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国某山林中心,早早地被清理出了块方圆数百米的空地。

    树木皆被毁去,只留16根巨树木桩,呈不太规则的16边形排列。

    而在16边形中心,大蛇丸背负双手,抬头仰望晴空,神色怅然。

    做开颅手术绝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常人一次都不愿经历,他却有幸经历足足上百次。

    直到正戴能够自主进出无限月读世界,不需要再借助他,他才终于松了口气,怎知道这一年的休息时间,只是为迎来更大的痛楚。

    远方人影绰绰,大蛇丸偏头看去,一行18人渐渐走近。

    为首者为正戴,其后跟随着的是一群忍界数得上号的强者。

    五影、自来也、纲手、漩涡玖辛奈、波风水门、奇拉比、宇智波佐助、千手柱间、宇智波止水、弥彦、小南,以及日向秀树和鸣人。

    而除了从无限月读世界来到现实世界的日向秀树,和作为守卫的鸣人外,其余16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被正戴修正过。

    且全部被正戴激活了记忆!

    “秀树,你站那里。初代大人,佐助,你们站在这边……”

    正戴伸手连指木桩,很快那近似16边形的木桩便站满了人。

    “鸣人,你稍微离远一点,开启九尾查克拉模式感知,有靠近者无论是谁,全部打晕!”

    鸣人挠挠头:“明白。”

    等他退远,正戴站到大蛇丸身旁,环顾一圈木桩上神色各异的强者们,笑了笑道:

    “事情我都说清了,这一个月,大家应该也掌握了我教给大家的特殊感知术,一会儿我会将大蛇丸开颅,将他的意识与大家连接,你们一同帮我感知捕捉无限月读世界。

    唔,在这之前,谁还有什么想问的想说的,抓紧说吧。”

    大蛇丸望天,16个人同时啊。

    “老夫还是同一个问题。”大野木沉声道:“非要如此不可吗?两个世界真能如你所说一样并行,互不干扰?万一发生意外……”

    “什么意外?异世界入侵?”正戴笑着打断:“对于另一个您自己,您应该比我了解啊,在场的各位,对无限月读世界也都很了解。

    至于让无限月读世界化为实质上的难题,不需要大家考虑,既然我召集大家了,就证明我能做到。”

    大野木默了下,和四代雷影对视,眼中隐含忧虑,如果不是这一个月来反复确认,他都以为正戴大概是疯了,创造世界由虚入实什么的,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范畴。

    不过也有对正戴‘盲目自信’的,玖辛奈催促道:“快点吧,我都等不及和另一个我见面打牌了。”

    自来也则和纲手相望低喃:“不知道十香怎么样了……”

    奇拉比来了段即兴rap,“哦,去到另一个世界,歌神双剑合璧,击败正戴歌唱团,噢耶!”

    “带土,琳……”卡卡西望天。

    “有两件事一直没跟大家说。”

    正戴打断他们的畅想,道:“你们想见到无限月读世界里的自己和朋友,可能性不大。我会在两个世界间布置强力的封禁,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两界没希望达成互相交流的,这是为了避免发生某些混乱。

    不过再大的网,总有缝隙。可能百十年里,有个别人能在机缘巧合下完成两界穿梭,但那没事,一个两个的,掀不起大乱子。”

    大野木皱起的眉头稍舒。

    玖辛奈道:“应该这样。不过不是有正戴你在吗?你可以带我们来回看看啊,就看看,没事吧?”

    “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正戴笑了笑:“今天之后,你们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再见到我了。将无限月读世界拉入现实,我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过些年才能复苏。”

    果然。了解大筒木辉夜力量的秀树表情不变,正戴再强,也不至于超过母亲太多,不过就算是付出代价,也很离谱了……

    玖辛奈等人微微色变,四代雷影则从鼻音中暗哼一声,放弃了心底的反对,神经病小鬼都准备付出极大代价了,反对肯定没用……说不定还得被他用强羞辱,当众丢人。

    刚想到这里,他就见正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眼底似乎含有失望,差点当场暴怒而起。

    “也就几年不见而已,不用为我难过,像是生离死别一样。”正戴继续道:“真要舍命,我早放弃了。”

    “好了,还有谁有问题吗?”

    “没有我准备开始了。”

    正戴走到大蛇丸身边,望天的大蛇丸差点流下泪来,双手前搭,脑袋飞起摇晃,“轻一点。”

    “知道知道,别卖萌,相信我,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众人都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样的场面,自来也有些不忍地别过了脑袋,纲手倒是按正戴说的,盯得很紧……毕竟要给大蛇丸关颅的是她。

    切断大蛇丸的意识,切断他的痛觉,正戴这次故意放慢动作,让纲手看清他开颅的动作。

    去掉血污,大蛇丸干净熟悉的大脑裸露在外,正戴低喝一声:

    “准备!”

    16人同时闭眼,随即只觉冰凉的触感贴到自己两侧太阳穴。

    他们双手结成巳印,调动查克拉,只等正戴一声令下,便按计划结成阵法,感知另一个世界。

    正戴站在中心,仔细检查从大蛇丸大脑中连出去的16根查克拉线后,用手背的白眼再度观测己身。

    “大家别急,时机未到,我说开始你们再开始。”

    什么时机?16人都不明白,但亦按照正戴吩咐地去等待,静站几分钟,忽觉正戴的气息消失。

    他们睁开眼,只看到中心被开颅的大蛇丸静静平躺,正戴的身形却真的不见了,不由面面相觑。

    人呢?

    半分钟后,正戴再度出现,手上多了两个球状物体,像是两个肉丸子,不断地在掌心盘来盘去。

    秀树瞳孔骤缩,那是……不,不可能……才这么一会儿……

    “可恶!下等人!放开我!”

    声声吼叫从肉球中传出,让秀树木在当场,其他人不明觉厉。

    “多谢你们及时赶来帮忙。”正戴轻轻拍打两下肉球,朗声一喝:

    “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