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雷阳才刚刚一落地,他四周那迷宫之中,便刹那冲出了数到身影。

    那些身影中有老有少,全都身着逍遥宗的统一服饰,此刻一晃之下瞬间就如同化着了一张大网,将雷阳死死的围困在了中央。

    而那些不是别人,正是自雷阳上岛以后,第二次看到的逍遥宗的弟子。

    不过这群弟子雷阳很是陌生,他一个也不认识,这些家伙全身上下全都散发出涅槃境界的修为,此刻将雷阳围困之后,没有任何停顿,不由分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他的整个人控制住了,雷阳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师尊,你这是……弟子只不过刚才因为尚且还没有明白二层中一处你教授禁制,所以特地返回想要在摸索一下,你这是干什么?”雷阳故意满脸无辜,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语,看着四周忽然间冒出来的无数逍遥弟子,目中惊骇不已。

    但此刻他却是在观察四周那些将他牢牢控制住的师尊口中的药奴,这些药奴一个个虽然修为强感异常,可却眼神木纳动作机械,好似没有太多的自主意识一般。

    “果然有问题,果然与仙道山上当时的情况很像!”雷阳快速的在内心嘀咕道。

    然而老奸巨猾的逍遥子,又这么可能去相信雷阳口中的鬼话,到了这个时刻,大家既然都撕破了脸,逍遥子自然是不会在顾及什么了。

    实际上此刻逍遥子已经踏入了三层,眼看计划就要圆满成功,可临了却最终还是生出了变故,这让他心中有一种肉痛的感觉。

    药奴都被召唤出来了,则充分证明他自己已经完全暴露了,因此他也不想在继续演下去了。

    逍遥子根本就没有去回答雷阳的问题,而是在三层中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如此,那也就只能将就着用了,不过,小心一点,我应该不会那么运背,坠入魔道吧!”

    嘀咕过后,逍遥子直接冰冷的说道:“药奴,将他带下来吧!”

    冰冷的声音自三层地宫之下传了上来,此刻落入雷阳的耳中,简直犹如那种地域黄泉之音一般,让他瞬间心中就感受到了那种浓郁到了极致的死亡气息。

    可他还没来及有任何挣扎,那些木纳的药奴便直接将他押进了第三层地宫之内。

    霎时间一股浓郁到极致的血腥味瞬间就扑入了雷阳的口鼻之中,让他有一种忍不住想要作呕的感觉。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去顾及此刻他难受的生理反应,便瞬间被三层地宫内呈现出的骇人景象给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地方?”雷阳在看清第三层地宫内的情形之后,整个人顿时就双目瞪大,不由自主的惊呼道。

    因为这实在是太震撼了,太惊人了,震撼到此刻即便是雷阳身处危险之中,也都瞬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那种内心升起的恐惧。

    只见那地宫的中心,有一座数十丈大小的池子,那池中的池水殷红,好似是由修士的鲜血汇聚而成的一般,将这整个三层地宫都映照得一片暗红,使得那池子看上去就好似一片真正的血池一般,而那浓烈刺鼻的血腥气息,正是自那池中传来。

    在这池子的正中央,有一根直径大约十丈粗的大圆柱,至池中的水面底下升起,直至三层地宫的穹顶,好似整个第三层地宫都是由它支撑起来的一般。

    而在那柱子的中段,竟有不少修士的尸体被如同刀剑一般的利器生生刺穿了身体,钉在那圆柱之上,看上去触目惊心,有一种令雷阳头皮发麻,后背发寒的瘆人之感。

    实际上那柱子也并非算得上是标准的圆柱,准确的说应该那是一个多面形的棱形柱子,只不过看上去那棱面不算太明显,而那些被利器钉在那柱上的修士,正好是一个修士的尸体位于一个棱面之上。

    那些修士虽然看上面容都显得十分苍老,并且看上去好似如同气息全无的死尸一般,但雷阳却一眼就判断出了,他们其实并没有断气,而是都还活着。

    因为此刻自他们身体之上的那些被刺穿的伤口之中,还有殷红的鲜血不停的渗出,汇成了一股股细细的血线,顺着那柱子的柱身缓缓留下,最终汇入了那下方的池子之内。

    而这时不用想,雷阳便已经能够在内心彻底笃定了答案,那池中之水,并不是只是殷红如血,而是……真正的……修士的鲜血!

    而最要紧的还不是这些,最要紧的是,那些被钉在柱身上的修士以及那池中的鲜血,全都散发出浓浓的血脉气息,给他一种非常亲切的亲人之感,雷阳根据他身体中龙脉祖血的判断,他可以百分之百的断定,那些修士竟然都是雷家的族人。

    这一发现虽然让他内心犹如惊涛骇浪翻卷而起,但他全力压在了心中,不敢露出丝毫。

    “药奴,放开他吧!”逍遥子面色冰寒,冰冷的开口说道,他没有去回答雷阳的话,而是大手一挥,让药奴松开了雷阳的身体。

    这时大概是因为在最后关头,雷阳的举动已经破坏了他计划的完美,让他心情不大好,因此先前他身上的那种慈祥此刻已经当然无存,取是代之的则是无尽的冰寒之意。

    虽然雷阳内心早有防备,他也早知道这逍遥子有问题,但真正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一时有点儿接受不了。

    雷阳被药奴松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用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逍遥子问道:“师……尊,这……这一切是什么情况,你怎么突然变了,师尊,你……还是你吗?”

    逍遥子目光似电,看着跌坐地上的在雷阳,半晌后才哼哼一笑道:“小子,都到了这一份上了,你也就别装了吧,大家都是明白人,那么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

    而趁这个空挡,雷阳赶紧打量了一眼那些被钉在柱子上的雷家族人。

    他发现虽然他们还活着,但他们全身却被人为的加持了一种特殊的封印禁制,显然是特意保留了他们的最后一口气息,不让他们死去,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等于是死去了,就好似是活死人一般。

    “啊,师尊,你……你在说什么,徒儿怎么听不懂?”

    雷阳继续装懵,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逍遥子。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此处乃是老夫的洗脉换血池,而你……只不过是我多年来,放养于世的……血药!”

    逍遥子肆无忌惮的哈哈狂笑,终于彻底的撕下了他最后的虚伪面具。

    (未完待续)

    作者细浪说:求鲜花,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