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的话一说完,夏明华整个世界觉得崩塌了似得,这个女人以前怎么没有见她这么没有脑子?

    “我有那个实力,不管你信不信,咱们可以试试。”放狠话,那也要你自己有那个实力。

    夏明华惊恐万分,“闭嘴。”

    对柳絮冷呵,柳絮是没有想到夏明华会这样吼自己,以为他是一时害怕胆小。“你怕什么,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咱们还怕了他不成?”

    柳絮根本就没有想要住嘴的意思,看向权天睿更是掩饰不住的轻蔑。

    身后那群保镖一直是权天睿的手下,对权天睿的忠心自然是没有话说的。

    现在听到柳絮如此侮辱,能忍得住这才叫奇怪。

    想要动身向前,却被权天睿伸手阻止了。

    看着柳絮跟夏明华,神色冷漠。“既然你有那个实力,那我拭目以待。”

    有些东西,就这样玩死了,就不好玩了,既然她说有那个本事让他权氏不存在,那么他可以考虑将她说的一切慢慢的的印证在她的身上,这或许比直接灭了他们来的更痛快。

    “来人,将夏明华脑袋砸一个孔,脖子上割一刀,直接拖出去,切记,不能弄死了。”

    这算是还了今日夏天所受的,其他的利息,他会慢慢的跟他讨回来。

    二人听到权天睿的话,纷纷愣住,这是打算放了他们?

    但是权天睿后面的一句话,让夏明华浑身抖了抖。他其实一点不怀疑,说在他脖子上割一刀的时候权天睿是想要他命的,虽然后面也有说不能弄死了,但是这并不能让他放宽心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夏天那个贱人出气,他跟夏天究竟是什么关系。

    “你跟夏天究竟是什么关系?”

    提到夏天,柳絮的双眸里满是恨意,这才惊觉,这一切都是因为在他看到夏天受伤之后才发生的。

    而且他抱着夏天的样子,那温柔简直让人嫉妒,为什么自己女儿得不到那样的温柔?

    如今夏明华提出这个疑问,也算是问道了柳絮的心坎上。

    权天睿淡淡的看了一眼夏明华,直接转身。“与你何干?”

    淡淡的语气,却带着冰霜一样的寒气。

    尽管他只是说了四个字,但是在夏明华看来,已经胜过千言万语,他们之间肯定有关系。

    夏明华双眸微眯,看来夏天是不能在动了。

    只是还在他乱想之际,那群保镖上来,直接将夏明华拖进了屋子里的另一个角落。

    柳絮更是顾不得想其他,想要上前抓住夏明华,却被那保镖直接推开来。

    屋子的角落里,夏明华的惨叫声传来,惹得柳絮整个身体抖了抖。

    权天睿回到医院之后,见新请来的看护正在给夏天清理身体上的血渍。见到权天睿来,那看护本来想招呼,却被权天睿伸手制止了。

    “出去,这个给我。”

    权天睿指了指那看护手中的毛巾,接过毛巾,权天睿坐在病床边上,伸出手,轻柔的为她擦拭着手上的血渍。

    那看护也没有想到权天睿会这样温柔细心,当即愣了愣,不过快速反应过来,退出了病房,将这一番小天地,留给了夫妻二人。

    看着仍在熟睡的夏天,权天睿并没有出声打扰,只是细细的为她清理身上的血渍,做好一切之后,就一直守在床边。

    掏出手机,给李锦发了一条短信,继续看着夏天熟睡的容颜。

    当夏天睁开眼眸时候,迷糊的视线,只是察觉到身边有一个人影。

    但是心里却肯定,那个人一定是权天睿,当视线变得清晰之后,确实是权天睿在床边,唇边竟然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一直盯着夏天的权天睿见到夏天睁开眼睛,勾唇一笑,带着些许的暖意。

    “你醒了?”

    言罢,便起身,给夏天到了一杯温水过来。

    将病床摇起,夏天的身子做起,这才将温水递给了夏天。

    此时的夏天确实是口干舌燥,也不客气,直接接过杯子,几乎是一口就喝了杯子里的水。

    “慢点,还有。”

    夏天将杯子递给权天睿,傻傻一笑,心里却是无比的安心。

    其实,不用开口,她也能猜测出半分,肯定是权天睿送她来的医院。

    “你怎么知道我在夏家的?”

    毕竟她出门的急,可是任何人都没有告诉的,所以对于权天睿知道她行踪这一点,夏天是好奇的。

    权天睿却只是淡淡一笑。“能有我不知道的事儿?”

    夏天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自恋。”

    对于这个评价,权天睿只是笑着接受了。“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的担忧,永远是她的身体。

    “没有。”

    她又不是弱不经风,只是被笔筒砸了脑袋而已,只要不出血了,就不是说明大事儿了。

    毕竟这样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夏天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只是权天睿在夏天说没有的之后,却没有半分喜色,看向夏天。

    “以后,不管是谁欺负你,你欺负回来就是,有什么事情有我在。”这字句很平常,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极其的重要了。

    大有一种,捅破了天,有他顶着的意思。

    夏天又如何听不出来其中的意思,眼眶微微的湿润了起来,看着权天睿,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强势的介入,却又温情的呵护。

    她只是一个平凡至极的女人而已,如此厚待,让她心里如何不感动?毕竟她也只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女人而已。

    “怎么哭了?”权天睿伸出拇指,为她拭去脸颊上划出来的泪水。

    夏天摇摇头,看着权天睿。“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在被爸妈那样对待长大的夏天,权天睿的温情,无疑是一道阳光,但却更像是一场梦。

    她惶恐着,醒了,梦也碎了。

    所以不止一次问权天睿这个问题,更多是想让自己安心。

    “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他好不容易回来,跟她结了婚,他们之间的婚姻,他自然是想要好好的守着的,而且,他心尖上的女人,如何让别人欺负了去?

    别说是他有那个实力保护她,就算是没有那个实力,拼了这条命,他也会保护她。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