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之行,倒是让三个孩子玩的特别的嗨,就算是顾大宝跟顾二宝两个人年纪小小的,也是各种兴奋。

    玩乐,这似乎是孩子的天性,就算是年纪小小,也能够玩的很是开心。

    冉浩更是不用说了,因为有妈妈在身边,爸爸对他也是从所未有过的好,这样的日子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

    一行几人,在魔都整整玩了三天这才回去。

    最后也是因为冉翎昶跟顾黎公司的事情,必须要求两个人回去,他们估计还能够在魔都呆上两天。

    知道顾黎比较繁忙,思妍也没有硬要留下来。

    其实一家人能够偶尔这么在外面玩几天,她也是十分的开心了。

    思妍回去了之后,休息了两天,继续上班去了,依旧还是跟往常一样,每天早上跟顾黎两个去上班,下午他来接着回家。

    一切如同往常一般,似乎中村律从未出现过一样。

    但是这样平静的底下,却早已经是被掀起了滔天巨浪。

    k89的流入市场,当初琉含墨让顾黎查城西的事情就是这件事情,中村律的出现,这就是突破口。

    虽然思妍的生活没有受到其他的影响,但是却因为她,整个流入市场的k89被全盘清理了。

    中村律也因为这件事情被国际刑警给逮捕了,虽然说当初顾黎答应了让他回国,但是却没有说不在动他。

    毕竟伤害了他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

    他顾黎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于伤害过自己在乎的人,他也从未打算放过,更何况这个中村律对思妍还有那样的心思。

    这件事情传开了之后,网上也是沸腾一片,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的终结者就是顾黎。

    就算是不在军区,他所做的事情,仍旧是为了这个国家。

    这是顾家人无法更改的事情。

    而且顾黎现在的位置是在商圈,更加威胁不到琉含墨的位置,所以两个人的关系,反倒是比以前更好了些。

    虽然,顾黎不想承认自己跟琉含墨关系不错这一点。

    毕竟,身边有个觊觎自己女人的男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这感觉怎么都让顾黎心里不爽快。

    而冉翎昶回到帝都之后,一直都在忙碌着公司的事情,但只要一有空闲了,就会去顾浅的店里帮忙。

    虽然顾浅仍旧是爱理不理的,但到底还是没有起初那样排斥的剧烈了。

    日子,似乎仍旧是这样在过着。

    只是,生活却慢慢的向阳。

    倒是让人对未来多了几分期待。

    …………

    霓虹交错的街头,池小小奋力狂奔着,身后的人也是越追越近,呼吸早就乱成了一片。

    “给你站住,臭丫头,站住……”

    身后的人一边朝她追来,一边朝她怒吼着,池小小非但没有减速,反而狂奔的更加用力了起来。

    “你在跑……”

    池小小没有作声,只是快速的狂奔,只是她的体力此刻已经快要枯竭了,而身后的人却仍旧锲而不舍的追逐着她。

    因为极力狂奔的后果,这个肺部也开始隐隐作痛。

    “臭丫头,你在跑信不信我打死你?”

    池小小一边狂奔着,一边回头看向那人。“那你别追了啊!”

    她一边喘息,一边狂奔,对这人这锲而不舍的精神小小也是佩服的。

    “你还钱,还钱我就不追了。”

    那人也是跑得没有办法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看着这么柔弱的小丫头,竟然那么能跑。

    “我没钱,你追着我也是没有钱还给你,不然你缓和我一段时间,我发工资了在还给你?”

    池小小一边狂奔着,一边跟他讨价还价,这让那人也是被气的,但是这人追不到也是一分钱都拿不到,索性也不在跑了。

    停下了步子,不断的喘着粗气。

    “你,你别跑了……”

    见那人停了下来,小小这才停住了步子,整个身体也是酸软无力,索性直接蹲坐在了地上。

    “你这么追着我,我也是没有钱给你,你要是不急就等着我,我发工资了一个月一个月给你,不然……”

    说着,小小咽了咽唾沫,让自己的呼吸稍微平稳了一点,这才继续说着。“不然你也收不到钱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两个人因为刚才的奋力狂奔,此刻谁也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在挣扎了。

    那人也知道池小小现在的境况,这样的方法也是最为妥帖的。

    “行,不过你的拿点东西来做抵押,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实话,还是骗我的。”

    池小小见谈妥了,也是松了口气,至少不用在跑了。

    她稳了稳呼吸,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人以为她又要跑,也准备再次起身追着她去,但倒在池小小没有在跑,反而是朝他走了过去。

    “这个,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等我还清你的钱,你在把东西给我。”

    池小小说着,就见她伸手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条项链。

    王庆看着她手中的项链,眼睛也是忍不住亮了亮,可见这也是个识货的,知道这条项链的价值真的不低。

    而池小小低头看着手中的项链,心里是舍不得,但是欠了人家的钱,拿东西抵押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这东西跟在她的身边二十几年了,现在要给别人,她怎么可能舍得?

    虽然说只是暂时性的抵押,但还是舍不得。

    毕竟这是父亲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

    “这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要好好的保管,不许给我弄丢了,不然我不会还你钱的。”

    池小小有些不放心,看着王庆嘱咐着。

    王庆一看那项链的就知道价格不会简单,自然不会在担心她不还钱的事情。

    “当然不会给你弄丢了,我王庆在这一带的名声还是挺好的,你可以去打听打听。”

    池小小虽然舍不得,但还是得将东西给王庆。

    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欠了人家的钱,这拿东西抵押,这也是必须的。

    王庆接过了项链,眼眸的光亮再次盛了几分。

    “呐,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要是还不上这笔钱,这项链我就不会还给你了。”

    王庆收敛了眼眸之中的光亮,沉着声音看向池小小,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池小小此刻整个心思都在那个项链之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王庆的异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