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血缘和爱情一样都不可靠

    第336章:血缘和爱情一样都不可靠

    “够了。”沈宴冷冷地看向白二夫人,“这是义父的灵堂,不是你闹事的地方。你们最好安分点,再敢闹事,就给我滚,省得扰了义父的轮回路。”

    白二夫人敢骂叶薇和艾琳,却不敢跟沈宴呛声。沈宴一开口,她顿时就怂了。

    但她的话却被不少人都听了去,不少人开始躲在旁边小声议论起来。

    偏偏叶薇耳力好,那些人自以为小声,却全都被她听进了耳中,听着那一声声“克星”“扫把星”,她的脸色不禁越来越白。

    艾琳忙扶着她走到远离人群的角落里。

    “你别听那些人胡说八道,你要真的是扫把星,这些年咱俩关系这么好,我怎么就好好的呢?再说了,叶家那一大家子,还有白家这些渣滓,不都活得好好的?”她看了一眼灵堂里的人,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他们这么说,不过是羡慕嫉妒恨罢了。”

    在她看来,外面那些人都是一群loser,自己过不好,就希望别人也不好。

    叶薇家世好,嫁得好,可就是他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好不容易抓到一点自以为的小把柄,就管不住自己那张破嘴了。

    叶薇因为她的安慰脸色好了些,却仍然十分苍白。

    看着艾琳担忧的模样,微微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撑得住。今天可是回魂日呢,我不能让爸爸担心,得让他安安心心地走。”

    她话音刚落,白惠美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走了出来,冷着脸刻薄道:“白家的家产都要被外人夺走了,爸爸怎么能安心?”

    叶薇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想跟她搭话。

    她知道白惠美说的外人是谁,无非是大哥。

    大哥已经把爸爸的遗嘱跟她说过了,她没想到,爸爸竟然会把大部分股份都留给自己,给大哥的反倒没有她的多。

    她只觉得受之有愧。

    她没有对白家的产业做过半点贡献,这些年也没有在爸爸的身边尽孝,替她做了这一切的都是大哥,况且她也根本不会经营,将白氏交给大哥才是最明智的。

    不过,也没关系,她再将股份转给大哥就是了。

    至于白惠美,爸爸肯定是看透了她的为人,才没有给她股份。

    她这人,明明很蠢,却自以为聪明,把股份给了她,她肯定守不住,倒不如只给她一些钱财。

    将来就算白惠美把那些钱都败光了,大哥和她看在爸爸的份上,也不会真的不管她。

    当然,前提是她能老实点,别一直不安分地闹腾。

    现在看来,白惠美怕是根本没有理解爸爸的苦心。叶薇却懒得提点她,有些人不值得你付出任何的善意。

    她想走,白惠美却不依不饶,“你知道白氏值多少钱吗?那是上千亿。爸爸手上有白氏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三分之一就是百分之二十五,至少也值三百亿。”

    她拦住叶薇的路,瞪大了眼睛看着叶薇,“将这么多钱白白送给一个外人,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心疼吗?”

    “三百亿,听起来好像真的很多啊。”叶薇停下脚步,淡淡地看向白惠美。

    白惠美还以为终于将叶薇说动了,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叶薇眼中闪过一抹冷嘲,才继续说道:“但,那又怎么样呢?那些钱本来就不是我的,那是爸爸赚来的,自然是他想给谁就给谁。再说,按照你的说法,我已经拿到了六百亿,就算我每天什么都不干,只是躺着花钱,这辈子也花不了那么多钱。”

    她耸了耸肩,无所谓地道:“多三百亿少三百亿,根本就不影响,我何必去争呢?”

    白惠美顿时明白,叶薇根本就没想答应她,她是被叶薇耍了,不禁气得脸色青黑。

    艾琳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白二小姐,想要算计人的话,最好先衡量一下自己的智商。我们家薇薇可是名牌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据说白二小姐您当年连三本都没考上,全靠白三爷花了大价钱买了张国外野鸡大学的毕业证?”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地对白惠美智商的鄙视,却还让白惠美根本无话可说,因为这都是事实。

    她原本青黑的脸色不禁彻底黑了,半晌才道:“血缘上来说,我才是你的亲妹妹。我们才是一家人,沈宴他毕竟是姓沈的,你就不怕他将你手里的东西也抢走,让白氏彻底改姓沈?”

    “亲妹妹?”叶薇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道:“会买凶想要杀死我的亲妹妹吗?”

    以前,她是相信血脉相连这个说法的。

    当初就算叶家人对她再不好,她也依旧念着他们毕竟是亲人,希望凭自己的努力换来他们的亲情。

    可现实告诉她,根本就没用。

    虽然,后来事实是,他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但,张家那些人和外公之间难道不是血缘亲人吗?外公还是他们的父亲,他们不还是丧心病狂的为了钱财将外公关了起来,差点害死外公?

    白家老爷子和白老大,白二爷跟爸爸不是血缘亲人吗?还不是为了利益完全不顾爸爸的意愿,硬是拆散了爸爸和妈妈?

    刚才白夫人口口声声骂她扫把星的时候,也不见那些所谓的血缘亲人站出来替她说一句话。

    现在,在叶薇看来,血缘大概仅次于爱情,真的不怎么靠得住。

    感情这种东西,还是靠处出来的。

    以前,在她危难的时候,站出来的只有她唯一的好朋友艾琳。现在,艾琳依旧坚定地站在她的身边,她转头看向沈宴,就对上了沈宴关切的眼神,她下意识地勾了勾唇,才转头再次看向白惠美。

    “你眼神里的厌恶隐藏的再好我还是看得出来,况且你真的不太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相比起来,一个对自己关怀备至,一个却对自己恨之入骨,选哪一个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

    叶薇不想跟白惠美继续纠缠,干脆直接揭穿了她的真面目,“况且,你之前想跟大哥结盟一起除掉我的时候,我也在那间休息室里,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

    白惠美不禁瞪大了眼睛,脸色乍青乍红。她怎么也没想到,当时叶薇竟然会在,而且还把这件事压在心里这么久都没有说出来。

    再想想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看在叶薇眼里或许根本就像是耍猴戏一般,心里羞恼的同时,却又禁不住恨上了叶薇。

    只觉得叶薇明明不会跟她合作,却不明说,根本就是故意想要羞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