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姿色不错

    第1210章:姿色不错

    管家应声说是,然后就立刻去打电话,看来应该给厉府找一个常驻的医生,总是让这些医生跑来跑去,自己都很不好意了。Ω Δ..

    厉佑安抱着夏梦梦来到自己的房间,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深深的凝望了一会,然后就轻轻的合上了门!

    厉佑安推开夏梦梦的房门,径直来到她的卧室。

    这张床……

    这是厉府最普通,最正常不过的一张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套,唯一的区别就是上面有夏梦梦淡淡的香味。就是这么一张最普通不过的床,她为什么要害怕呢?

    厉佑安站在床前,百思不得其解,就算他可以猜得透夏梦梦的心思,就算他是势力滔天的厉佑安,此刻,他也不会猜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他走不进夏梦梦的梦里!

    医生来到厉府,看到夏梦梦的时候,心中还是深深的感慨了一把。

    每一次的召唤,都是为了眼前这个小美女,她到底有什么本领啊,能让煞神厉佑安如此大动干戈?而且,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她受伤?

    看起来,姿色还是不错的,但就是太瘦了,一阵风就能把她带走。

    咦——

    她的思绪为什么这么的混乱,是做噩梦了吗?

    还有,为什么她五脏六腑淤积了这么多的怨气和悲伤?

    一边感慨着,一边替夏梦梦仔仔细细的检查,然后才对寒气渗人的厉佑安道:“她只是昨夜一夜未睡,再加上神经上的刺激,一时之间晕睡了过去,没有多大的问题!”

    厉佑安听到此话,脸色稍稍有些缓和,医生也便松了口气!

    “不过,她看起来有很大的压力,心中积压了很多的气息,还是要尽快让这些不好的气息散去,否则对身体有害!”医生看着厉佑安的脸色,语气越来越轻,她生怕自己说的严重了,厉佑安把自己留在这里,那自己可就有的受了。

    每天都面对着厉佑安,还不如直接去极地算了,在那里至少自己还有自由,在厉府,她怕是连房门都不想出吧!

    万一惹出什么事情来,她可不敢保证厉佑安会有什么仁慈之心!

    不过身为医生,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于是医生再次鼓起了勇气,说:“我看她实在是太瘦了,都说人是铁饭是钢,还是要让她多吃饭,不然哪里有能量提供给身体。”

    厉佑安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冷,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寒意。

    管家见厉佑安情绪不对,连忙对医生说:“嗯,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住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我们出去说,出去说……”

    管家拼命的和医生使眼色,当然,医生也不是傻子,她自然是看得出来厉佑安的变化,但是她纳闷的是,自己都是说的很得体,很正常的话啊,这样也能得罪了这尊煞神?

    就在她紧张兮兮的时候,她听到了管家的话,管家的解围简直对她来说太宝贵了,于是她就像找到了救兵,立刻跟着管家出了房间!

    厉佑安凝望着夏梦梦熟睡的容颜,心中的愤怒渐渐的减退。

    “不好好吃饭吗?还是厉府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还是说与叶晨曦的分手让你难过的不想吃饭?夏梦梦,你还真是厉害啊!看来我下次要监督着你吃饭了!”

    将房中的空调调到最舒服的温度,厉佑安待了一小会,便离开了房间,如果真的想让她睡得舒服,自己还是不要留下来的好!

    百无聊奈,厉佑安去了很久都没有去过的书房,平时总是在忙,一旦空闲下来,还真不知道要干什么?

    夏梦梦这一觉可是睡的很美,刚开始除了有些杂乱的画面冲进梦中,到最后,一片空白!

    迷迷糊糊的从梦中醒来,夏梦梦没有睁眼,但是她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床上,因为自己的床没有这张床舒服,而且这张床也没有自己的气味。

    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之后,夏梦梦迅速的睁开了眼睛,环顾一周这才发现,这里是厉佑安的卧室。

    夏梦梦是厉佑安的贴,身侍者,虽然很久了她没有做这份工作,但是这里的一切她还是非常的熟悉。

    比如说放在窗台上的那盆玉竹,还有电视上的那个小碗熊……

    夏梦梦像是想到什么,立刻低头看自己的衣服。

    “还好,还好,都是早上的衣服,而且没有人动过!”夏梦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夏梦梦费劲的摇着脑袋,她记起来了,她对叶晨曦说:我是个没有人要的,低贱的女人……

    她还说: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然后,叶晨曦说: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悲哀,他的气息是那么的微弱,可是,自己还是残忍的让他离开!

    然后发生了什么……

    夏梦梦想记起来,但是脑海中任何记忆都没有,所有的记忆只停留在叶晨曦的那句话中!

    “我又伤害了他?”夏梦梦轻轻的吐了一句,向后倒去,把自己的头全部用被子盖住!

    “啊——”一句凄惨的,悲痛欲绝的喊声,闷闷的从被子中散发出来,看来,她是哭了……

    ……

    冬日午后的阳光懒懒的照进窗户,厉佑安难得的清闲,翻着很久没有看过的书,心情也平静了很多。

    但是,让他比较心烦的是,脑海中总是不断浮现夏梦梦苍白的脸!

    “或许,她该醒了吧……”

    合上书,伸了伸懒腰,厉佑安出了书房!

    夏梦梦紧紧的把自己全部包裹起来,像一个大粽子一般,不露一点空隙。

    厉佑安诧异的看着床上的夏梦梦,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禁开口问道:“你不怕憋死吗?”

    被窝里面的夏梦梦猛的掀开被子,吼道:“要你管?厉佑安,这下你满意了吧!”

    厉佑安看了看脸颊通红的夏梦梦,见她的整个状态也好了很多,至少不像早晨那样虚弱无力。

    “这个要看效果才知道,现在,起床吧!”厉佑安漫不经心,仿佛这个事情并不能现在说了算,而是要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