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夏梦梦的哭声淡了下去,变成了淡淡的抽噎。.『.co

    “姑娘,好点了吗?”老奶奶轻声问道。

    夏梦梦终于反应过来,眼前这个老奶奶自己还不认识,竟然扑在人家的怀中哭?

    不好意思的离开老奶奶的怀抱,夏梦梦的脸红的像一个苹果。

    “姑娘,我怎么看你好面熟的样子?”老奶奶瞅着夏梦梦的脸,微笑的问。

    “嗯?”会认识我?夏梦梦抬起头,终于看清楚了老奶奶的模样,小小的身材,苍白的头发,浑浊的眼睛中却透着的光,穿的很朴素,但是很是干净!

    她……看起来也很面熟……

    “哦,看我,真的是老了,你就是上次就小果儿的那个姑娘吧,你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呢,呵呵……”老奶奶终于记起了夏梦梦是谁,开心的说着话。

    听到老奶奶的提醒,夏梦梦也终于想了起来。难怪也觉得她面熟,原来,她就是郑书阳对自己说的那个很有故事的坚强的老人!

    记得那时,夏梦梦还想自杀,还是郑书阳帮助了她,所以夏梦梦才活了下来!这样说来,夏梦梦还要谢谢这位老奶奶的。可是,她不是在捡垃圾吗?怎么会在这里?

    “婆婆,你怎么在这里?”夏梦梦诧异的问。

    老奶奶笑眯眯的拉着夏梦梦的手走进屋子里,给她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坐在夏梦梦对面笑着说:“这可就要谢谢书阳了,他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夏梦梦喝了一口热水,热水顺着喉咙一直温暖到胃里,夏梦梦突然觉得心里的疼痛感减淡了很多!

    “书阳上次来的时候,看我和小果儿生活的很贫苦,就资助我开了这间报刊亭,其实他很久以前就说过,可是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一直到前段时间,才答应,这样小果儿也就有了安身之处,我这把老骨头就是死了也瞑目啦!呵呵……”老奶奶絮絮的讲着,脸上都是温和的笑。

    夏梦梦环视着小小的屋子,并不是很华丽,甚至称得上是简陋,但是收拾的非常温馨和干净,墙上全是小果儿读书以来得的奖状。屋子中间有一个烧的火红的炉子,让这个小屋充满了温暖。小屋前面是老奶奶的报刊亭,后面则是她和小果儿的住处。

    虽然生活很平淡,但在夏梦梦看来,却是求不来的幸福!

    老奶奶慈祥的看着夏梦梦,见她眼中还有悲伤,不免心中叹了口气,一看就是一个玲珑剔透的人儿,此刻却如此的看不开!

    “书阳很久没来了,他最近在忙什么?”老奶奶岔开话题,想要转移夏梦梦的注意力!

    夏梦梦握着温暖的水杯,淡淡的摇摇头,说:“我也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自从上次分开之后,夏梦梦就再也没有见过郑书阳了,虽然她也很想知道郑书阳的消息,但是因为自己被厉佑安剥夺了所有的通信工具,所以就算是自己想了解也毫无渠道。但是,希望他和郁醇儿能一切顺利吧!

    不过,夏梦梦还真的不想让他和郁醇儿看到自己的这副狼狈样!

    老奶奶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笑呵呵的说:“姑娘,你还没有吃饭吧,我正好要做饭,你留下来一起吃吧,这会小果儿也快回来了!”

    “不了,我要走了……”夏梦梦连忙站起来说,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去哪里?

    “姑娘,你就留下来吃饭吧,也正好到饭时了,再说,小果儿还一直惦记着说要找你呢!就不要走了吧!”老奶奶努力着挽留着,她是真的想让夏梦梦留下来吃饭。

    现在走,要去哪里?回厉佑安那里?不,叶晨曦肯定一定过去找她了,她现在还没有办法面对叶晨曦,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厉佑安!

    那就留下吧!

    夏梦梦微笑着点点头。

    “那你帮我切菜好吗?这样快一点!”老奶奶丝毫也不客气,她笑着对夏梦梦说,或许这个时候,让她做点什么会更好,免的她一个人坐着胡思乱想!

    果然,夏梦梦用力的点点头,便跟着老奶奶进了厨房。说是厨房,其实也就是一个小隔间,里面有简单的厨具,还有些食物!

    这时候,叶晨曦果然奔着厉佑安的公司去了,他像疯了一样奔进厉佑安的办公室,找遍了所有的房间,没有发现夏梦梦的身影,然后失神的问厉佑安:“小锦呢?”

    厉佑安皱了皱眉头,注视着叶晨曦焦急的脸,冷静的说:“她不是和你出去了吗?”

    “可是……”叶晨曦不知道怎么说,重重的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失魂落魄。

    可是,她没有回到这里,又能去哪里?

    厉佑安看到叶晨曦这副表情,就知道夏梦梦肯定是和他说了分手的事情,心里不禁输了口气,还有些暗喜!

    “你们怎么了?”厉佑安假装关心的问。

    叶晨曦死死的盯着地面上的某一个点,仿佛陷入了沉思。

    许久,叶晨曦才冒出一句话来:“她说,让我忘了她!”话里面透着浓浓的伤痛,难以遮掩!

    厉佑安不知怎么,突然有点可怜这个外甥,毕竟,叶晨曦是自己最爱的外甥,也是唯一的亲人,看到他难过,厉佑安自然的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如果,他爱的那个人不是夏梦梦,如果夏梦梦爱上的不是他,或许,这件事情就很容易解决!

    可是,为什么一切就是那么的巧合?

    为什么一个夏梦梦把自己和叶晨曦之间弄得如此的难堪?

    想到此,厉佑安不免有些恨上了夏梦梦。

    厉佑安听到叶晨曦的话,并没有感到惊讶,与其还想平常一样正常:“然后呢?”

    “然后……然后她就不见了……”叶晨曦眼中全是伤痛,他抬起头看着最爱的舅舅,无助的问:“舅舅,我该怎么办?她是不是要和我分手?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很喜欢……”

    厉佑安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外甥,他长长的叹口气,发自内心的说:“那就和她分手吧!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