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调戏良家妇女

    季奕扬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双手已经无力地垂了下来。

    那副颓废的样子,好像短短几秒钟之内,就苍老了许多。

    夏七夕有些踌躇地站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哼!都怪你!”

    于姐经过夏七夕旁边时,还不忘用眼神瞪她。

    夏七夕也觉得心累,她做什么了?为什么现在又变成了她的错?

    她慢慢地走到季奕扬身边,小声地唤了他一声,“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季奕扬摇了摇头,即使于姐那么说她,他也没有将责任怪到她头上。

    “没事,七七!可能这就是命吧!我待在医院里陪她就行了,你先回去吧!”

    季奕扬虽然不怪她,可是夏七夕感觉得出来,他对她的态度有点冷漠。

    夏七夕站在那里没动,看着季奕扬将所有难过的表情都收起来,走进了沈青柠的病房。

    季奕扬一直守着沈青柠,直到她醒来。

    她的脸色很白,没有一丝血色。

    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孩子是不是没了?”

    季奕扬红着眼框,点了点头,安慰她,“没关系,我们以后还会有的!”

    沈青柠眼里也流下了眼泪,季奕扬见她哭了,忙用纸巾给她擦试眼泪。

    “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不要哭了!青柠,我在乎我们的孩子,可是我更在乎你!”

    沈青柠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都是我之前喊着不要它,所以现在它真的走了……”

    沈青柠脸上的悲伤,让季奕扬更加心疼她了。

    “青柠,不要难过!我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的!”

    季奕扬出去打电话的时候,发现夏七夕已经走了。

    季奕扬刚一走出病房,于姐就走了过来,向沈青柠竖起了大拇指,“青柠,你这演技,不拿影后真是太屈才了,刚才连我都被感动到了!”

    沈青柠脸上已经恢复了清冷,“医生那边,都没有问题吧?”

    “放心好了,提前就找了关系,他们不会说漏嘴的……”于姐让她放心。

    “那辆车呢?我觉得季奕扬肯定会查……”沈青柠又不放心地问。

    “查不出来的,我现在把责任都怪到了季奕扬妹妹的头上,他也不会多心……就算他要查,最后查出来,也只能是查到又是疯狂粉丝干的!”

    沈青柠之前有过那样的经历,所以季奕扬应该能够相信。

    沈青柠点了点头,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于姐,等我休息几天,我们就开工吧!”

    “好嘞!”于姐很开心地答应了。

    ………

    夏七夕在马路上漫无意识地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身后不停的有喇叭声响起,夏七夕心里更烦了。

    她一转头,就看到了一辆蓝色的跑车擦着她的脚边停了下来。

    敞篷跑车内,一个撑着墨镜的男人一只手撑在车门上,用自己觉得很炫酷的方式,和夏七夕打着招呼,“小妞,我跟着你半天了,你都没发现吗?”

    “你有病啊!”夏七夕一看这人正是她那天喝多了遇上的流氓,心里就更来气了。

    陆彧南听夏七夕骂他,非但不生气,反而笑的更邪气了。

    “你那包不要了啊?”

    “不要了,送你了!”夏七夕不想理他,特意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只是她跑得再快,也快不过四个轮子的跑车。

    陆彧南没一会又追上她了。

    “你要去哪啊?我送你啊!”陆彧南不急不慢地跟着她。

    “我跟你很熟吗?”夏七夕对他的印象很不好,流里流气的,一看就像是个流氓。

    “不要再跟着我了!”她朝着他吼道。

    只是,那男人像是没听见一样,依然跟着她。

    “看清楚了……”夏七夕突然朝他扬起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灼灼发亮,“我已经结婚了,有老公了!麻烦你要泡妞,找别人去!ok?”

    夏七夕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很难缠,长的也挺帅的,为什么非纠缠她呢?

    陆彧南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哦……我知道了!”

    夏七夕松了一口气,以为他要放弃的时候,他又突然来了一句,“夏七夕,我送你一个更大的钻戒怎么样?”

    夏七夕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这是要闹哪样啊!而且,他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你老公很有钱吗?”陆彧南觉得很有意思,“没关系,我也很有钱!你要是不想离婚的话,我可以委屈一点,给你做小的啊!”

    夏七夕现在完全可以肯定,这个男人是真有病!

    夏七夕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他,陆彧南这下笑的更欢了。

    看来,在a市的这段时间,他是找到乐趣了。

    夏七夕突然间就朝着马路对面跑过去,像是后面有狼狗在追她一样。

    路到马路对面之后,夏七夕就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哎!夏七夕,记住我叫陆彧南,是你以后的男人!”

    陆彧南的声音很大,大到周围的人都停下用怪异的眼神看向他。

    夏七夕捂着脸,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让司机师傅快点开车。

    没有直接回家,夏七夕看时间还早,就回了公司。

    她刚一进办公室,司若琪就找了过来。

    “七七!”司若琪一副和气的样子,冲着夏七夕微笑,“还在生气啊?”

    “我和高阳已经和平分手了,他都没生气,你也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司若琪知道夏七夕心软,哀求了两声,夏七夕的态度也没那么坚决了。

    “我不是生气你甩了高阳!若琪,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和顾泽在一起,这是不道德的!”夏七夕觉得,她有权利选择自己更好的人生,可是不应该把这种选择,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好啦!我知道的,我又没说现在就和顾泽结婚!”

    司若琪突然从身后拿出了两张票出来,然后递给了夏七夕一张,“七七你看,这是三天后安芷凝演奏会的门票,上次公司周年庆的时候她给我的,我们一起去看她表演好不好?”

    夏七夕一听到安芷凝那个名字,连忙就拒绝了,“我不去!”

    “去嘛去嘛!求你了七七!我们也去陶冶一下音乐的情操!大少和二少都去的,三少不知道……”

    司若琪的话也让夏七夕不由得多想了,霍廷琛会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