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于无奈凌天决定对一些稍大规模的门派下手,而他们强大的实力也展现出来,特别是凌天和梦殇仙子联手施展的大威力箭技,轻松攻破了那个门派的护派大阵,如此一来他们凭借箭技的优势攻下这个驻地也就颇为轻松。.『.

    擒获了上千人之后凌天他们继续偷袭另一个目标,而这一次他们虽然成功了,不过却颇感吃力,因为对方已经有了防备,数万乃至十数万修士列阵以待,他们只上百人想将之攻下还是很难的。

    想想也是,数万乃至十数万修士列阵以待组成箭阵,而且还有护派大阵相助,漫天能量箭可以轻松压制住凌天他们,甚至将之射成刺猬,好在穷柔、澹台晓琳以及武陵全力施展噬神魔狱削弱攻击,而小噬也全力施展噬天狼的天赋秘术抵挡才让凌天他们那些人幸免于难,最起码在短时间内他们不用担心会被射中。

    之所以很轻松攻破第一个目标,那是因为那个时候凌天他们是偷袭,而敌人根本没什么防备,如此就算那个临时驻地拥有再多人对他们也造不成太大的威胁。

    而这个目标不一样,凌天他们偷袭大门派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神界各大势力的人已经有了防备,如此再想偷袭成功就难了。

    如果不是凌天和梦殇仙子施展的大威力箭技攻破继而秒杀了数十上百人威慑了那些人,怕是那些人还会负隅顽抗,而凌天他们如果再硬撑定然会伤亡惨重。

    没错,凌天和梦殇仙子施展六次撞击再爆裂撞击的箭技轻松击破了那个临时驻地的护派大阵,而后那支能量箭依然气势如虹,冲入了数万人的敌阵之中。

    面对这恐怖的一箭,那数万人根本防御不住,能量箭激射而去轻松绞杀了数十人,而且更多的在这一箭下受了伤,恐怖的箭意侵袭让不少人失去了作战之力。

    凌天已经逆转两次金丹,梦殇仙子更是逆转了三次金丹,体内能量精纯至极,怕是不比准圣级高手差多少,而在他们强大的心神力淬炼下箭意也恐怖了很多,只是箭意就能对不少圣神大圆满级别的高手造成重创,甚至是失去作战力。

    凌天和梦殇仙子的攻击击破了护派大阵后又冲破了敌方阵营,这无疑给凌宇那些人制造了机会,他们也施展各种大威力箭技,一时间漫天能量箭如雨而下,只是一轮攻击就斩杀了上百人,更多的人受伤。

    没错,凌天他们面对的大都是寻常圣神大圆满级别的高手,而他们这些人大都有准圣级别的实力,而施展的大威力箭技更是堪比老牌准圣级高手全力一击的威力,轻松射杀那些人还是很轻松的。

    见识了凌天他们攻击的恐怖,而且发现自己的攻击根本奈何不得凌天他们,那些人慌了,而后开始溃逃,而这也给了凌天他们机会。

    这一战凌天他们的收获很大,擒获了两三千人,之所以能擒获这么多人要归功于尸香魔莲,它与凌天配合施展了大型幻术,迷惑了不少人,给众人制造了不少机会。

    这么多年过去,尸香魔莲的级别已经很高,散发的香气甚至能对圣神大圆满级别的高手造成威胁,更不用说它与凌天联手施展大型幻术了,那效果更好。

    虽然擒获了很多人,不过剑姬仙子他们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那些大型门派的人有准备,那么他们想将他们的临时驻地攻破会很难。

    这一次之所以能攻下有几分侥幸的原因,因为那数万人堆积在了一起,这样凌天他们可以集中力量攻击一个方向,而如果数万人分散成数个乃至数十个方阵,那么凌天他们应对起来会颇为麻烦。

    没错,如果凌天他们集中力量攻击一个方阵,那么其他方阵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攻击,虽然有武陵等人施展噬神魔狱,不过这种秘术维持不了太久,能否坚持到他们将一个方阵击溃都很难说,更不用那么多方阵了。

    而如果凌天他们分别攻击那些方阵,那么他们的攻击力度无疑就差了很多,想将之击溃就更难。

    这一次敌人堆集在一起,凌天他们可以集中力量攻击,而且凭借大威力箭技强大的威力可以干扰那些人施展箭技,所以他们能在武陵等人坚持不住之前击溃敌人。

    在以前凌天就说过想主动攻击大型门派的临时驻地很难,那个时候剑姬仙子等人还不以为意,如今经过了这一场战斗之后他们终于知道凌天所言不虚。

    凌天更清楚这些,之所以带人偷袭是被逼无奈,而且他们这些人逆转金丹之后实力提升了不少,最不济不能攻下目标他们可以骑乘小噬离开,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可以尝试尝试。

    也正是想到这些,凌天的神色凝重起来。

    “凌天,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这不是成功攻了下来了嘛,而且还擒获了那么多人,嘿嘿,有了这些人帮我们防守,日后我们应对神界修士的攻击就更轻松了。”剑姬仙子不以为意地道。

    “是啊,也许别人根本想不到分散成数十个方阵的战术呢。”墨延接过话茬,而后语气一转:“而且就算我们不能成功将目标攻下也没什么,以我们的能力安然撤走还是很轻松的。”

    “神界的修士不乏聪明人,他们很快就会想到应对我们的办法,就算别人想不到赤血、破地等人也会想到,他们定然会将如何应对我们散布出去。”凌天道,他语气很是笃定:“另外,之前我们偷袭的目标在大门派中只算是中下的实力,饶是如此我们就那么吃力了,更不用说去偷袭更大一些的门派了。”

    “是啊,连偷袭这些门派都那么吃力,更不用说去偷袭九大超级势力了。”凌宇道,说着他看了一眼剑姬仙子。

    自然也知道凌宇那是什么意思,想到之前她不止一次提议去偷袭九大超级势力,剑姬仙子俏脸微微泛红,暗道自己那个时候确实有些自不量力了。

    为了缓解尴尬,剑姬仙子慌忙转移话题:“不能偷袭那些实力稍强的大门派,不过我们可以挑选一些实力稍弱的啊,这样积少成多我们也能擒获很多人。”

    “怕是事情不会那么容易。”突然梦殇仙子道,看到剑姬仙子等人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她继续:“现在神界各大势力的人都知道我们在偷袭神界各大势力了,而且他们也见识了我们的厉害,接下来怕是他们会结盟,比如各个大势力修建一些大型传送阵,可以直接传送到另一个临时驻地,这样他们的防守力量就更加强大 ,我想很多大门派都会选择这样做。”

    之前各大门派的人就曾结盟过,剑姬仙子他们并不怀疑那些人会再一次结盟,也不怀疑他们想到梦殇仙子所说的那种战术。

    “看情况而定吧,我们继续去偷袭其他大门派就知道是否是这样了。”澹台长风道,不待众人开口他语气一转:“实在不行我们就继续偷袭那些中小门派,我就不信那些门派也能抵挡住我们的攻击,虽然他们的人少一些,不过积少成多,数千上万年的时间我们也能擒获不少人。”

    “没错,趁着各大门派的人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多偷袭、擒获一些修士。”武陵点了点头。

    点了点头,凌天也不多言,继续带人去偷袭下一个目标。

    如凌天所说,赤血、破家兄弟很快就想到了应对凌天他们偷袭的办法,除了分成多个方阵之外还给出了让那些门派结盟的提议,而很多人接受了他们的提议,如此一来凌天他们攻破一个门派也就越来越难,好在他们纵使不能攻下目标也能安然撤退,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连续失败四五次之后,凌天他们终于放弃继续偷袭那些大门派了,转而偷袭那些中小门派,虽然能成功,不过每一次擒获的修士树林并不多,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中小门派跟大门派结盟继而并入了大门派中,这样一来凌天他们几乎没什么机会了。

    无奈之下,凌天他们只得返回临时驻地,而后再想其他办法。

    “唉,是不是我们前段时间闹得太凶了,不但那些大势力结盟了,就连那些中小势力也是如此,现在我们几乎擒获不了几个修士了。”剑姬仙子叹了一声,她看向四周:“虽说我们之前擒获了不少人,不过这应该不够吧。”

    “不是不够,是远远不够,特别是如果没有多少兽魂帮助我们。”梦殇仙子沉声道。

    “那我们怎么办?”凌宇眉头深深皱起,而后他看向小噬:“不如不让小噬叔叔接受兽魂传承了……”

    “如果万不得已,那我就放弃吧。”小噬道,虽是如此说,不过语气却满是不甘。

    闻言,凌天沉默,他自然也知道接受兽魂传承是小噬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如果有任何机会他都不会放弃的。

    “再等等吧,没准我们还会想到其他办法,没准接下来这段时间那些域外修士能帮我们斩杀很多人。”凌天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