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续咽了口口水,眸光深重了些。

    正要举起手去摸,突然,他发现手上很沉,低头一看,女人的手和他的,十指交缠握在一起。

    这个姿势……

    宋年夕查觉到异样,赶紧直起身,揉了揉眼睛,“你醒了?”

    “嗯!”

    声音嘶哑无比,却听得宋年夕心安,“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陆续看着她一动一动的唇瓣,原本没有渴意的,这会也觉得口干了。

    “好!”

    宋年夕正要起身,突然手上一沉,她又直直的坐了回去。

    呃?

    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她的心猛的一跳,脸红了。

    陆续扯了扯惨白的唇,手上稍稍用了点劲,“宋医生,你趁着我睡着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干,是你自己抓着我的。”被人抓了个现形,她可不打算承认。

    陆续看着她微红的脸,眉心间颇有些得意。

    “看来,我睡觉的时候很不老实,不仅会抓着医生的手,还会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缠过去,这本事,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有?”

    “现在发现也不迟。”

    宋年夕甩开他的手,跑到外面,倒了杯温水,端到他的唇边,忽然又想起来什么。

    “我去找根吸管。”

    “不用,扶我一下,我坐起来。”

    “你刚刚手术完。”

    陆续把伤手抬了抬,“这点伤,算什么。”

    在西点军校,受过的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什么样的痛没有经历过,哪有那么弱。

    他说得清描淡写,可听在宋年夕的耳中,却觉得有说不出的心酸。原来,高高在上的人生,也是要努力的。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她走过去,弯下腰,左手穿过他的颈脖,右手扶上他精壮的身体。

    因为裸着上半身的缘故,她的右手找不到支撑点,掌心从他腰部,滑到他的胸前。

    微凉的温度,让陆续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咬咬牙,凑过唇,往女人的耳边吹了口气,“宋医生,你如果喜欢我的身体,最好等我伤好了以后,这样,我好歹也能给你一点反应。”

    男人声音低沉之极,动作暧昧之极。

    宋年夕的小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我……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也没事。”

    什么意思?

    宋年夕一愣,忍不住拿眼睛去看。

    男人的眼神,染着让人心跳加速的热度,她心漏一拍,赶紧撇开眼睛,手上稍稍用了点劲。

    谁知,这劲还没有用上,腰间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她一个踉跄,整个人倒在男人身上,脸,正正好贴在他光裸的胸前。

    女上,男下。

    这个姿势,说不出的暧昧。

    但更暧昧的,是耳畔传来的声音。

    “宋医生,这个时候,你就算再投怀送抱,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咱们能不能换个时间。”

    男人目光微沉。

    声音,也是暗沉的。

    “滚蛋”两个字,宋年夕几乎要脱口而出,想着他还是个病人时,话,硬生生卡在喉咙口。

    突然,腰间一热。

    一只大手慢慢抚上来,力量恰到好处的替她搓揉着,如果此刻她抬头,定能看到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心疼。

    “疼吗?”

    宋年夕身体微僵。

    他怎么知道她的腰,受了伤?

    “回去贴个膏药就没事了。”

    “他哪只脚踢的你?”

    宋年夕想直起身,但腰间的那只手的力道太大了,她沉默了几秒,索性趴着不动了。

    “怎么,你打算替我废了他的脚?”

    “对!”

    男人冷冷的答了一个字。

    宋年夕心下微动,抬起脸去看他。

    他目光中的心疼还没有散开,揉在那双深邃的眸子里,让人忍不住沉溺。

    “为什么要替我挡一刀?”她低低问。

    陆续:“什么为什么,这是一个救援者最本能的反应而已,换了别的人……”

    陆续心里一震,谎话,编不下去。

    刀举向宋年夕的刹那,他根本没有任何想法,只知道那里站着的是他的女人,他绝不能她受伤。

    哪怕是一点点。

    人在最危险的时候做出的举动,才是最真实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已经到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而此刻,宋年夕心里却是百转千回。

    换了别的人,他也一样会义不容辞的冲过来吗?

    会吗?

    她直直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看穿似的。

    陆续的眼神先是微微躲闪了下,随即又定了定神,坦然迎上,“宋年夕,换了别的人,你以为我有那么傻吗?”

    话说完,他慢慢阖上了眼睛。

    这话,像是在她的胸口点了一把火,又灼又烤,她几乎有些把持不住。

    “宋年夕,你做好以身相许的准备吧。”男人忽然道。

    宋年夕听着他心口怦怦怦的跳动,苦笑。

    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吧!

    反正,她已经栽了。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宋年夕打了个寒颤,赶紧挣起身体往回看。

    漆黑如墨的眼睛慢慢眯起,斐不完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哟,真不好意思,我来得不是时候,耽误二位亲热了。”

    宋年夕理了理微乱的头发,淡定道:“没有的事,我正在扶他起来喝水。”

    尼玛!

    当他眼瞎啊!

    斐不完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站在门口两分钟,光看到两人抱在一起,没看到要扶起来的意思啊?

    不过!

    这女人,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也难怪阿续会栽在她手上,连英雄救美这种事情,都不要脸的做出来了。

    斐不完的眼睛在宋年夕身上溜达一圈。

    不得不承认,阿续的看女人眼光很不错,如果不是离过婚,又出身普通了点……

    算了,这种事情关他个毛线事。

    斐不完轻轻咳嗽了两声:“那个,我来看看我兄弟,他醒了吗?”

    他话一落,陆续一个犀利的眼神就扫射过去。

    斐不完被那个眼神看得后背直接冒出一层冷汗。他装腔作势的摸了摸鼻子,摆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脸。兄弟,这真不能怪我,鬼知道你们两个在这种地方还亲亲我我,太不分场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