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阳步入城池之后,才突然感觉到,这里的城池与南越城池的差异之大,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无论是从建筑,还是街道,还是商铺门店,还是往来之人的衣着服饰,礼仪凡俗……等等一切,全都与南越大地上城池截然不同。

    这里的建筑全都是一种圆形的堡垒形状,圆顶,色调多成白色,与南越的阁楼建筑的细腻玲珑相比,相去甚远。

    不过这里的建筑也并非粗糙,而也是非常讲究公谨对称的,处处都体现出一种皇家贵胄的庄严之感,只是一味追求恢宏雄浑的气势,因此则少了几分南越建筑的灵动,多了几分一板一眼的刻板。

    不过雷阳初临异域的城池,走在其中,领略着这完全不同的异域风光,感受着这异域的风土人情,一时间倒也显得十分新奇。

    只不过,他的头顶带着一只斗篷,又有黑纱遮面,一路走去,还是显得极为显眼,频频心得路人纷纷向他侧目看来。

    雷阳一直往前走去,这城中禁飞,不能飞行,因此他身在其中,也无法知道整个落月城的格局与全貌,所以他心想,他得找个商铺打探一下,了解了解这里的情况。

    然而,当他正要侧身进入一座商铺之时,却突然感应到身后有物体临近,他下意识的躲闪了过去,随后就听见身后的地面有砰的一声闷响传来,似有重物坠地。

    雷阳顿时全身戒备,还以为是有人在故意挑衅他,顿时定睛看去,然而他看到的画面却似乎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样,使得他忍不住双目瞳孔都瞬间一缩。

    因为先前落在他身体附近的物体,竟然是一颗面目狰狞的人头,此刻那人头都还在不停的渗出血水,在地面轱辘轱辘的滚动着,他双眼大大的睁开,目中露出了无法形容的惊恐,显然是刚刚才被人用利器直接削掉了头颅。

    “这也太血腥,太残暴了!”雷阳在心底低语,实在是觉得这西凉的民风有些彪悍得异常。

    刚才雷阳观察到了,他一路走来,所有的修士修为大多都处在灵源境界,结丹修士凤毛麟角,非常少,不过他们的体格倒是强壮得非同一般,而这样一想,就更加让雷阳感觉这里的彪悍民风。

    在南越之地,毕竟这种当街突然削掉别人脑袋的事情,还是很少见了,虽然也有杀人也有争斗,不过基本都是在隐秘的深山中,如同这种血腥彪悍画面,却是甚少。

    “嘿,将那颗狗头给本爷踢过来?”而就在雷阳脑海中正在思索,却突然有一道粗壮的声音,在这刹那间变得安静的街市上响起。

    这声音粗犷如钟,开口就如同舌绽春雷一般,怎么听都让人觉得其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跋扈与猖狂,这立刻就引得雷阳不由得看了过去。

    只见这时就在距离他不远的岩石街面上,立着一位身材粗壮的汉子,那汉子身高怕是足有两米,身似铁塔,更是生着一脸浓密的络腮胡须,为他的表情平添了几分凶悍。

    一身结丹后期的气息肆无忌惮的散发出来,毫不收敛,使得四周原本围观的修士也都不敢靠得太近,看向他的目光中都露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就连那家伙身后的十来个跟班,也都一个个唯唯诺诺,离他距离较远,根本不敢近身。

    他的衣着相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讲,显得十分的奢华,一身白色中透出微紫的绫罗长袍,将他身份衬托得稍显高贵。

    此刻他右手中握着两枚鸡蛋大小的淡黄色玉石核桃,不停的在掌心把完翻转,眯起双眼看着他身前地面的一具无头的尸体,露出了一副十分淡然而平静的神色。

    接着他还狠狠的说道:“他妈了个巴子的,我九爷看上的东西,你也敢图谋,就这么让你死了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兄弟们,将他的头缝上,然后在扔到城外的戈壁滩上喂狼,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块地盘,在这落月城就是我九爷的势力范围,不要在我的地盘上做任何非分之想,否则将如他一般下场……”

    他这话说得嚣张至极,整个人显得飞扬跋扈,面目狰狞而凶悍,感觉那嘴边飞出的唾沫星子都能杀死人,可整个街市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点不同的声音,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雷阳带着斗篷,又黑纱遮面,加之又是初来乍到,他根本不知道这家伙在说什么,不过他对此也根本就感兴趣。

    他稍稍一顿,便又要继续向前走去,准备进入先前的一家商铺打探一番此地的情况,可就在他还没迈步之前,那个自称九爷,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竟然再次说道:“嘿,我让你将那颗狗头给我踢过来,你他妈的是耳聋还是怎么的,听不见吗?”

    这一次,雷阳好似有点儿感觉了,这家伙好像是在说自己,于是他顿时就转过去再次看了他一眼。

    不想那九爷竟然直接不耐烦的一指雷阳道:“看什么看,乡巴佬,就是你,那个带斗篷的家伙,快点儿,趁本爷还没有失去耐心之前,赶紧将那颗人头给本爷踢过来,不然就将会跟这条狗的下场一样!”

    我靠,一个区区结丹后期的家伙,竟然好对他指手画脚,这顿时就让雷阳心中就升起了一些愤怒。

    他正要开口让这个不开眼的家伙滚蛋,没想到这时他身后的商铺中,却走出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

    这老者也是修士,不过其修为却并不是太高,只有灵源中期的水平,他看着雷阳傻傻的站在那里,判断出他应该是初来乍到的,于是便好心的提醒雷阳道:“你应该是刚来吧,这九爷名叫赵九成,是落月城这东城区的龙头老大,人称九爷,其势力之大无法形容,有人说他与落月城城主申正坤的儿子申衡私交甚好。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必逞一时之能,你反正遮着面,就低个头,将那人头给他踢过去吧,毕竟这样也不算掉面儿!”

    本来雷阳对于恶人来讲,眼中是揉不进一粒沙子的,但他见这老者如此好心,不好当众驳了他的好意,再说初来乍到,他本身也的确不想是非缠身,所以便也就平息了心中的怒火,抬脚就要将那距离他不远的人头一脚踢过去。

    但他那一脚还没踢出去,那九爷就暴喝道:“你个老不死的,谁让你多管闲事,兄弟们,给我把他舌头割下来!”

    “是!”九爷身后的跟班立刻就领命,瞬间就冲出了两名身前力壮的大汉,直奔那方才出现相劝的老者。

    这顿时就让雷阳怒火攻心,实在是无法在忍受下去,这也太跋扈了吧,那老者只不过好心劝说了自己两句,他竟然就要割了别人的舌头,这让他再也看不下去了。

    于是顿时一声暴喝道:“不想死,你们就最好给我退下,而你,我只给三息时间,消失在我眼前,否则,死!”

    (未完待续)

    作者细浪说:最后一天……连续三月两更不断更,动力,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