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还是让雨汐自己去吧,这些年她都很少单独去女生家做客呢,咱们就给她个机会。泡!泡$小@说”

    白浩然还是最了解自己的妹妹的,他也不觉得他们几个陪着过去有多好。

    “嗯,那就算了,雨汐,你自己过去多注意安全,晚上早点回来。”

    等雨汐她们过去的时候,才知道李华的家住的离海边还有些距离,应该属于在山脚下的那种,家里能种的地不多,夫妻俩忙活完种地,基本上就是赶海还有养鸭鹅卖蛋来维持家里的开销。

    李华家房子不算多,也就四间农家房,由于年限长的缘故显得有些老旧,不过家里还挺干净的,能看出来她的母亲是个爱干净的。

    “呵呵,欢迎你们来,家里有些乱,别介意啊。”

    住农村的,家里难免有些破烂东西,说是破烂,可是不知道啥时候都能派上用场,所以雨汐对院子里的东西直接就选择无视,他们家在兵团的时候也是这样,没啥好奇怪的。

    不过贾文珍他们俩个孩子还是第一次到渔家来,对啥都感到好奇,都想问一句。

    “咦,李华,你哥呢,他咋没在家啊?“

    李妈妈笑着解释道,“他哥和他爸一大清早的过去赶海去了,听说你们今天过来,就想赶点新鲜的海货让你们都尝尝,来,都进屋坐去,别站在外面了,怪冷的。”

    李家的炕烧的很热,可能是守着大山的缘故,他们家烧的基本都是松果,这个好烧还不花钱,只要家里的人肯花点力气上山捡就成。

    “呵呵,阿姨,你们这松果里面有松子没啊。”

    李家妈妈一听这话,就知道城里的孩子还不懂这个东西,

    “这么小的松果哪有松子啊,就是有都是干瘪的。咱们这边的松果不能跟北边的比,他们那边的松树才是真的产松子呢。

    来,都吃瓜子和花生,这花生和瓜子都是我们自己家种的,都是新鲜的。”

    雨汐他们几个过来也都没空着手,先不说雨汐,就那两家的家长也觉得孩子到人家做客,空着手去也不合适。

    贾文珍的父母给她带了一些熟食和酒,艾水玲他们家给她拿了糕点和水果,雨汐则买了些实惠的。那就是肉和排骨。

    海鲜这边不缺。他们就没带。她们吃完来了,还有的剩,也能让李华一家都跟这吃些好的。

    “李华,这些你放起来。有生的有熟的,你让你妈自己弄吧,我们先吃瓜子了啊,帮忙做饭我估计是不行了,要是帮忙的话也只能是雨汐这丫头行,谁让她会做呢。”

    三个女生也就雨汐会做饭,那两位根本就十指不沾阳春水,别说是做饭吃了,估计连衣服都不带洗的那种。

    雨汐笑着帮着把东西给拿到了外屋。

    “婶。这些东西你就颠倒着弄点就行,不用太多,我们几个女生也吃不了多少,等会我帮你打下手啊。”

    李家妈妈笑呵呵的说道“你就是雨汐丫头吧,我们家李华回来经常提起你们几个。她在学校里也就交了你们几个朋友,以后都好好的相处啊,做饭有婶呢,不用你帮忙,就你这葱白小手,估计你妈都不舍得让你做饭呢。”

    雨汐呵呵笑,“婶啊,你才说错了呢,我在家里经常帮忙的,我们家大人忙的时候,我也时常自己做饭呢,我爸妈种大棚,他们跟你们家都差不多的。”

    雨汐说这个也是让李妈妈别有啥差距感,这样沟通起来就更方便了。

    “呀,你们家也是种地的啊,种大棚不错,不过就是累,唉,我们这边听说要开发,不过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实行,要真的是占地了,我们家供他们两个念书也不用发愁了。”

    雨汐清楚占地是要给一定的补偿的,有了那些补偿款,李华兄妹俩的学费还真的不是个难题。

    雨汐陪着李家妈妈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才回到炕上跟她们几个坐下来聊天。

    “李华姐,你们这附近有房子卖吗?”

    贾文珍他们几个还纳闷,雨汐咋想起买房子的事了。

    李华想想,点点头,“有啊,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人要卖房子的,也不贵几千块钱就行了,可是那房子可有些破旧,跟我们家的没法比,要是想住人还得翻修一下,你们家不是有房子吗,干嘛要买房子啊。”

    雨汐笑笑,“我妈喜欢看海,而且喜欢赶海,不如趁现在房子便宜,我们在这边买一个不太值钱的房子,一旦寒暑假有时间我们就过来玩玩呢,你们几个不买啊,我听李妈妈说这里要占地。”

    其他的人摇摇头,“我们才不买,我们家房子够住了,再说到这里,上班啥都不方便,还是算了,你们家买吧,等放假的时候我们一起过来玩玩,就住你们家的房子里了。”

    雨汐心意已到,他们不想买她也不勉强了,海景房啊那可是她妈的最爱了。

    李华的父亲和哥哥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看模样真的快要冻僵了,棉帽子下面都挂了一层白霜。

    李华的哥哥李墨雨汐他们认识,读他们学校的高三,瘦瘦高高的一个大男孩子。

    平时他省下来的钱票会给自己的妹妹送点过去。

    “李墨哥,你们赶紧的快上炕暖和暖和,都冻坏了吧?”

    李墨看到雨汐她们的时候,脸上带了一抹羞涩的笑容。

    “还好,我还寻思着回来要不要过去接你们呢,感情你们过来的挺早的。”

    李华给她们三个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父亲,中年汉子看到闺女的朋友来了,脸上带了一抹真诚的微笑,“来了就好,我刚才还跟墨儿说天这么冷,怕你们不能过来呢。”

    李华的父亲言语不多,跟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到外屋去帮自己的媳妇忙活去。

    李墨在一旁帮着解释,“我爸这个人性格有些内向,我妹妹这性子就随了他了,一般他都很少说话,干活的时候比较多。”

    雨汐笑笑,“你爸的性格跟我爷爷挺像的,家里平时听不到他说话声,基本干活的时候都少不了他的那种。”

    说话间,李妈妈已经将他们爷俩带回来的海鲜,煮好了一盆先端到炕上。

    “你们几个先吃着啊,刚出锅很鲜的,墨儿,去给几个妹妹找针挑香螺。”

    刚煮好的海鲜,还冒着热气呢,贾文珍有些迫不及待的拿了一个蚬子吃了起来,还别说味道就是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