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雷阳再次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日日上三竿之时,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环顾了一眼四周,北冥子已经不见了踪影,但他自己却是还在原来的位置。

    他升空而起,立在虚空看到但四周还依旧有不少三城中的修士,在整个北玄宗内分散在四处进行最后的清理工作。

    虽然整座宗门如今才刚刚恢复了原来的样貌,人气尚且还不足,但却已经显示出了盎然的生机与活力。

    如今有当年开宗立派的老祖北冥子从新面世,再此主持大局,相信以他的身份跟凝聚力,北玄宗曾经的盛世,一定不会太久,便会再度在这片荒塞之地中深渊之畔的半岛上在现。

    雷阳四处搜寻了一阵,还询问了几名参与扫尾清理工作的修士,但最终却没有问出北冥子的去向,他想他多半都是已经着手去修复那一道阵法了,于是索性便回到了自己的行宫内安心的等待起来!

    如今距离本月十五,还有十日,雷阳回到行宫之后,查看了一些香玉的情况,然后便盘膝打坐,修炼了起来!

    这一坐便是整整过去了九日,不过在这九日中雷阳却也又意外的干了一件大事。

    大约是三日之前,他在打坐之时,突然感觉自己气海内的元婴,竟突然张开大嘴突出了一口五彩斑斓的气息。

    那气息漂浮在庞大的星辰海中,犹如一片彩色的祥云一般,看上去颇为神异。

    雷阳观察了很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最后他才突然想起,这可能就是那所谓的修士突破元婴之后所产生的那种元婴之气,即是被人们称之为婴气的那种气息的存在。

    这种气息能够凝聚出婴丹,一般未突破元婴的修士,在服下之后,能够大大提升他们成功突破元婴的机率。

    只不过让雷阳想不通的是,这种婴气的出现,一般都是刚刚突破之际,便会出现,而自己都已经突破元婴这么久了,怎么到这时,这元婴才凝聚出了婴气。

    不过随后他又一想,可能是因为他十婴天道的原因,太过特殊,所以出现这种延迟的情况,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雷阳当机立断,立刻就以自身的丹道手法,将这一口如同五彩斑斓的祥云一般的婴气引出,然后以周道兴那神符丹炉开始炼制。

    因为他的这婴气的形成与其他修士突破的也不大一样,所以雷阳准备以不同的手法来炼制这一团婴气。

    他原本还想以自身的念力形成的自身道炉来炼化,不过虽说那念丹在他突破元婴之际,化着了一道念婴,但那一座蕴藏在其中的自身道炉,却还是不太清晰,不够凝实,虽然存在,可要炼化丹药,还火候不到,所以最终他便选择了运用自周道兴那里得来的那一座神符丹炉。

    这原本只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可就连雷阳自己也内想到,在三日之后开炉,却让他获得了意外的惊喜。

    他竟然以这种炼丹的手法,生生将那团五彩斑斓的婴气,炼成了四粒色彩斑斓的五色婴丹。

    看着这四枚五颜六色,五彩斑斓的婴丹,雷阳还忍不住兴奋了好久,直到这一刻他才平静了下来。

    他感受着那四枚五彩的婴丹之上,都沾染着一丝天道气息,于是还给这四枚婴丹起了个霸气的名字,叫天道婴丹。

    将丹药和丹炉收好之后,雷阳掐指一算,明日就是本月十五了,可北冥子却还迟迟不见动静,于是忍不住正要走出,去看个究竟,却不料他才刚一起身,他身前就虚无猛的扭曲,北冥子便自虚无中一步踏出。

    “快,跟我走,必须赶在子时离开,因为那个时间段,是域壁最为薄弱的阶段!”北冥子说完之后,也不管雷阳有什么反应,直接一手抓着雷阳的肩膀,便外出融入了虚无。

    当二人再次出现时,已经处在了一处荒原之上!

    此刻外界正是时值深夜,天空无星无月,四周一片漆黑,不过直觉告诉雷阳,此刻应该距离子时不远了。

    北冥子刚一走出,就赶紧放开雷阳的肩膀,抬手间一掌轻按在地面,顷刻间雷阳身前的地面上顿时就有无数的亮线闪烁而起,不多时,便勾勒出了一道十分特殊的传送阵。

    不过那传送阵,看上去却显得有点儿忽明忽暗的,给人一种极为不稳定的感觉,看得雷阳是忍不住眉头一皱。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当日我来查探此阵法的时候,都被它的表现所欺骗。

    它实在是太残破了,直到我着手修复之时,我才发展现了这一问题,所以修复这一道传送阵,所用的时间,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整整耗费了我九日的时光!

    不过还好,所幸我还能够将它修复,让它再勉强运转一次,所以抓紧时间,我们必须要在那域壁最虚弱的时刻,将你传送出去,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成功的机率!”北冥子看着雷阳又些质疑的眼神,赶紧快速的解释道。

    “北冥老哥,真是让你费心了!”雷阳目中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情,等你凯旋归来之时,我二人再细细来聊,再过一刻便是子时,你先进入阵中,准备好,我来负责帮你开启阵法,我们一定要在子时到来的第一分钟,将你传送出去!”北冥子催促的说道。

    雷阳从北冥子的言语与神态之中,能够看出其实这次传送他内心的把握必定不是很大,不过他还是选择了义无反顾的相信了他。

    雷阳快步走入了阵法的中心,然后便再次向着北冥子一抱拳道:“那,北冥老哥,香玉就摆脱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带回那株仙药,冰莲玉骨花的!”

    “嗯,我相信你!如果我没有算错,这次传送过去,正好是在北疆中部的银雪城附近,银雪城附近有一座宗门,名曰月痕宗,当年我与他宗门的宗主还有些交情,你拿着这枚玉简,若到了那里,你就去他们那里打听一下情况,或许他们知道得比我更详尽一些!”

    北冥子说完之后,更是赶紧向雷阳抛出了一枚玉简,还不待雷阳回应,他便再次一掌狠狠的按在地面。

    那整座传送阵刹那间,就爆发出了无法形容的刺目光芒,照耀得四周的荒原都是一片明亮,使得雷阳在这光芒中,都依稀可见,夜色中不知是那一座北冥三城中的一城的磅礴虚影。

    而与此同时,雷阳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传送之力,霍然自他身旁四周的虚无旋转而起。

    那种力道之大,顿时就让他身体中忍不住就出现了一种强烈撕裂拉扯之感,就好似他整个人被无限拉长了一般,然后他整个人便随着这不断旋转的传送之力扭曲成了一方幽深的黑洞。

    最终直至立在阵法之外的北冥子,那略微带着紧张的面孔,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化着一片模糊,而雷阳整个人这时似乎也瞬间进入了一种永恒的沉寂之中。

    荒原上,传送阵的光芒越来越弱,而那一方仿佛要穿越时空的黑洞也逐渐消失,整个荒原在不久以后,又化着了一片漆黑的沉寂。

    不过此刻立在那里的北冥子,整个人脸上去是露出了放松的笑意,良久之后,他才呢喃自语道:“总算将你传送出去了,希望你这家伙一切都能顺利吧!

    那虚源之地,虽说只是一个传说,可你自身又何尝不是一种传说一般的存在,别人也许找不到,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

    (未完待续)

    作者细浪说:最后两天,将二零一八的所有鲜花都甩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