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出事

    千年难得感冒一回的人,一旦发作起来,状态是天崩地裂的。

    安之发完消息后,整个人就处在不断的流鼻涕和打喷嚏之中,一个早上,她用掉了整整两盒抽纸。

    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中午的时候姨妈君又来了。这一下,安之彻底蔫了,连中饭都没有胃口吃,爬上床躺尸。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

    安之呼出来的气体都是热的,小腹的疼痛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加剧了。

    拥着被子挣扎了半天,还是决定下楼一趟,到超市买点卫生巾,再去药店买点感冒药,顺便吃个晚饭。

    安之没注意到的是,她刚从小区走出来,身后就悄无声息的跟过来两个人,一个高,一个矮。

    在医师的推荐下,安之买了两包最平常的感冒药,在挑药的时候,她习惯性的看了下药品的成份。

    “导购小姐,这药有什么副作用吗?”

    “吃了会嗜睡,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伤害身体。”

    “谢谢!”

    “您是现金还是医保卡。”

    “现金。”

    安之付了钱,找了个干净温馨的西餐厅,点了份意大利面和一份番茄浓汤。

    餐点上来前,她拿出感冒药,就着水吃了两颗。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安之就感觉整个人犯困,心想这感冒药别的效果不知道怎么样,但催眠的效果却是一流的。

    还没想完,她脑袋一沉,在餐桌上昏睡过去。

    这时,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两人迅速走到她身边……

    ……

    安之是被推醒的。

    她迷迷糊糊抬起头,一脸的茫然,“小姐,我们打烊了。”

    “我睡着了吗?”

    “一定是我们的菜做得不好吃,所以才让您睡着。”服务生笑眯眯道。

    “和你没关系,我吃了感冒药,这药容易瞌睡。”

    “是吗,看来以后这感冒药可以当安眠药吃了。”

    安之笑笑用手机付了帐,走出西餐厅。回到了家,冲了把澡后,脑袋的晕沉感越来越强烈,但身体却是轻飘飘的,像是飘在半空中一样。

    真是病来如山倒啊!

    安之拧了拧鼻子,蒙头大睡。

    夜深。

    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黑衣男人走进来,他先是打开了灯,接着又推开了卧室的门,在看到女人蜷缩在被子里,无声的笑了。

    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倘若此刻安之醒来的话,会发现这人的长相,和陆续那张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

    赵小平走到床前,把女人的胳膊从被窝里拿出来,找到静脉后,手里的针筒熟练的刺了进去……

    ……

    厉宁从电梯里走出来,目光下意识地看了眼对门,整了整衣领,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正要按门铃。

    手伸到一半的时候,他顿住了。

    这个女人听不见,按死了也没有什么用。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钟,怔愣了一会,才转身离开。

    脱掉上衣的时候,厉宁心想,得把这个女人的作息时间掌握一下,也好装个偶遇什么的。

    然而,一连三天,厉宁从不同的时段进进出出,从来没有一次碰到过安之。

    那个女人像是故意在和他捉迷藏一样,根本神龙不见首尾,难道说还在忙聋哑学校搬迁的事情?

    冲了澡出来,厉宁用电脑连接视频,张大龙那张骚包且欲求不满的脸,如约而至。

    “三天过去了,还有两天,提醒你一下时间。”

    “天啦噜,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想念我,所以才会提醒我。”

    “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吗?我可以想多吧?我好想想多啊?”张大龙的兰花指都快透过屏幕戳过来。

    厉宁脸黑如锅底。

    “啧啧啧,一看你这张脸吧,就知道你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别啊,宁宁,你看你闲着也是闲着,我闲着也是闲着,这样的资源浪费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啊!”

    “两天后,老时间,再不把人找出来,我挖了你的肾。”

    “啧啧啧,小宝贝,别挖肾,这玩意将来我要为你留着,挖我的心吧,我把心送给你,啵啵啵,看到了吗,我的小心心里面,都是你哟!”

    “滚--”

    “滚哪里,你怀里吗,好啊好啊!可是,我却更愿意滚你的心里,然后死都不出来,霸道暗夜小王子,你使劲的蹂躏我吧,糟蹋我吧,玩我吧!”

    门被咚咚的敲了好几下。

    大龙同学的“爱情宣言”被打断,他秀眉一挑。

    “天哪,天哪,哪个小*深更半夜来骚扰你,别开门,别开门,你的贞操得为我留着。”

    厉宁啪的关上电脑,走到门口咔哒一声拉开门,还没等看清楚,一具滚烫的身体便缠了上来。

    厉宁心里一咯噔。

    “我热……我难受……快给我……快给我……”

    安之的声音很沉,很哑,也很急促,几秒钟后突然变成疯狂的大喊大叫,“你给我,快给我,你要什么?钱吗,我有钱,我统统给你……”

    她拉命的摇他,晃他,表情像一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狠狠的耍着脾气。

    “你发什么疯?”

    厉宁正要推开她,低头看到女人脸上的眼泪和鼻涕,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脑海一片空白,只剩潜意识在飞速的转动。

    不对!

    这女人不对!

    但哪里不对呢?

    “快给我……我要死了!”

    安之突然松开他,大喊大叫的动作停了,身子往地上一坐,伸出细长的胳膊,嘴唇发抖,“好冷,我好冷,给我打一针,我要打针。”

    厉宁低头一看,像是一道天雷在他耳边炸响。

    细长白皙的胳膊上,密密的排着几个针眼,而针眼的四周,是一片淤紫。

    厉宁目光雪亮如刀锋,一把将安之拎了起来,暴怒的声音一字一句从唇里咬出来。

    “你——吸——毒?”

    安之混混沌沌地看了他一眼,张手勾住了他的脖子,顺势又将身体挤进了他的怀里,一边磨着牙,一边含混不清道:“打针……给我打针……我要……我马上就要……”

    “你他妈的……”

    厉宁简直怒不可遏,他所有的冷静荡然无存,喉结上下狠狠一滑,两个字迸出来:“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