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亲密接触,让浪漫十分的不舒服,想要挣扎不然他碰自己。只是刚动几下,程凡就冷声开口。“你若是想要我将你朋友给揪回来就尽管动。”

    听到他这话,想到洛兮,浪漫原本的挣扎也迅速的停止了挣扎。

    这样的一幕,让程凡看着也是窝火。

    将她放在床上的动作,都忍不住加重了起来。他这样算是直接将浪漫给扔向了床铺。

    这样的动作,更是牵扯的浪漫伤口撕裂。

    疼痛,让她的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尽。

    只是,她却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她知道程凡的心里意难平,他是故意来折磨自己的。那件事情虽然不是说她故意的,但是确实是这样造成了。

    他要虐待自己,她无法可说。

    瞧着她的样子,程凡感觉自己心里的火气没有被灭掉,反而越烧越旺。

    上前,想要将她的衣服给掀开看,究竟是哪里受伤了。

    只是刚刚碰到衣服,浪漫就快速的将她的衣服给按住了,根本不让他掀开。

    “程凡,你想要怎么样报复我没有关系,但是请你不想要羞辱我。”

    这话,让程凡心里像是在呕血一般。

    越是这么说,心里就越是来气,看着她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阴戾。“我想要对你怎么样,你也得给我受着。”

    他面容上全是怒容,而这样的程凡却给人一种扭曲的感觉,浪漫以前从未发觉,程凡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虽然一直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从未有现在这样。

    “我程凡的女人,我还不能动了?”

    说着,就直接去扯浪漫的衣服,浪漫死死的将衣服给拽着,根本不让他掀开。

    “别让我恨你。”

    她从来都是不是程凡的女人,虽然程凡一直想要自己跟他在一起,但是她却从未答应过。

    此刻的程凡,在浪漫的心里,是那样的可怕。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她肯定是不会让他得逞的,但是现在,她全身的武力值下降为零,根本就不是他程凡的对手。

    “恨吧!”

    程凡捏着她的衣服,双手猛的一扯,直接将她的衣服给撕裂了开来。随着衣服的撕裂,就在这一瞬间,浪漫从床上的枕头底下,直接摸出了一把刀。

    直接朝自己的胸膛给刺了进去。

    程凡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根本就没有防备她会将刀捅向自己。因没有想到,所以也没有防备。

    就那样看着那刀直接刺进了她自己的胸膛,程凡的手再快,可是那刀已经刺进了胸膛之中。

    程凡想要阻挡她的手,就这样握在那刀上,想要阻止的,但是却没有来得及。

    那温热的液体就这样瞬间渲染了整个胸膛的衣服上,而她的小腹上的衣服被程凡给撕裂了,正好看到她要撤上被撕裂的伤口。

    上下都沁着鲜血,这样一幕,也是将程凡给震的在原地没能缓过神来。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对不起唐书译。”

    “碰……”

    就在这个时候,唐书译将门直接踹开了来,一进门就看到程凡手握着匕首,刺进了浪漫的胸膛。

    这样的画面,让唐书译的双眸瞬间变得猩红了起来。

    “浪漫……”

    (本章完)

    这样的亲密接触,让浪漫十分的不舒服,想要挣扎不然他碰自己。只是刚动几下,程凡就冷声开口。“你若是想要我将你朋友给揪回来就尽管动。”

    听到他这话,想到洛兮,浪漫原本的挣扎也迅速的停止了挣扎。

    这样的一幕,让程凡看着也是窝火。

    将她放在床上的动作,都忍不住加重了起来。他这样算是直接将浪漫给扔向了床铺。

    这样的动作,更是牵扯的浪漫伤口撕裂。

    疼痛,让她的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尽。

    只是,她却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她知道程凡的心里意难平,他是故意来折磨自己的。那件事情虽然不是说她故意的,但是确实是这样造成了。

    他要虐待自己,她无法可说。

    瞧着她的样子,程凡感觉自己心里的火气没有被灭掉,反而越烧越旺。

    上前,想要将她的衣服给掀开看,究竟是哪里受伤了。

    只是刚刚碰到衣服,浪漫就快速的将她的衣服给按住了,根本不让他掀开。

    “程凡,你想要怎么样报复我没有关系,但是请你不想要羞辱我。”

    这话,让程凡心里像是在呕血一般。

    越是这么说,心里就越是来气,看着她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阴戾。“我想要对你怎么样,你也得给我受着。”

    他面容上全是怒容,而这样的程凡却给人一种扭曲的感觉,浪漫以前从未发觉,程凡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虽然一直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从未有现在这样。

    “我程凡的女人,我还不能动了?”

    说着,就直接去扯浪漫的衣服,浪漫死死的将衣服给拽着,根本不让他掀开。

    “别让我恨你。”

    她从来都是不是程凡的女人,虽然程凡一直想要自己跟他在一起,但是她却从未答应过。

    此刻的程凡,在浪漫的心里,是那样的可怕。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她肯定是不会让他得逞的,但是现在,她全身的武力值下降为零,根本就不是他程凡的对手。

    “恨吧!”

    程凡捏着她的衣服,双手猛的一扯,直接将她的衣服给撕裂了开来。随着衣服的撕裂,就在这一瞬间,浪漫从床上的枕头底下,直接摸出了一把刀。

    直接朝自己的胸膛给刺了进去。

    程凡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根本就没有防备她会将刀捅向自己。因没有想到,所以也没有防备。

    就那样看着那刀直接刺进了她自己的胸膛,程凡的手再快,可是那刀已经刺进了胸膛之中。

    程凡想要阻挡她的手,就这样握在那刀上,想要阻止的,但是却没有来得及。

    那温热的液体就这样瞬间渲染了整个胸膛的衣服上,而她的小腹上的衣服被程凡给撕裂了,正好看到她要撤上被撕裂的伤口。

    上下都沁着鲜血,这样一幕,也是将程凡给震的在原地没能缓过神来。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对不起唐书译。”

    “碰……”

    就在这个时候,唐书译将门直接踹开了来,一进门就看到程凡手握着匕首,刺进了浪漫的胸膛。

    这样的画面,让唐书译的双眸瞬间变得猩红了起来。

    “浪漫……”

    (本章完)

    这样的亲密接触,让浪漫十分的不舒服,想要挣扎不然他碰自己。只是刚动几下,程凡就冷声开口。“你若是想要我将你朋友给揪回来就尽管动。”

    听到他这话,想到洛兮,浪漫原本的挣扎也迅速的停止了挣扎。

    这样的一幕,让程凡看着也是窝火。

    将她放在床上的动作,都忍不住加重了起来。他这样算是直接将浪漫给扔向了床铺。

    这样的动作,更是牵扯的浪漫伤口撕裂。

    疼痛,让她的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尽。

    只是,她却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她知道程凡的心里意难平,他是故意来折磨自己的。那件事情虽然不是说她故意的,但是确实是这样造成了。

    他要虐待自己,她无法可说。

    瞧着她的样子,程凡感觉自己心里的火气没有被灭掉,反而越烧越旺。

    上前,想要将她的衣服给掀开看,究竟是哪里受伤了。

    只是刚刚碰到衣服,浪漫就快速的将她的衣服给按住了,根本不让他掀开。

    “程凡,你想要怎么样报复我没有关系,但是请你不想要羞辱我。”

    这话,让程凡心里像是在呕血一般。

    越是这么说,心里就越是来气,看着她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阴戾。“我想要对你怎么样,你也得给我受着。”

    他面容上全是怒容,而这样的程凡却给人一种扭曲的感觉,浪漫以前从未发觉,程凡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虽然一直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从未有现在这样。

    “我程凡的女人,我还不能动了?”

    说着,就直接去扯浪漫的衣服,浪漫死死的将衣服给拽着,根本不让他掀开。

    “别让我恨你。”

    她从来都是不是程凡的女人,虽然程凡一直想要自己跟他在一起,但是她却从未答应过。

    此刻的程凡,在浪漫的心里,是那样的可怕。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她肯定是不会让他得逞的,但是现在,她全身的武力值下降为零,根本就不是他程凡的对手。

    “恨吧!”

    程凡捏着她的衣服,双手猛的一扯,直接将她的衣服给撕裂了开来。随着衣服的撕裂,就在这一瞬间,浪漫从床上的枕头底下,直接摸出了一把刀。

    直接朝自己的胸膛给刺了进去。

    程凡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根本就没有防备她会将刀捅向自己。因没有想到,所以也没有防备。

    就那样看着那刀直接刺进了她自己的胸膛,程凡的手再快,可是那刀已经刺进了胸膛之中。

    程凡想要阻挡她的手,就这样握在那刀上,想要阻止的,但是却没有来得及。

    那温热的液体就这样瞬间渲染了整个胸膛的衣服上,而她的小腹上的衣服被程凡给撕裂了,正好看到她要撤上被撕裂的伤口。

    上下都沁着鲜血,这样一幕,也是将程凡给震的在原地没能缓过神来。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对不起唐书译。”

    “碰……”

    就在这个时候,唐书译将门直接踹开了来,一进门就看到程凡手握着匕首,刺进了浪漫的胸膛。

    这样的画面,让唐书译的双眸瞬间变得猩红了起来。

    “浪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