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番外之被人收购

    “我要吃馄饨!儿子,你呢?”

    看着终于回归正轨的齐镜,沈晚直接脱口而出,说完后又看了自家儿子一眼。

    沈瀚汗颜,自家爹地妈咪是亲的么?

    人家生了病都吃小米粥,难道他还要大鱼大肉不成?他可是病人,吃不得油腻的东西!

    作为一个孩子都知道的常识,这对父母却像是生活白痴一样,自己真是可怜!

    “我要喝小米粥,还要加红糖。”

    听着自家儿子补血的标配,沈晚对他竖了竖大拇指,眼睛里满满都是倾佩。

    双商都高的孩子伤不起啊!

    “好嘞,不要想我呀,我会快去快回的!”

    齐镜看了眼母子二人,本来想出声求关注,却被母子二人忽略了到底。

    算了,他还是去完成革命任务吧!同志仍需努力呀!

    半个小时后,齐镜提着一堆外卖回了病房,却在推开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瞬间黑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

    看着说说笑笑的柴品圣,齐镜眼睛里写满了敌意,恨不得直接把他扔出去。

    这家伙跟自己媳妇儿结过婚,还白白被自家儿子喊了两年爸爸,他想撕了他都不为过。

    听到驱赶意思明显的声音后,柴品圣扭头看了齐镜一眼,站起身子一脸和善的对他笑了笑。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和齐镜闹掰,唯一后悔的就是,三年前和沈晚离了婚。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我就先离开了,改天我们聚聚!”

    柴品圣笑着准备离开,和齐镜擦身而过时,还自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却被他躲到一边,眼神嫌弃得不得了。

    看来,那件事情这辈子都过不去了。

    也是,有谁被戴了绿帽子还会开心的?

    等到柴品圣离开后,齐镜便提着手中的便当放到桌子上,给自家儿子撑开桌子,又亲自喂了他饭。

    看着眼前散发父爱光芒的齐镜,沈晚坐在一边静静的自己吃着,病房里也一片安逸的气息。

    半个小时后,齐镜把平板扔给小家伙,提着垃圾,拽着沈晚向外面走去。

    安全通道中

    沈晚被齐镜压在墙上火热的吻着,温热的呼吸全部喷洒在她脸上,后背却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从刚刚被他拉了进来,这家伙就像发了疯似的缠着自己,她几乎可以确定,要不是时间地方不对,齐镜肯定会兽性大发。

    过了一会儿,沈晚实在憋不住了,对着齐镜一阵拳打脚踢,才终于让他放开了自己。

    沈晚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气,目光警惕又恼怒的盯着齐镜邪笑的嘴角,强制性把不规则的心跳压了下去。

    “你干什么呢?忽然之间抽什么风?”

    静逸的气氛被沈晚打破,听着她的质问,齐镜愣了下,便又向着她笑着走了过去。

    抽什么风?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是钟云盘就是柴品圣!

    幸好钟云盘变成了亲人,但柴品圣还在沈晚周边晃悠,更是个特殊的存在,真是没办法不让人恼火。

    “以后,不许勾搭其他男人!否则,我见一次,就让你下不了床一天。”

    听着齐镜不动声色的威胁,沈晚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扭头看向其他地方,心里却一直腹排着。

    这家伙做事真没底线,说的这些浑话也真是绝了!

    “好了,该回去了,孩子一个人很危险。”

    听着沈晚明显生硬的借口,齐镜大步走过她身边,又快速的转身蜻蜓点水,随即打开门率先走了出去。

    沈晚捂了捂自己的唇,总感觉刚刚的温热还保留着,下意识的轻咬了下,心里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坏家伙!

    等沈晚回到病房后,就看到爷俩在那里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却在她进去之后迅速的闭上嘴。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晚上是沈晚,和齐镜以及沈瀚睡得最好的一夜,或许是因为爱的存在。

    咚咚咚!

    正在睡觉的沈晚忽然被一阵敲门声吓醒,猛的睁开眼睛看向门口,又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

    刚刚七点而已,是什么人这个时间跑来敲门?

    沈晚看向沈瀚的方向,却看到那孩子呼呼大睡,心里也微微放了下来,但又觉得有些好笑。

    以前睡觉那么轻的孩子,现在纯属于雷打不动。

    “齐镜你出来,我要见你!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听着外面一个男人大声的叫喊声,沈晚诧异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齐镜,又被他给轻轻搂住。

    他怎么装作不知道?不是来找他的吗?都直接点名道姓了!

    “外面是谁?”

    沈晚依旧好奇的看着他,眉毛微挑,脸上写着疑惑。

    那个男人是谁?躲着他做什么?

    听着越来越远的叫喊声,齐镜才从旁边坐了起来,慢悠悠的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本台报道:今日凌晨,顾氏企业股票暴跌,有一神秘人进行大幅度收购,目前,顾氏总裁属于失踪状态……”

    看着电视上的播报,沈晚诧异的看了齐镜一眼,脑海中不停的转着弯儿。

    顾氏企业?顾蓝月家?

    股票暴跌,被人收购,失踪?

    刚刚来敲门的人,难道是顾蓝月爸爸?那他是来做什么的?

    “你干的?”

    “只是恶有恶报而已,你以为,这种事情顾蓝月会不让她爸出手?他们家可是有黑色生意的。”

    看着齐镜面不改色的说着,沈晚心里一顿,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这事好像搞的是有点大了!一夜之间,生意一落千丈,股份暴跌,这对顾家来说,绝对是致命性的打击!

    但不得不说,这是他们自己作下的孽,如果他们不对沈瀚动手,一切都好说,但现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嗡!嗡嗡!

    忽然听到手机振动声,沈晚拿过旁边桌上的手机,递到了齐镜手里,支着耳朵听着。

    “什么?你们务必给我拦住他!”

    看着齐镜瞬间黑下来的脸色,沈晚诧异的看着他,却被他匆匆拉下了床。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齐镜这种慌张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