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时辰前......

    小四在麟德殿的书房停留的时间足足有大半天,却没成想,一回到疤脸男处就得了新的动向。

    对方话只说一半,隐晦的很。

    小四思虑之后,还是不太放心,在小院留了没多久,便顺着那个苏泫手底下的人离去的方向,抄小路赶着跟了过去。

    他当然不会冒冒失失闯到人家的地盘,只在外围守候着。

    宫里任何一处都不例外,苏泫底下的人自然也是一样,也会因为需要办事而走出来的。

    打探消息,只需要静静守候便成了,消息会自个儿送上来的。

    小四躲在苏泫住地的附近,在必经的要道上挑了棵大树,背靠着树枝安稳躲在上头。

    跟他预料中的一样,虽然守候的时辰长了些,终究还是得到了想要知道的消息。

    疤脸男的举动,在小四看来并不奇怪,西兰皇宫之中的时日已经快要倒数了,在离开之前,他要做什么都是在情理中的。

    况且他还做得高明,苏泫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的。

    只是,小四也同样了解苏泫的个性,此人心机深沉。

    他虽然闷声不响吃了亏,总要筹谋着扳回一局的。

    小四打算潜入苏泫住的屋子瞧一瞧,无奈徘徊了很久都没能找到适当的时机。

    算算时辰,该到了去蓬莱阁主楼跟墨言通消息的时候了。

    小四在苏泫住地附近耽误了一些时间,还是失望的离开。

    他自然预料不到后头会有跟他交易的人阴差阳错到来。他守候了半天的苏泫住地,没有收获,却让别人正好碰上动静捡了个漏。

    而他想要知道的苏泫的动向。也正好落在了别人的眼睛里,那个别人,正是天放!

    ......入夜赶到蓬莱阁一处僻静的林子里,小四听着鸟叫声混杂林间的风声,没隔多久,墨言的身影悄然闪现。

    “城外传讯过来,城郊那一片临江的地域都安置好了。”

    墨言沉声一句话。小四就听懂了背后的所有信息。

    这也意味着,先前他想过的在西兰宫内停留的时机的确到了关口。

    “明晚的宫宴,公子这里会怎么安排?”这个问题小四想了很久。还是没忍住问墨言。

    西兰的局势有些微妙,外人看不透,猜不着。

    宫里发生的事情又是一桩连着一桩,身在局中的人同样没法掌控。

    墨言有些意外的看了小四一眼道:“阁中还有隐卫派来宫里了。神龙不见尾的。我晓得你是担心公子,放心,公子身边的确还是有人的。”

    “对方轻易不会出手,冷眼旁观,要是真到了危机的时刻,会出来化解的!”

    “我以为阁主安排的人,你都清楚。”小四惊诧道。

    说起墨言,他跟公子的关系可比阁中其他人要亲近多了。同为殉玉阁的人,在小四的眼中。墨言被赋予的权利也跟他的年纪完全不成比。

    “不,”墨言一口否认道,“永远不要那么随意地想,公子不是你跟我能揣摩的。”

    “光一个殉玉阁,不可能是公子的倚仗,小四!”墨言语气诚恳地道。

    小四站在原地,被墨言的话震到了,心内翻涌起了惊涛骇浪,他是什么意思?

    早就见识过麟德殿那位身边的隐卫,现在居然有连墨言都声称“神龙不见尾”的人跟随在公子身旁。

    小四进出这么多回蓬莱阁,竟然一点都没觉察到!

    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那个隐卫,也许是好几个隐卫,功夫完全在他们之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

    一瞬间小四的后背都是冷汗!

    他在宫中一直当的是一个旁观者,今日墨言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他的身后另有旁观者在看着。

    也许很多时候,他自以为在掌控着旁人,其实掌控的人从来都不会是他!

    这种感觉真是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

    小四垂在身侧的手指都有些颤动。

    要是对方觉察出异动,那就表示可以全无声息的就将自己解决了!!!

    挥一挥手,不留一点痕迹的解决!

    小四转头看着墨言淡定的样子,一瞬间恍惚道:”你就没一点担心?“

    墨言摇摇头。

    哪怕像他一样,从未起过背叛公子的念头,但是被人凌驾于上,轻松就能捏在手中化为齑粉的感觉......

    小四视线快速在林中逡巡了一圈,忽然想到墨言口中那隐卫的身手,要是连自己都能轻易觉察到的,怎么可能当得起墨言“神龙不见尾”的夸奖。

    小四知道,这番举动是徒劳的。

    不要成为公子的敌人,这是小四的第一个念头!

    第二个念头就是反过来想,公子的安全应该有足够的保障。

    他心绪复杂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定了定神,平复胸中的惊骇,抬起头问墨言道:”公子今日的情形如何?“

    小四的语气已经足够冷静,只有像墨言这样近在身旁的人才会发现他眼中尚未消融的情绪。

    墨言不在意这些,因为在他看来,小四到了宫中尽责完成要做的事就可以。

    连他自己也是将替公子办事搁在第一位的,旁人的情绪,不是他刻意在乎的。

    ”不太好。“墨言坦白道,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整个人的情绪都低落了,”前几日那一次,不该出门的。“

    ”伤了元气,怕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再说公子的情况比起在驻地时候更不好了。“

    墨言说话的时候,悄悄捏紧了拳头,手指仍微微的颤抖着。

    “千不该万不该是他动用了内力!”墨言垂下头。神情看上去十分难受。

    小四是一瞬间领悟到的,墨言那句不害怕都是出自真心,兴许在公子的面前,到了绝境危险的时候,墨言会毫不迟疑的将自己的命都献上。

    既然永远没有背叛的可能,何来恐惧呢?!

    墨言是比任何人都来得坚定的公子的拥护者,公子本人。一定比旁人更早看清楚这一点。

    小四叹了口气。

    ”可惜我们都没法帮上忙,公子写下的东西也没法看懂。“

    墨言说到这里,颇有些颓丧道:”早知道该让阁主混进宫来的。“

    墨言不清楚的是。关于到西兰来之前,阁主跟公子间似乎有些不愉快,彼时他尚未被授命,却也感受到了驻地不寻常的气氛。

    如今想来。很有可能跟她有关!

    关于这一点。小四有不同的意见:”他在城郊提前布置,那边也离不开人,虽说海国的人马也同咱们联手了,可事关公子,阁主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才放心。“

    小四跟墨言对视了一眼,林中有短暂的沉默。

    ”宫宴的事情,公子不会参加了吧?“小四迟疑了一下,问墨言。

    后者坚决摇头道:”狗屁的宴席!“

    ”还践行呢。我要是能拦住公子,北地都不想让他去!“墨言眼神中充满了厌恶的情绪。

    ”陛下能答应?“小四嘀咕了一句。

    ”答应才怪。“墨言冷笑道,”她打的主意我们都知道,只怕公子病得起不来身,她也要将公子八抬大轿抬上马车安置着一同去才行。“

    ”我弄不懂,公子为何非要来西兰趟这趟浑水呢?“小四鼓起勇气,将盘旋在他心头多日的疑问说了出来。

    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说出来的一瞬间,觉得轻松了不少。

    其实墨言也在纠结这这个问题,不过听小四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意外的。

    墨言凝视着他,思索片刻,目光定了定道:”我跟得近,却也说不出缘由,只知道公子执意坚持要走这一趟。“

    说到这里,墨言终究没忍住,咬牙道:”兴许还是因为那个丑八怪的关系。“

    ”这就奇了,我也没想明白她要来西兰的理由,真是谜一样的人。“小四不解道。

    ”你拿去给她看的时候,她的反应没问题么?“墨言追问道,”她说的话是不是可信?“

    小四沉思着想了想,语气肯定道:”不像是骗人的,我之前也试探过她多次。“

    ”比如,我刻意让她屡次在湖边撞见我,但是她的反应都不像是知道内情的。“

    小四抬眼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想到墨言口中特指的人,觉得这林子看上去似乎隐约有人在监视着。

    他心中暗笑自个儿杯弓蛇影了,但是感觉还是怪异,于是对着墨言道:“这片林子挺大,你我走动一下再说,这里虽然隐蔽,难保会不会有人经过呢?”

    墨言同意了,刚好需要商量的事情还多,两个人一前一后往林子的深处走了一段距离,这一次停下来是在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下。

    “北地行程定了?”小四问。

    墨言站定,目光对上小四道:“我看这几日宫中的人都在筹备呢,女帝那边应该是早就动起来了,怕是到今日,筹备得**不离十了。”

    “宫宴之后,紧接着便是国中庆典,中间相隔不过一日。”小四盘算了一下道,“阁主没有新的信过来,你这边可有接到?”

    墨言摇摇头道:“我肯定会跟着公子北上的,你若是没有接到阁主讯息,暂时留在宫中便是了。”

    “麟德殿那位,可有大动作?”这回,轮到墨言开口问。

    小四同样摇头道:“他心思都在找人上,今日一天,不对,加上夜里,巡卫队的人半条命都去掉了吧,居然没找到一点线索。”

    “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说起她,小四也觉得惊异。

    “跟你交易的那位呢?”墨言敏锐地问。

    “人家当然好好的待在院子里,明晚不是就要上台了么?”小四低声道,“我后来去看过的,的确是他本人,在小院候着呢。”

    “听说,白天女官还找过戏班子的人。”

    “你替我盯紧着点,不管怎么说,那个丑八怪是他到了宫里之后才失踪的,我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点牵连。”

    “丑八怪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墨言低声道。

    “你也注意点,在我这里没事,千万别在公子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小四劝慰道。

    其实他很想告诉墨言,那丫头的长相并不是墨言眼中所看到的,其实弄成这样,还有他的“功劳”,但是顾及到公子,小四觉得还是不说为妙。

    话到嘴边,想了想,小四还是噤声了。

    “我明白,你放心。”隔了片刻,小四点头道,“明晚宫宴,他肯定是要出来唱戏的,对了,我想到一件事。”

    “若是丫头还在宫内,没能混出去,恐怕是会跟着戏班子出宫的机会一起......”小四顿了顿道,“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机会了。”

    “宫宴举办之际,进出的人员也多。”

    墨言闻言,赞同道:“跟我想的一样,只是宫宴平稳渡过,西兰庆典随后也结束,公子就要立即北上的,我着紧的是这两处,都要顺利过了才好。”

    “你也太小看阁主了,不就是一个西兰的公主么?”小四笑道,“要对阁主有信心。”

    墨言抬眼看着小四道:“我虽然是阁中的人,其实我心里唯一的主人依旧是公子。”

    ”你回去吧,趁着夜深,起雾了。“

    小四走了几步,停在原地转身问道:“墨言,明日公子应该能醒了吧?”

    “说不准,我希望今晚他就能醒。”

    墨言颇为头疼道:“在宫中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跟你要怎么做,还得等公子下令。”

    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好办法,只能继续守护,继续等待!

    小四微微颔首,转瞬身影消失在了林间弥漫的夜雾中。

    他走到蓬莱阁偏门,雾气缭绕中有人在他不远处经过。

    小四没能看清那个匆忙经过的身影,只隐约瞧见,似乎体态纤秀,是个女人。

    ......“师兄,你说苏泫去见的花圃的人?”我诧异道。

    花圃的人,还是女人,一共加起来不也就是......三个么?

    “谁?师兄!是青芷管事,还是宝善?”

    我一斟酌,马上就想到了她们。

    一个是在宫里多年,我毕竟认识时间尚短。

    另一个看着就是有点怪异的,来历也同样成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