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话,太古,中古,荒古,数个纪元之间,相隔了数百万年不止。. .

    每逢大世,必有至尊出世!

    时至今日,在整个宇宙,多少不为人知的地方,或多或少会出现至尊的身影。

    石皇,来自进去不死前,同样是成仙路上的求道者。

    但相比其它至尊,石皇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古之黑暗动乱的发起者。

    如今,石皇浑身是血,身上穿着黑色甲胄,他高大雄伟,像是一座黑色的大山矗立在那里,压迫的人要窒息。

    他手持天荒戟,面色冷漠无情的自语,道:

    “这是一场盛宴,古代至尊出世,一切都将改写,也就是世人口中的黑暗纪元,而这次将是史上最大的一次!”

    “我还不想死,借你们生命精华一用,延缓我仙台上的裂痕扩张之势!”

    对于石皇而言,用亿万人的生命精华为他续命,无疑是非常值得的。

    现在,他就要出手,吞噬生命星球上哦亿万生灵,活祭于此。

    成仙路的落幕,不是风暴的结束,而是真正最可怕变局的开始,史上最恐怖的大灾难才刚刚要上演!

    所有人都知道了,此前的可怕的预感并非无因,最大的变局竟然不是成仙路,而是黑暗动乱又将一次来临了!

    诸圣逃走了,但是这有用吗?对于至尊来说,几步就可以跨到宇宙边荒,上天入地都避不过这一世,只要你还活在世间。

    对于至尊而言,那些大圣,准帝都是上好的大补药!

    而现在,就是采摘果实的时候到了!

    一位至尊抬脚迈步,不再克制,至强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九天十地,所有星辰都在颤栗。

    而北斗星域在这一刻,直接就崩开了,葬帝星在这一刻四分五裂!

    一脚之威,恐怖如嘶!

    北斗上的南域,诸多古教在撤离,不愿成为这些发狂至尊的口食之物。

    姬家神城,气氛凝重。

    “大帝,我们怎么办?”黑皇问道。

    “可恶,这群至尊,枉为皇者,居然以亿万生灵为自己养料。”叶凡愤怒的叫道。

    “无量天尊,道爷我看不下去了!”段德撸起了袖子。

    “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想当年这些至尊也是一世英杰,如今却变成了这万古黑祸的源头。”姜太虚叹道。

    “斩了他们!”

    许易开口,面色平静,他早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人族多位大帝曾经血战一生,都是被这些禁区至尊逼迫的。

    姬家的先祖虚空大帝就是,一生都在于黑祸抗争,直至战尽最后一滴血,还有太阳圣皇等其他古之皇者。

    若不是一梦两百年,或许当年许易会一个个走遍禁区?

    只是时间不会往后逆流,既然黑锅还是发生了,那么他就亲手解决这一切。

    话毕,许易的身影一瞬出现在北斗星域之外。

    不死山的皇道强者石皇准备吞噬北斗星域生灵,恢复自身精气。

    在他们眼里,众生也就是比蝼蚁大一点的存在罢了,化作养料,才是他们的归宿。

    只是正当他吞噬起,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面前,悄无声息,就连他的神识都没有感应到。

    “是你!”石皇见到许易,面色震惊。

    “你认识我!”许易说道。

    不过随即释然,他的存在遍布这万古的岁月里,几乎每一个纪元都有他的足迹。

    这些至尊,尤其是古皇动辄活了几百万年,横跨纪元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

    “传闻从神话时代起,就有一位神秘的强者延续时间长河,出现在每一个时代。

    或许我们万古之前曾经见过,没有想到至今你还没陨落。”石皇说道。

    “但是今天,数位至尊同时出现,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黑暗动乱。你能够以一人之力抵挡吗?”

    石皇的气势陡然一边,手中方天画戟一震,时空浮动,庞大的伟力不断向着四面八方波动而去。

    天外的星辰有所感应,受不了这种力量的侵蚀,纷纷坠落苍穹。

    就像烟花一样,一起绽放昙花一现的绚丽!

    至尊,皇者,这些存在都拥有着毁灭星辰,星系的力量,他们堪称禁忌,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般这一类的强者所发生的战斗是不会在陆地上!

    一旦他们全力动手,就算是十个北斗星系都不够摧毁的。

    “谁说我只有一个人!”许易笑道。

    “自青帝之后,无论是人族还是太古万族,哪里有成道者!至尊之下,皆为蝼蚁。”石皇不屑道。

    “是吗!”许易微微摇头。

    这些至尊到底是沉眠太久,许多大世之事都不知晓!

    “锵!”

    这时,一缕澎湃的白色仙光从北斗星域的南域射入寰宇之中。

    一股极为强大古朴的气息席卷九天十地!

    即使是至尊,在感觉到这股气息之后也心惊肉跳,感觉不祥!

    南域,荒古禁区!

    九座圣山之上,如同仙境的云烟雾霭中,一到绝代芳华的身影若隐若现。

    一袭白衣,黑发三千,每一根都闪烁着惊人的光泽,其中蕴含的伟力足以斩碎星河。

    尤其是她的气质,身藏于云雾当中,无与伦比!

    当今之世,能有如此风华者也只有狠人女帝!

    女帝站在荒古禁区之上,就静静地在那儿,便形成了一种绝对威慑。

    女帝虽然是禁区之主,但也是最特殊的一个,她并未自斩,而是凭借强大的修为活过一世又一世。

    一口青铜仙殿悬浮在苍穹里,不断喷薄着仙气,更有玄黄母气垂落,每一丝母气都能压碎十万山河,威力无穷。

    见到女帝出现,许易遥遥一看,两人的目光隔着无尽虚空,对视一眼,默契相视。

    “本皇来也!”

    黑皇咆哮一声,施展妖族法相神通,妖躯猛然伸展数十万丈,就像一座巨山横跨天际。

    两百年的时间足够黑皇成长为一尊逆天的妖皇!

    再者他的肉身当年就已经被许易炼制成了仙躯,肉身强横程度丝毫不下于一件顶尖的帝兵,甚至还尤为过之。

    两百年里,随着黑皇的修为日渐高深,仙躯的威能也逐渐被开发下来,拥有逆天战力。

    段德看到黑皇出手,不由一叹,道:

    “无量天尊!哎,道爷我摊牌了!”

    “……”叶凡。

    “中州盖九幽在此,谁来一战!”

    北斗星域一侧,突然一股强横陌生的气息升起,丝毫不弱于一尊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