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崔稚的感觉是对的,魏铭果然是每次都说自己不靠谱的话,这种学霸的谦虚不能信,他人还没回家,吹锣打鼓报喜信的已经来了。『→お℃..

    殿试第一名,状元

    崔稚在听到“状元”两个字的时候,真是大喜,尽管已经有所预期,还是惊喜到了,魏大人他真的拿了大满贯啊

    崔稚让钱双钱对兄弟俩把一箩筐铜钱架了出来,凡是报喜的人,不管是先来后到,通通有钱拿。

    魏铭却在宫中被今上和太子又召见了一次,太子跟他并无太多亲近,可眼神朝着他笑着,魏铭心下一安。

    他往家回,离着一个坊的距离,就听见有人跑着喊着往他们家的方向赶去,“魏状元家发赏钱了赶紧报喜去都有钱拿没想到比大户人家还阔气呢”

    魏铭捂着额头笑,这下都知道魏状元这个寒门,实际上是个有钱人了

    崔稚见着他就这么回来了,还意外了一下,“你怎么没带着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回来”

    他想想自己坐在马上,她站在马下养着脑袋看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肯定发着光。魏铭想想那样的场景,就觉得心下快跳了一下,他问她,“那样子,你喜欢”

    崔稚说怎么不喜欢,“到时候我就在旁宣扬,魏状元可是我们五景酿的代言人,五景酿可就跟着你火了”

    魏铭敢情他考个状元回来,她还净想着她的生意呢

    魏铭生气甩了袖子走了,崔稚如何不知道他想听的不是这个,当下嘿嘿笑着跟在他身后,“我是说,魏状元,你喜欢红手帕还是花手帕,到时候你在街上骑大马,我在一旁给你抛手帕呀”

    话音一落,魏铭就笑出了声,他回头瞧见她那个戏谑的样子,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前,“你就不能认真说两句话。”

    崔稚看着他,看着这个一路从小小县案首,一路考到如今这个状元的男人,想起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坍塌的土屋,那个皮包骨头的男孩,前世的他,虽然不是案首,不是状元,可是那个他该是多不容易。

    崔稚听了魏铭的话,认真道,“魏大人,你不容易。”

    魏铭看住了她,紧紧攥住了她的手,“接下来,可能还要更不容易一些,崔稚,能陪陪我吗”

    崔稚没说能,也没说不能,她和魏铭对视了良久,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贴近了他的胸膛。

    她听见他的心跳,听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一样地跳动着。

    魏大人一连三天喜笑颜开,合不拢嘴,钱双钱对和焦文焦武兄弟私下里猜测,喜怒不行色的魏大人为什么突然高兴,难道是因为终于中了状元

    但是对他们来说,魏铭中状元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在殿试之前,压魏铭中状元的人就相当的多。

    毕竟科举前面的五场考试都是第一,连天家都喜欢这个彩头,十有都要点他的。

    不过他们兄弟四个不觉得是因为中了状元,钱对悄咪咪地往崔稚的厢房看了一眼,“咱们姑娘,这几天天不亮就出门做生意,到了晚上才回来,我瞧着,像是避着咱们状元爷似得”

    “那避着,状元还能高兴呀”焦武不懂。

    焦文却明白过来,和一向激灵的钱双异口同声,“俩人肯定有事”

    这么一说,四个人都嘿嘿笑了起来,钱双感叹,“咱们能一直跟着姑娘和状元,是咱们的福气,就是不知道两人合适终成眷属”

    钱对啧啧,“那还得看余公他老人家的,我瞧着他老人家,还想多留姑娘两年呢”

    这么一说,焦武可就先急了,“你还不得把状元给憋死过两年他也老大不小”

    话没说完,就被焦文捅了一下胳膊,众人齐齐回头,看见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魏铭,他们只见魏铭终于不笑了,神情严肃起来,一脸的多有所思。

    魏铭觉得焦武说得对,他真是老大不小了,但是焦文说得更对,这事得看余公他老人家的意思,余公好不容易人了外孙女,能舍得轻易嫁给他吗

    虽然那丫头,已经主动抱了他,但是距离把她娶进门,魏铭知道,还有好些日子要熬着呢

    真是煎熬

    魏铭点了状元任命翰林院修撰,孟三老爷孟月秋名次并不突出,仅为二甲一员,还要等待庶吉士的朝考,看是否能步入翰林院。

    不过这样的名次,已经是今上释放的关于孟家态度的信号了,二老太爷一枝,二老爷孟月科和三老爷孟月秋以及下面的子弟,只要不出现明显的劣迹,算是保住了。

    而孟月程却难过了,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左拉右扯要来保全他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把矛头对准了他,岳启柳先上折子弹劾孟月程拉帮结派,接着楚芸芬之父、楚氏的兄长也弹劾孟月程奢侈浪费,挥霍钱财。

    孟月程差点把楚氏掐死,幸亏孟中京救母及时,生生从发了疯的孟月程手里抢回楚氏一条命,“父亲还要如何这又同母亲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您杀死了母亲,也于事无补,只会让舅舅们更疯狂地要报复”

    “报复报复”孟月程低着头恍恍惚惚,又在一瞬间,突然清醒过来,“是孟中亭是孟中亭是他报复我一定是他”

    孟月程大吼着往孟中亭院子闯去,守门的人没留神他的疯癫,竟然真让他跑了出去,彼时,孟中亭正在院子里和楚芸芬下棋,孟月程一进门看见这场景,更是大受刺激。

    “好你个孟中亭孟家摇摇欲坠,你还在这花前月下”他指着孟中亭冲过去,“姓岳的姓楚的弹劾我,是不是你干的说,是不是你”

    孟中亭没有回应,也没有被他的疯癫下到,伸手推了一把楚芸芬让她回屋,他这表现,孟月程可看了个明白,“好好好我帮你娶楚氏女,你竟然用楚氏来报复我你爹不教你,我来”

    孟月程完全疯了,冲上前,“我这就打死你,一了百了”

    孟中亭可不是楚氏,任由他施暴,当下一躲,反而孟月程扑了个空,一下磕在了棋盘上。孟月程更是大怒,眼中一片腥红,翻身就朝孟中亭不管不顾地扑过去。

    孟中亭这次正面擎住了他的胳膊,目不斜视地看着他,“你不是孟家,你只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