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亚洲小伙子的弹跳太恐怖了,就是弹跳最好的欧洲球员,黑人球员怕是也不能和他媲美吧?”

    “梦幻的一扣,惊天的一扣。尽管以前看到过这样的扣篮,但那时在视频里,只有当你亲眼看到了,才能明白那种冲击灵魂的震撼。”

    球迷无不震,惊叹连连,哪怕是森林狼的球迷也忍不住叫好,这样的扣篮没有人不喜欢,绝对能进十佳球,甚至是十佳球第一位。

    森林狼队叫了个暂停。

    等孟云下来,约瑟夫-扬、约翰逊等热火球员齐齐扑了上去,兴奋的将孟云围在中间,赞美着他的这个扣篮。

    孟云微笑,目光略过众人,看向森林狼那边,唐斯也正好看过来,两人目光碰撞,唐斯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呵。”孟云摇头失笑:“看来他还真是和我杠上了。”

    ......

    中国。

    这是一所高中,小卖部里人头攒动,聚集了不少人。

    这时候是课间休息,学生们纷纷涌入小卖部,却不是买东西,而是冲着小卖部里的电视来的。

    远远的,就有人大声的叫喊:“怎么样?打的怎么样了,多少比多少?”

    “孟云拿了多少分了?”

    “唐斯呢?”

    话音刚落,就见孟云踩进罚球线一步,然后飞身而起,篮下的唐斯仿佛被定住,看着孟云如天神下凡一般,将球灌进篮筐。

    一瞬间,学生们瞪大了眼睛,嗷嗷乱叫。

    各种赞叹声此起彼伏,依然难以抒发他们内心的震撼和激动,和很多球迷一样,他们一些人曾在视频里见过这样的扣篮,可那是外国人。亚洲人完成这样的扣篮从来没有过,更何况这是一个中国人,是和自己一样黄皮肤黑头发,流淌着炎黄血脉的中国人。

    这种震撼,来的更加的强烈。

    “嗷呜......”

    学生们嘶吼,血液沸腾。

    很快,上课铃声响起,一些人遗憾的转身,一步三回头,哪怕此时森林狼叫了暂停,比赛进入暂停时间;还有些人犹豫了一会儿,干脆一咬牙不去上课了,这比赛不能错过啊,舍不得错过,要是再来一个这样的扣篮的话......

    h省,体育学院。

    男生宿舍,刘虎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好,干的好。不愧是我兄弟,哈哈,孟云就是牛逼,扣死唐斯。”

    对于刘虎每次都会自动加上“我兄弟”三个字大家都习惯了,宿舍里另外几人条件反射的翻了个白眼,也兴奋地叫好。

    这是好球啊,牛逼!

    n市。

    郭海病好了之后重新开了一家体育用品店,有孟云的资金支持,根本不存在什么问题,也不在乎挣钱,只要开心叫好。

    郭书瑶担心郭海的身体,让请了两个人。

    平时郭海也会来店里转转,今天他就在店里,不过他并不招呼客人,而是盯着店里新装的60寸液晶电视,电视里转播的是热火和森林狼的比赛。

    “好球。”

    看到孟云这个暴扣,郭海叫好,哈哈大笑:“这个球扣得漂亮,真是漂亮,罚球线里边也就五十公分的样子,这小子的弹跳真是恐怖啊。”

    就在这时候,一个店员进来,笑道:“郭叔,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哦,刘阿姨来了。”

    “哦。”郭海眼睛一亮,便看到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女士走来,头发挽了个髻,皮肤白皙,不难看出,年轻时候肯定是个美ren。

    女士名叫刘琴,离异,如今单身,和郭海是在一个月前认识的,随后两人开始约会,现在差不多已经确定了关系。

    一场大病令郭海的思想都改变了很多。

    以前因为郭书瑶和孟云,他一直没有再娶,前段时间郭书瑶说起让他找个老伴,郭海想了想,觉得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于是托人介绍,然后认识了刘琴。

    “老郭,什么事这么开心?”刘琴也是个教师,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和郭海一见面就感觉很投缘。

    “呵呵。”郭海连忙上前,点指液晶电视,“诺,看比赛呢。孟云的比赛,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

    郭海和孟云的关系刘琴是知道的,她有个女儿,还是孟云的粉丝,所以虽然对nba不是很了解,但刘琴也知道能打nba不是一般的厉害。

    她放下包,笑着道:“知道孟云厉害,成天都听你夸他,我都有些妒忌了。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亲儿子呢。”

    郭海不以为意,笑嘻嘻道:“我也想呢。”

    “噗嗤。”刘琴莞尔,眨眨眼,道:“这也不一定,要是孟云和书瑶结了婚,他不就得喊你爸了吗。”

    “这八字还没一撇呢。”郭海摇头,郁闷道:“头疼啊,上次我和书瑶提了一下,那丫头只拿眼瞪我。”

    刘琴道:“女孩子嘛,脸皮薄。瑶多半是愿意的,你注意到没有,说起孟云她的眼神都不一样。”

    “真的?”郭海一喜。

    “那还有假,我也是女人。”

    这么一说,郭海也觉得有道理,连忙道:“你说,我要不要也问问孟云,看看他什么想法?”

    刘琴道:“先别说明了,试探一下。这样,什么时候给孟云打个电话,我来试探,看看他是什么想法。”

    “这样最好。”郭海搓着手,“现如今啊,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了。”

    刘琴给了他个白眼,心说儿女的事你操心,自己的事难道就不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