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进警察局

    安晋南耸肩,挑眉问,“那你们想怎么样才能证明?”

    还不等那个女警开口,谢意就看见韩韶已然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脚步有些快。

    她立即低声叫了一句,“韩韶,你等等我!”

    艾琳的目光,因为这句话,而朝着韩韶离开的方向看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着心底里空落落的。

    但是他没有继续纠缠下去,这一点,至少是个好兆头。

    但是想起刚刚韩韶脸上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艾琳总觉得有些惴惴不安。

    于是两个人被分开盘问,最后,艾琳得到了允许回去的答复。

    可是出来后,艾琳却并没有找到安晋南,给他打电话也是关机状态。

    直到她再次找到了刚刚盘问她的女警,才知道安晋南还要着重调查一下,至于什么时候能出来,没有人知道。

    那一瞬间,艾琳的心里隐约觉着有些不太对劲。

    她又在门口等了等,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依旧不见安晋南出来。

    她想进去看看,但是却被拒绝。

    艾母打电话过来询问她怎么还未回去,她怕艾母担心,就谎称跟叶薇在一起,估计要回去的晚一点儿。

    艾母并未怀疑,叮嘱她注意安全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艾琳依旧等候在警察局门口,但是直到等到了天快蒙蒙亮,依旧没有看见安晋南出来。

    她再次进去,却被告知,安晋南已经被刑拘,因为他的确存在女票娼。

    艾琳觉着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如果安晋南女票娼,那为什么偏偏自己会被放了出来?

    更何况,她们只是演了一场戏,仅此而已,甚至于连报警,都是他们提前算计好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演给韩韶看而已,却不曾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还真是有些可笑。

    她想设计韩韶,没想到倒是被他反将一军,思虑半天,她还是决定给叶薇打个电话,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起,但是却并不是叶薇接的,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

    艾琳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是厉空烈接的,但是现在事态紧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问,“你好,我找叶薇,她在么?”

    自从她与韩韶之间关系变得僵持之后,她与厉空烈说话的时候,也不如以前自在了。

    “她还在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转告么。”

    听出厉空烈话里的意思是并不打算叫醒叶薇,艾琳勉力回应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儿,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

    厉空烈在那边轻应了一声,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艾琳有些挫败。

    其实她很清楚,她找叶薇,叶薇也只能找厉空烈,可是刚刚厉空烈的意思,显然是并不打算帮她。

    那么接下来,就算她去找叶薇,结果也只是于事无补。

    她在警察局门口再次等了一会儿,然后就率先回去了一趟。

    一进家门,就与起来弄早饭的艾母撞了个正着。

    艾母见艾琳脸色奇差无比,顿时满脸惊异,“琳琳,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艾琳无声的扯了扯唇角,勉强撑出一抹笑意,“妈,我没事儿,就是玩的一夜没睡,所以有些累。”

    艾母见状,立即上前,一脸心疼,“都多大的人了,玩也要有个限度,一整夜不睡你怎么可能受得住。”

    艾琳不想继续再找个话题上继续纠结下去,所以就问了一句,“楠楠呢?还没醒是么?”

    “嗯,昨天晚上他一直想要等你回来,所以睡得迟了,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那我先去看看楠楠。”艾琳说完,朝着卧室门口走去。

    推门进去,就看见小家伙睡得香甜的模样,小嘴微微张着,煞是可爱。

    她伸出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在他额头上亲了下,低低的说道,“楠楠,抱歉,妈妈回来晚了。”

    她蹲在床边,还没蹲多久,兜里的手机就传来震动声。

    她掏出正在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陌生号码,眉心微蹙,但还是滑下接听键,“你好,请问哪位。”

    “艾小姐,是我。”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清淡淡的。

    艾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抱歉,我这两天事情比较多,所以记性有些差。”

    电话那头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笑意,“韩泽。”

    艾琳一下子恍然大悟,“韩先生?”

    她几乎是立即就揣测到韩泽是因为什么原因给自己打了这通电话。

    安晋南进看守所的消息,应该不会一丁点儿风声都没有。

    而且那个人还是韩家人。

    “艾小姐需要我告知,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要问什么吗?”韩泽的声音,依旧是极为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不,并不需要,你想知道什么?”她嗓音同样寡淡,但是尾音里,却泄露了她此时此刻的紧张。

    “这件事情,是不是跟韩韶有关?”韩泽直截了当的问。

    艾琳并没有太多犹豫,继续回应道,“如果你不确定,我想你就不会打这通电话给我,所以韩先生,你有办法救他么?”

    韩泽觉着,这个女人的确是聪明,否则也不会让韩韶,以及他这位好友一直念念不忘了。

    他语气中蕴着浓厚的笑意,“有是有,但是我救不了他,你既然知道是因为韩韶有意从中作梗,那么就应该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能不能救他,关键还是看你。”

    顿时,艾琳眼底眸色渐深,眉头紧紧蹙起。

    外面,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

    警察局外,艾琳站在门口,等待着韩泽给她的消息。

    她看着外面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下起的小雨,眉头紧蹙,若有所思。

    “行了,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身后,韩泽的声音传来。

    艾琳转眸,“这么快?”

    昨天她不论找谁,都没办法见到被拘押的安晋南。

    结果没想到韩泽进去这才叫几分钟的功夫,竟然就可以见了。

    她从来没有觉得,权利是这么好用的筹码。

    韩泽挑眉扯了扯唇角,那张英俊儒雅的脸上,露出星星点点的笑意,“虽然我救不了他,但是见一面的本事还是有的。”两人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