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暗中的算计

    第249章:暗中的算计

    “宝贝,你这么卖力的勾引我,我要是还无动于衷,那就不是禽兽,而是禽兽不如了。”

    她什么时候勾引他了?这男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叶薇愤愤地瞪着厉空烈。

    “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可真的要忍不住了。”厉空烈叹了口气,低头准确地噙住叶薇的唇,引导着她来了一个法式长吻。

    叶薇不由软了身子,眼神迷蒙地躺在他身下,一副任由他为所欲为的样子。

    然而,厉空烈突然间发现,自己似乎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虽然车子里的隔板隔音效果确实不错,但也并不能达到完全隔音,隐约还是能听到点动静的。

    车子前面还坐着两个保镖,他可没有让别人听墙角的喜好。

    所以说,除了亲一下,他什么都做不了,蓄势待发的小兄弟也只能等着它自己的软下去。

    对一个男人,尤其是开过荤的男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

    叶薇好一会儿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突然发现身上的男人不动了,禁不住有些奇怪。不过,转瞬就想明白了,忍不住便“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直笑得浑身打颤。

    厉空烈不由黑了脸。

    另一边,却有人的脸比他更黑。

    梁雯一条腿打着厚厚的石膏被架在半空,整个人只能坐在床上动弹不得,看着白惠美发疯似的将她的房间砸了个稀巴烂。

    才黑着脸冷声道:“你疯够了吧?”

    “对,我就是疯了。”白惠美咬牙切齿地道:“只要那个叶薇在一天,我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还不如疯了的好。”

    “废物,没用的东西,白浪费了我那么多钱,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

    以前她根本不把十万块钱放在眼里,十万块跟十块钱在她的眼里基本没什么区别。但她之前出手对付叶薇的事情惹怒了白三爷,白三爷直接限制了她手里的资金额度,这让习惯了大手大脚的她禁不住便有些捉襟见肘起来。

    结果现在却白白浪费了十万块,却什么事都没办成。

    梁雯听到叶薇的名字,下意识地便看了一眼自己被吊起来的腿,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却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后续的收尾都收拾好了没有,这件事若是被你爸爸知道……”

    “爸爸现在眼里就只有叶薇那个小野种,哪里还有我这个女儿。”白惠美脸上闪过浓浓的怨气。

    梁雯冷哼道:“现在抱怨这些有什么用?你既然知道,做事就应该更谨慎些,别让人抓到把柄。”

    白惠美脸上的表情一僵,眼神禁不住心虚地飘了飘。

    当时她找人办事的时候以为十拿九稳,根本就没打算让叶薇活着回去,自然也没有注意保密。毕竟,在她的想法里,白三爷就只有她和叶薇两个女儿,只要叶薇死了,白三爷就又只剩下她一条血脉了,肯定不会让她出事。

    到时候就算厉空烈知道了是她做的,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找的两个人那么没用,居然根本没有绑到人,还被抓住了。

    梁雯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又做了蠢事,不禁变了脸色,“还有谁知道?赶紧把人给处理了。”

    “处理不了。”白惠美白着脸将当时在场的几个跟班的名字说了一遍。

    这几个人虽然是她的跟班,但也只是家里的势力不如白三爷罢了,但论起来却也都是豪门。这么多家族的大小姐,哪是她说处理就能处理的。

    “你……”梁雯瞪大了眼睛看着白惠美,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这么蠢。

    正当这母女两人气急败坏,慌乱无措的时候,白惠美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陌生号码,白惠美本来习惯性地就想要果断,最后却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接了起来。

    “你想要将白家掌握在自己手里吗?我可以帮你。”电话一接通,听筒里就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机械音。

    “你是什么人?”白惠美闻言虽然是十分心动,但她虽然蠢,却也知道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说能帮她得到白家,她心里自然是警惕的。

    但,电话那边的人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自顾自地道:“白三根本没有打断将白家交到你的手里,只有在他没有立下遗嘱之前,他死了,你才有可能拿到白家。”

    说完,不等白惠美回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白惠美下意识地回拨了回去,得到的却是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的提示,她忍不住气得直接将手里的手机摔了个稀巴烂。

    “少爷,您就这么把电话挂了?”电话另一边,有人不解地问道。

    “时机还未到。”黑暗中一把带笑的嗓音道:“我这会儿只需要在那个蠢女人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就足够了。”

    这声音里虽然带着笑,却不知为何莫名让人感觉一阵阴冷。

    因为担心厉空烈的伤,保镖们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用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回到了医院。

    叶薇和厉空烈一下车,周围的视线顿时都集中到了两人的身上,接着又连忙齐刷刷地低下了头。

    虽然众人的反应很快,脸上异样的表情也是一闪而过,但叶薇还是忍不住羞的涨红了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她几乎被厉空烈按着咬了一路的嘴巴,嘴唇虽然没破皮,却也是火辣辣的一片,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肯定是又红又肿,看到的人都能猜到他们在车里干了什么。

    虽然他们除了亲了下之外,没有干别的,但别人不知道啊,这些人说不准得脑补成什么样子,她又不能逢人便揪着人家澄清他们啥都没干……

    叶薇忍不住又狠狠瞪了厉空烈一眼,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喊她“薇薇”。

    清清淡淡的嗓音有股说不出的儒雅,她虽然只听过两次,印象却极为深刻,一下子就听出了是谁。

    她不自禁、地牵起一抹笑容,但想到自己此时的形象,表情却又瞬间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