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找到老宅

    影棠开着车,朝着老宅的方向行进,一路上,他感觉气压很低。

    坐在后车座的韩韶,始终一语不发,但是影棠却始终不敢搭腔。眼看着即将就要到老宅,影棠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韩总,我们去老宅的行踪,势必会被韩董知道,上一次您突然中止董事会,已经让韩董对您颇有微词,您如果这次过去,被韩董知道,恐怕

    ……”

    老爷子的心思,没人能猜得透,年轻时候的老爷子,叱咤商场这么多年,很少栽过跟头,靠的就是他的老谋深算。

    就连影棠都在想,这到底是不是老爷子的一次试探,对韩韶,最后一次试探。

    坐在后车座的韩韶,脸上的神情隐在暗处,让人看不真切。

    周围寂静的可怕,唯有汽车的引擎声在黑夜响彻在耳边。

    影棠最后劝了一句,“不然您还是回去等消息,我去替您……”

    “不用了。”韩韶终于是开了口,嗓音寡淡至极。

    影棠跟在韩韶身边这么久,自然是知道,韩韶这样等同于是表明了他态度已定,即便是自己说再多,也毫无用处。

    车继续向疾驰着,很快,就到老宅门口停下。

    守门的管家大晚上见到韩韶,似乎很惊讶,但还是立即笑眯眯的打着招呼,“韩少爷,您来了。”

    韩韶脸上的神色瞧不出什么情绪,只是薄唇微掀,问着守门的管家,“乔管家,小姨奶奶在么?”

    “在的在的,我带您过去。”说着,乔管家就要带路,却被韩韶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说完,他直接跨进了门内。

    乔管家见韩韶拒绝,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眉心微微皱了皱,看向韩韶离去的背影,眼底有着担忧。

    虽然面前的院落坐落的如同古代以前的庭院,但是韩韶身处其中,轻车熟路,好像对这里早就驾轻就熟。

    影棠虽然也来过几次,但是对于这里这么大的庭院,每次身处其中,都觉着这里的景色,好像每一处都长得一样,而韩韶能分得清,也是相当厉害了。

    当韩韶走到一间房门外,紫檀木的大门紧闭,看起来像是跟这里一排的门看起来别无二致,但是韩韶就是能一眼认出,那一扇,是他要找的门。

    他敲了敲门,语气清淡,“小姨奶奶,您睡了吗?”

    好半天,房门在被打开,露出一个穿着素衫的老太太,脸上精神气儿很好,尤其是身上的气质,给人一种余韵犹存的感觉,优雅而不自知。

    “韩韶来了,进来吧。”老太太看见韩韶,眼底有着些许笑意,然后立马朝后面退了退,让他进来。

    影棠站在门外,看着韩韶走了进去。

    而进去的韩韶,见老太太的房间,依旧几十年如一日的摆设,感叹了一句,“您还真是念旧。”

    老太太闻言,扯了扯唇角,那张有着岁月痕迹的脸上,隐约能看出年轻时的绝代风华,“是啊,我就是栽在了这么一个毛病上,否则今日,我又怎么会还在这里。”

    闻言,韩韶想起之前自己听说过的那则传闻,眉头稍稍皱了下,然后就问道,“您之前在这里,有听说过爷爷带什么人来这里吗?”

    虽然老太太闭门不出,但是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清楚。

    所谓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因为她不想让那些乌烟瘴气的事儿,传到她的耳朵里,让她心烦而已。

    老太太走了两步,然后转身,”你在找一个小丫头?“

    韩韶听见老太太提起的有可能是艾琳,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喜色,”对,小姨奶奶您见过她?“

    老太太也没瞒着,点了点头,“见是见过,可是后来,因为你爷爷派人过来搜我的房间,小丫头有逃走了,就在刚刚,我听说,人已经去了后山,好像跳了悬崖。”

    老太太这句话一出来的时候,韩韶脸上的情绪一下子消失殆尽,唇色略显苍白。

    “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尸体,你如果动作快点儿,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老太太语气还算轻松,似乎觉着,并没有找到艾琳的尸体,就证明,她现在并没有绝对性的危险。“

    闻言,韩韶正准备夺门而出时,老太太再次说道,“你如果不想害死她,就离那个女孩儿远一点儿,毕竟你也知道你爷爷的脾气,这一次,如果那个女孩命大,你侥幸找到她的话。”

    韩韶只是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然后便立马转身大踏步离开。

    门外等候的影棠,见门突然被打开,然后韩韶紧接着就出现在门口,他立即迎了上去。“韩总。”

    “让所有人去后山集结,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都要给我找到人!”

    影棠闻言,问了一句,“艾小姐去了后山?”

    韩韶抿唇不语,但是等同于是默认。

    影棠也没再多问什么,迅速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半个小时后……

    “韩总,暂时一无所获。”

    “继续找。”

    一个半小时后。

    “韩总,雨越来越大了,山上的滚石在往下落,为了安全起见,您还是先回去吧?“

    今天来的时候,路上就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后来没想到雨越下越大,于是又给找人增加了难度。

    影棠又怕韩韶出什么危险,所以劝解道。

    “不需要,你们继续找,我去那边看看。”韩韶嗓音寡淡的拒绝,然后举着伞,朝着前方的雨幕中走去。

    影棠瞧着韩韶这幅外表虽然冷静自持的模样,可是他跟在他身边那么久,据他揣测,韩韶这段日子紧绷的那根弦,随时有断裂的可能。

    只要一旦确定,艾小姐死亡,那有可能会完全的断裂。

    看着韩韶往前找的坚定步伐,影棠也并未再多说什么,有时候,说多了,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一行人,直到找到天蒙蒙亮,也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雨同样整整下了一夜,直到到第二天凌晨,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浇灌在人身上,冷风嗖嗖的朝衣领子里钻。但是在场搜寻的整整一夜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多说一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