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没错,刚开始小佑安接管鹰帮的时候,我还真是担心,没想到他却这么能干啊!”

    “那是,虎父无犬子嘛……”

    满天都是溢美之词,但却或许是这些人的心理话!

    “小佑安,我这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人脸色平静的说。『→お℃..Co

    厉佑安看着他,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点了点头。

    “大哥在世的时候,也就是你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偶尔有次和我们说到了你的亲事……”话说了一半,餐桌上的所有人放下了酒杯,说话说也渐渐隐了下去,都静静的听他说,就连厉佑安的脸上也带着复杂的神色。

    唐装男人环视了一圈自己多年来出身入死的兄弟,然后继续说:“大哥当时走的急,也没有帮你定什么婚事,但是我们知道,他很希望你长大后能有一个稳定的家!他太了解你的性格了!”

    结婚?

    厉佑安?

    他需要结婚吗?要女人随时都有,为什么还要结婚?

    厉佑安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就算在是又爱又恨的夏梦梦,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结婚!

    众人都看着厉佑安的脸,因为他们太了解厉佑安了,如此绝情,又如此风流的一个人,怎么会结婚?

    然而,厉佑安的父亲也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厉佑安的父亲虽然去世了,但是在这些人的心中,大哥的地位永远是不可替代,不可捍卫的!

    厉佑安沉默着不说话,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尤其是这帮老头子还顶着父亲的遗民!

    “你年龄也不小了,大哥也一定很想厉家的香火能代代相传下去!”

    知道厉佑安结婚是不可能,但是只要他有个孩子,厉家有了香火传递,厉佑安结不结婚他们才懒得管!

    香火?

    孩子吗?

    厉佑安的心中突然柔,软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结婚对他来说很遥远,孩子就更加的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内!

    可是现在突然被这几个老头子一说,厉佑安也顿时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孩子了,至少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和他血脉相连,这种感觉是不是会很温暖!

    至于孩子的妈妈……

    夏梦梦吗?

    这是浮现在厉佑安脑海中的第一个人名,但也是唯一的一个!

    厉佑安烦躁的喝了一樽酒,淡淡的说:“我知道了!”

    众人看了看厉佑安不算表态的表态,心也算放下一点点,至少他没有当场否决!

    于是,一场还算轻松的午餐仍在继续!

    夏梦梦一觉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办公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夏梦梦这几天总是很容易瞌睡,而且一睡就非常的沉,但是她也没有多想,想着是因为自己太过疲惫而已!

    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夏梦梦愣了一会神,看着窗外柔弱的光,竟然有些恍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感觉身边的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

    门轻轻的被推开,然后,秘书的脸出现在了门口!

    “夏小姐,你醒了。”秘书微笑的走了进来,他在外面已经等了很久,夏梦梦终于睡醒了。

    夏梦梦看着秘书一言不发,她现在还没有进入自己的状态,所以反应有些迟钝!

    “夏小姐,这是您的午饭,总裁走的时候吩咐的!”

    夏梦梦终于回过神来,她知道进来的这个男子是厉佑安的秘书,也算是厉佑安信任的员工之一。

    “现在几点了?”夏梦梦没有看秘书手中提的是什么,只想直直的问。

    秘书看了看手表,微笑的说:“夏小姐,现在下午的一点半。”

    夏梦梦有点怀疑的看了看外面的天空,难道说自己睡了差不多近四个小时?天呐,一个早晨的时间让我睡过去了。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嗜睡了?

    “小锦,你不爱我了吗?”

    突然这句话像闪电一样,劈在夏梦梦夏梦梦的心上,她心里突然一阵刺痛,这话仿佛就在耳边回响,让她无法不去回忆早晨的那一幕。

    夏梦梦,没关系,自己要坚强一点,不就是分手,不就是面对分离,我一定可以做到自己的世界没有他,叶晨曦也一定可以做到。

    只要叶晨曦是安全的,那就让那个最纯洁的夏锦留在他心中吧!

    “夏小姐,吃点东西吧!”秘书将一个多层的精美饭盒放在桌子上,一揭开,便有诱人的饭香飘了出来。

    夏梦梦原本还沉寂在浓浓的哀伤之中,可是一闻到这香味,她突然才发现肚子真的很饿。

    还是吃饭吧,或许肚子吃饱了,心也就不那么痛了。

    菜式是夏梦梦喜欢的,味道也是夏梦梦习惯的,这让夏梦梦有些纳闷,怎么这菜烧的这么像厉府厨师的手艺?

    其实对夏梦梦来说,她根本就不挑食,只要有的吃就不错了,在光源氏训练的时候,有时生吃野兽的肉也是有的,但是厉府厨师的手艺她太清楚了,毕竟在厉府住了这么久,所以她一吃便吃了出来。

    夏梦梦吃了一口菜,探究的问了一句:“这菜……”

    “这菜是总裁特地吩咐从家里送过来的,他怕你吃不惯。”秘书笑眯眯的说。

    在他看来,人神共惧的总裁厉佑安竟然能有这种心思,简直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看来他并不是没有人味,而是这人味也是有针对性的。

    夏梦梦一听到厉佑安的名字便没有了任何的口味,眼前的美食也瞬间没有了任何的吸引力,她把筷子一放,淡淡的说:“谢谢,我吃饱了。”

    秘书惊讶的看着夏梦梦眨眼间的变化,不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还是做错了,愣在当场不知道怎么办。

    夏梦梦也不理会秘书的反应,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秘,很显然,她没有想和他说话的意思。

    秘书看了看夏梦梦瘦弱的背影,想要开口说什么却终是没有说。

    秘书很不明白,为什么夏梦梦一听到总裁厉佑安,就突然变了心情。但是他却能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个夏梦梦也不是好惹的主,看得出来,她瘦弱的身体下面,藏了一头蓄势待发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