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鸿愣住了,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扯了扯嘴角,划出一抹戏谑。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俊生!坐下,这事你别跟着掺和!”蒲郁铁着脸说道。

    杜俊生很是愤慨,大声道:“刘老,蒲老还有诸位前辈,我爷爷知道你们这么做么?”

    屋内一群老头子面面相觑,面对杜俊生的质问脸上的神色都变得有些怪异。

    “俊生,座下!”蒲郁再一次出声,而这一次他直接用了命令的口吻。

    “俊生,既然这位前辈让你坐下,那你就坐下吧,咱们作为晚辈,不能失了礼数不是?”

    杜俊生错愕的看向方鸿,见他一脸微笑似乎并没有半点愤慨不平的迹象,一时间有些摸不准方鸿的心思。

    按说面对这样的混账事,他自己应该最生气才对,怎么看他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再者,方鸿是他叫过来的,这些人也是他带过来的,眼前出了这样的事感觉就好像方鸿是被他算计了一样,可事实上在次之前他对刚才刘季旺说的都一无所知,他好不容易才对方鸿放下成见,他不希望方鸿因此又误解他!

    杜俊生的表现方鸿看在眼里,真心实意没有半分伪作,显然他事先并知情,但若要问杜仲事先知不知道这事,那就未必了……

    方鸿抬手冲杜俊生往下压了压,示意他稍安勿躁先坐下。

    “方鸿,考虑的如何?”

    方鸿眉毛一挑,看着刘季旺道:“抱歉,我可能刚才没听的太清,您能重复一下之前说过的话么?”

    “这……”刘季旺神色犹疑,似乎有些难开口。

    方鸿心里冷笑,原来还有些脸皮!

    “中医界希望你主动放弃华夏中医联合会的会长职位,只要你配合,这一百万就是你的!怎么样,这回听清楚了?”

    方鸿看向旁边突然大声说话的蒲郁,故意问道:“这位是?哦,别误会,我这个人就是记性不太好。”

    “老夫蒲郁,巴蜀药王是也!”

    “年轻人,你也别故意拿捏腔调拖延时间,答不答应给句痛快话!要答应,你高高兴兴拿一百万走人,我知道你也有些本事,日后联合会成立大家也不会亏待你,会长虽不能给你,荣誉副会长必定会有你一席,但你若是不答应,呵呵……”蒲郁眼神阴翳,哼唧冷笑。

    方鸿点了点头:“诸位的意思我明白了。”

    他拿起桌上那张已办完的支票,另一只手弹了弹,满脸笑意。

    “方鸿,你不能……”杜俊生急了。

    然而刘季旺和蒲郁深知包括屋子里大部分老头都横眉竖眼瞪他的时候,他只得咬着牙又把没说完的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燕京医王斋小医王,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么憋屈,比当初输给方鸿还憋屈十倍!太他妈欺负人了!

    “就这样?”方鸿扬了扬手中的百万支票。

    “年轻人,不要得寸进尺,一百万已经不少了,你还这么年轻,拿着这一百万干点什么不好?再者说,我们还许了你荣誉副会长的职位,年轻人要懂得知足!”

    “一百万已经不少了?”方鸿冷笑,又道:“是啊,确实要懂得知足,但你们可能不知道,在一家世界杀手悬红的暗网上,有人曾经花三千万美刀买我的命,可惜的是,他最后失败了。”

    听到这话,屋子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我这么说,你们一定觉得我在装逼,确实,如果有人这么跟我说,我也不会信,那咱们不妨说点可信度高一些的。”

    “曾经有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为了让我离他女儿远一点也给我开了一张支票,你们知道上面是多少么?”

    方鸿扫了一圈屋内人,笑着道:“上面是五百万,那个男人你们应该都听过,上流圈子还挺有名,叫李国斌~”

    杜俊生有些震惊,李国斌他是知道的,在京圈也很有名,他还给他的岳父诊过脉。

    “可能你们还是不信,那我就再说个再近一些一些的,就在两个小时以前,有个女孩子拿出一张支票甩在我脸上说要包养我,你们知道上面数额是多少么?”

    方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很开心的道:“上面是一千万啊!”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看向方鸿的目光都像是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吹牛皮是不是也先打一下草稿?就你那副德行就算钱是纸,也没人会看上你吧?

    “你说这些话想表达什么?”蒲郁忍无可忍,冷声质问道。

    “倒也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在座的各位怎么说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业界前辈,不说让你们跟世界性的杀手悬红暗网比,不跟背景深厚的李国斌比,怎么着也不能不如一个娘们吧?一百万,也亏你们拿得出手?”

    “你放肆!”蒲郁火气上来,猛拍桌子站了起来。

    包厢里当即响起一阵嗡嗡议论,另外的那些老头子一个个也都脸有愤色,这小子竟然说他们不如一个娘们?

    “老蒲,稍安勿躁,大家也都安静一下~”刘季旺站了起来,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方鸿,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对这一百万的价格不满意?那这样吧,你说要多少才肯放弃,价钱咱们还可以再商量。”

    听到这话,方鸿脸色瞬间变得非常冷冽,那冷彻的双瞳犹如刺骨的刀锋,闪烁着逼人的寒芒!

    “好一个价钱还可以再商量!我就想知道,如果我不当这个会长,你们想让谁来当?”

    “自然是有德者居之,有能力代表整个中医的人!”

    “好一个有德者居之,好一个有能力代表整个中医的人,你怎么不直接说,这会长职位非你蒲郁莫属?”方鸿冷冷的看着蒲郁!

    “你……总之不会是你这个无才无德的后生仔!”蒲郁怒声回怼!

    “无才无德?”方鸿怒极反笑,哈哈大笑!

    “姓蒲的,你哪来的脸说这种话?你有才有德?何为德?拿着华夏中医联合会的会长职位当商品威胁一个后生晚辈来买卖这是你的德?一个个也都这把岁数了,舔着张脸上门竟然连个女人的魄力都不如莫非这是你们的才?还口口声声说代表整个中医,你们配吗?”

    “放肆!”

    “大胆!”

    “简直无法无天!”

    梆梆梆,桌子被拍的震天响。桌上的瓜果上蹿下跳!

    方鸿这番话一出,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包厢里不同位置的老头子一个接一个站起来,同时大声呵斥指责方鸿!

    “年轻人,说话过脑子,别以为有周育才在背后保你就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真出了沪都,当心你在华夏寸步难行!”

    “小小年纪,不思进取,学了些雕虫伎俩就真当自己德艺双馨?年轻人,这个世界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年轻人就该埋头苦学,否则,以后少不了你的苦头!”

    ……

    讨伐之声此起彼伏,这些老头子,一个个都恨不得把方鸿给生吞活剥了!

    杜俊生坐在那,双手的拳头紧攥,指甲盖都快嵌进了肉里,气得脸色发白。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们凭什么这么义正言辞的指责方鸿?

    明明是他们不合人道践踏尊严底线他们凭什么还表现得如此伟光正?

    杜俊生今天才知道,人原来还能这么不要脸。

    而这些人,在此之前都还是他敬重的一些业内长辈啊!

    那爷爷呢?

    杜俊生突然内心一阵惶恐!

    难道爷爷他也……?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爷爷绝不是那样的人!

    ……

    “好一个寸步难行,好一个少不了苦头,诸位当真是当世中医的中流砥柱,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啊!”方鸿唇齿反讽道。

    这时候,刘季旺再一次站出来,当起了和事佬。

    “诸位同仁,大家先别激动,听我一言~”

    刘季旺在这群中还是有几分威望的,他的话一出来,各个角落相继都安静了下来。他对这种效果还算满意,看着方鸿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语重心长的道:“方鸿,我跟育才相熟二十载,关系一直不错,今天我托大叫你一声贤侄。”

    “贤侄啊,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必跟一群老前辈过不去呢?你还这么年轻,再过个十几二十年,还有的是机会,就算你现在不肯退让勉强当上了这个会长,往后若是这些前辈不配合你的工作,公会的正常秩序你如何维持?你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所以啊贤侄,你听我一句劝,拿着一百万当个荣誉副会长,比什么都强,会长这个位置,不是你一个年轻人能驾驭的,我相信,即便今天老周在场,他也会像我一样这么劝你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说着,刘季旺上手要去拍方鸿的肩膀,当方鸿也一个侧身非常灵活的躲了过去,他抬头看着刘季旺面无表情的道:“贤侄?你也配?恕我直言,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还有脸提我师父,也得亏我师父今天不在,否则你信不信,就你刚才说的这些混账话,管你们认识多久了,他老人家能立刻冲上来扇你八个大嘴巴子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