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限月读世界。

    大蛇丸感应着颤抖的大地,目光中满含狂热,“他真的做到了,这是何等的伟力我的选择没错如果一生局限在凡人的身体里,永远都没机会体会这种力量”

    躺进某个长条器皿里,他舔了舔唇角,沙哑道:“兜,开始吧。”

    “是。”兜启动仪器,顺着怪物的力量,大蛇丸的灵体瞬间脱离躯体,飘浮于空,俯瞰大地。

    在他对面,怪物透明的虚影浮现,形似大筒木羽衣的一半满是惊恐:“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

    形似宇智波斑的一半则带有和大蛇丸相似的狂热,“有趣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来吧,一决胜负”

    他主动冲向大蛇丸,大筒木羽衣惊恐的目光霎时间凝固在脸上。

    ……

    正戴家,院中。

    雨梣身披赤红色须佐,一左一右地将巡音和长枝搂在怀里。

    “怎么了?怎么了?妈妈?”

    “没事的。”雨梣安抚道,“你们的爸爸正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

    巡音轻喃道:“爸爸好像被我们踩在脚底下,我感觉到他了。”

    “脚下?”长枝眼神一转,少许惶恐消去,用力跺跺脚,“在吗?”

    雨梣失笑,轻轻敲了下长枝的脑袋,“别调皮。”

    剧烈的震荡持续很久才平息,雨梣拉着两个孩子走到街上,早有准备的木叶并不显混乱,一个个上忍暗部奔走安抚着平民。

    “这就结束了?”有些讶异地低喃一声,雨梣看看脚下,相隔万米的下方,有现实世界了?

    比预料中的动静小啊……这时她若有所感,抬头望天,一道身影两臂张开,与太阳重合,一闪而逝。

    “大筒木辉夜?原来如此。”

    “哎?妈妈妈妈”巡音忽然发出急切地喊叫,“红豆阿姨……红豆阿姨刚刚,一下子不见了”

    “红豆不见了?”雨梣一怔,微微思索后轻叹一声,道:“不用担心她,她大概是有事,出了远门,或许得七八年才能再见了吧……”

    “哎?那么久啊,红豆阿姨做饭也很好吃的,只比爸爸差一点……”

    ……

    现实世界。

    御手洗族地,红豆家。

    红豆将头探出窗外,仰望空中那虚幻的世界降临,忽然间感觉到几分别扭,“对了,无限月读世界变为现实的话,不就有两个我了?”

    这一念头直接将她从正戴给了承诺的暗喜中拽了出来,捏着窗框的手渐渐发紧,“两个我,另一个我和正戴的关系……这叫什么事啊?”

    天边流星划过,红豆下意识双掌合十闭眼,又无奈睁开,“还许什么愿,两个我……该怎么办?”

    “哎?这流星?”

    瞳孔渐渐放大,红豆惊恐地发现那流星正极速接近,目标非常准确地锁定在她身上。

    “喂喂,开玩笑吧?”

    逃跑已来不及,红豆紧紧地闭上眼,只觉身体受到剧烈撞击,向后抛飞,重重摔在了沙发上。

    眩晕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咳两声,缓过气来,嘴唇蠕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最终只嘟哝两声。

    “正戴原来早就考虑到了。”

    “另一个我……真是太胖了,差点把我撞死啊。”

    ……

    木叶外密林。

    感知世界消耗甚巨,当正戴开天结束,作为辅助的16人全部耗尽查克拉,陷入昏迷。

    树林中,一个又一个鸣人从中钻出,笼罩着九尾查克拉的他们分别将查克拉赠予16人。

    等到将他们唤醒,鸣人的本体正好闪身赶到,“大家没事吧?自来也老师,没事吧?正戴大叔呢?”

    自来也轻喘了几口气,仰头望天,天还是那块蓝天,云也还是那块白云,降临的无限月读世界,恍惚间仿佛一场梦境。

    “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秀树具有行动力,恢复几分体力后,立刻疾飞上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十分钟后,带着喜意降落下来的秀树告知了他们答案。

    “真的……成功了”

    大野木轻发感慨,神话故事在他眼前降临成了现实。原本他对此多为抗拒,但此时此刻,忽然有了一股从内心涌出的荣耀感。

    能参与进创世的荣耀感

    其他人也有相似的心绪在不停涌动,就算一直看正戴不爽的布拉扎和佐助,在这一刻也只剩敬服。

    “对了,大蛇丸”自来也的惊呼将纲手唤醒,她面色一变,急忙闪身上前,检查大蛇丸的情况。

    “还好,还活着。”她松口气,开始忙碌关闭大蛇丸的头盖骨,初代火影亦上前帮自己的孙女。

    其他人则聚集到一起,简单讨论后,由卡卡西提议,先去木叶停留两日,方便观察无限月读世界降临,会不会影响现实世界。

    等大蛇丸的脑壳处理好,自来也背上他,众人一同向木叶进发。

    刚出这片森林,眼尖的鸣人忽然伸手一指:“咦?那里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块石碑?”

    秀树视力最佳,看一眼后立刻闪身过去,“是正戴留下的”

    “正戴?写着什么?”

    众人快步走过去,阅读石碑。

    ‘无限月读世界既已降临,成为现实,再称它为无限月读世界,称本世界为现实世界,便有不妥。

    所以我给它们起了个名字。

    本世界为‘阿斯兰特’。

    异世界为‘艾德拉斯’。

    望诸位采用——创世者正戴。’

    “阿斯兰特?艾德拉斯?”

    众人面面相觑,玖辛奈咕哝了句,“怎么起了这么两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啊,好绕嘴。”

    布拉扎倒很习惯了,“他的想法从没被人猜明白过。哼,无限月读世界是他拉入现实的,起什么名字自然是他说了算,我无所谓。”

    其他人自无异议,纷纷记下了这两个来自正戴的世界名称。

    即使他们不懂其意。

    世事无常,怎知千万年后,沧海桑田,忍者职业不会如武士一般没落下去,转而发展出各种魔法?

    到那时,阿斯兰特或许会出现一个叫艾露莎·舒卡勒托的女孩。

    艾德拉斯则会出现一个叫艾露莎·奈特沃卡的女孩。

    当然。

    那就是另外一个修正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