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陈浪表情立刻变得痛苦无比,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他的手腕竟是被陆远直接给掰歪了!

    “浪哥!”

    一众小弟都是吓蒙了,随即有几个人顿时大吼道:“小子你特么居然敢对浪哥动手!兄弟几个,弄死丫的!”

    “啊啊啊!”

    陈浪悲痛地捂住自己的手掌,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自然城市不住陆远的手段!

    嘭!嘭!嘭!

    陆远一脚一个,那几个冲上来的小弟顿时便被踹飞了!

    “啊!小子,你特么是哪条道上的?”

    陈浪也是个角色,最初的痛苦承受下来之后,他硬生生地忍住痛苦,狰狞着脸看着陆远,眼眸里带着狠意!

    “我的那条道,你踏不起。”

    陆远淡淡地说道,随即道:“你们识相的,现在跪下道歉,要不然今天,都给我留下吧。”

    他这辈子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所以对于陈浪他们竟然敢找女人的麻烦,陆远自然不会轻饶他们。

    “呵呵,好猖狂的小子,你知道我算是什么人吗?我舅舅可是天狼帮的堂主!你敢得罪我,你死定了!”

    陈浪脸上带着得意之色,他的舅舅田光是他最大的依仗,这条街上的混混哪一个不知道他舅舅的名声,哪一个不知道天狼帮的名声?

    “天狼帮?”

    听到这个熟悉的字眼,陆远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这一刻他又想到了之前的杜飞和杜江。

    真的是很久没有回到松城市了,听到天狼帮的名号,陆远竟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还真是有意思啊,之前在松城,天狼帮就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敌人,不过那个时候陆远都没将天狼帮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呵呵,小子,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陈浪见到陆远的嘴角微笑,丝毫没有露出恐惧之意,顿时就有些恼怒了。

    “行,你特么等着!”

    第一次天狼帮的名号没有产生任何作用,陈浪也感觉很尴尬,他阴狠地看了陆远一眼,随即便是撑着要离开。

    “我让你跪下道歉!”

    可是他还没离开,陆远那冰冷的声音又是响起了。

    “你特么别……”

    啪!

    陈浪更回头准备骂人的时候,忽然陆远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面前,狠狠的一巴掌便是扇在了他的脸上!

    “你特……”

    啪!

    “你……”

    啪!

    噗通!

    陈浪刚开始还能保持硬气,可是当陆远的巴掌一下又一下,一下比一下更狠,扇到最后甚至让他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再硬气的他也是怂了。

    “呜呜……”

    陈浪的脸已经肿成了馒头,他的牙齿漏风,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双腿已经跪在了地上,眼睛里满是哀求之色。

    “老大!”

    陈浪的小弟们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可是根本不敢上去帮忙,刚刚陆远已经用他的实力征服了这群街头混混。

    “呜……微掐了……”

    陈浪嘴里终于吐出了三个断断续续地字节,虽然很不清楚,但是陆远也能听出是我错了。

    “早点这样不就好了。”

    陆远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他失望,原以为这个家伙很硬气,没想到就七八个巴掌就怂了。

    “滚吧。”

    既然对方已经道歉,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陆远也就不好再和人家。

    陈浪一伙人如蒙大赦,接着吓得赶紧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而这个时候,路上围观的人群也都发出了唏嘘的声音,经常在这条街上混的人,哪个不知道陈浪一伙人的名声,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陈浪如此丢脸呢。

    “好了,芬姨,待会儿我在找几个朋友解决一下,以后不会有人再来你店里捣乱了。”

    面对叶芬和林思雨,陆远的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对于他来说,叶芬和林思雨是他内心少数柔软的位置。

    “对了,陆远哥哥,你回来有没有找洛漓姐姐啊?”

    走进了店里,林思雨给陆远端上了一杯奶茶,极为八卦地问道。

    “当然是先找你们啦,我待会儿就去洛府看看漓漓。”

    陆远宠溺地摸了摸林思雨的头,知道陆远第一个找的是她们,小丫头也是幸福地笑了起来,接着好像是在催促陆远一般道:“那你赶紧去吧,这些天洛漓姐姐肯定很想你的。”

    “嗯。”

    喝了一口奶茶,陆远点点头,随即便和叶芬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便是离开了。

    当然啦,在离开之前,陆远也是打了一个电话给于龙!

    在松城市,如果想解决地下问题,尤其是要解决关于天狼帮的问题,于龙绝对是陆远的首选。

    和于龙通过电话,回头看了看那安静而又美好的小店,陆远的脸上充满安详。

    “天狼帮,希望你们不会愚蠢到过来找死。”

    ……

    京华市,一起特大的爆炸案忽然发生,一辆高速运行的汽车忽然爆炸,而在汽车爆炸前,车里的人似乎感知到了这一切,有两道身影从车里窜出。

    当落地的那一刻,有四五个穿着衣着各异的人从四面八方而来,一场激烈的战斗就这样在京华市的街道展开了!

    “老东西,没想到你居然是先天高手!”

    人群之中,一个年迈的老者竟然和五人交手丝毫不落下风,而那群人也在发狂地吼着!

    “南爷爷!”

    秦宛清倒在地上,因为爆炸,此刻的秦宛清看上去很狼狈,可即便是这样,女神的眼眸也依旧动人心魄!

    砰砰砰!

    手掌与手掌之间的碰撞,年迈的老者虽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但是那一股狠劲却是让这四个杀手没有任何对秦宛清下手的机会!

    咔嚓!

    第一个人被老者击中胸口,随即身子便是犹如倒飞的风筝一般,摔在了地上!

    “老大,这个老家伙的手段有点硬啊!”

    不断来往进攻的杀手也在暗自交流,他们原本就是为了杀秦宛清而来,没想到秦宛清身边竟然还跟着这么一个其貌不扬却身手不凡的人物!

    “嗯,你们去把秦宛清杀了,我来对付这个老头!”

    为首之人思虑了番,还是说道。

    “大小姐!”

    听到那为首之人的命令,秦南脸色一变,接着便是要朝着秦宛清的方向而去,而这个时候,那为首之人却是冲上来挡住了秦南的去路。

    “老家伙,让我来和你讨教几招吧!”

    为首之人冷笑一声,随着一双手犹如银蛇缠绕,朝着秦南杀气逼人而来!

    “杀了秦宛清!”

    又是一阵声音响起,剩下的两个杀手互相看了一眼便是朝着秦宛清而去。

    “大小姐,小心!”

    秦南见到这一幕,睚眦欲裂,朝着秦宛清猛冲而去!

    “老家伙,你这是找死!”

    见秦南竟然不顾自己的生死拼死也要过去救秦宛清,那为首之人发出一声冷笑,接着脚下生风,一掌便是印在了秦南的身后!

    噗!

    妖艳的血花从秦南的口中而出,他浑身一颤,却还是硬生生地挺住了!

    啪!啪!

    秦南拼尽全力,两个手掌分别朝着要杀秦宛清的两人而去,瞳孔却是越来越黯淡!

    “何人竟然在京华闹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接着便是有四五个人便是腾空而来!

    “异调局的人!撤!”

    为首之人见到这几个人,顿时停住了脚步,接着他朝着异调局的来人扔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

    轰!

    浓烟滚滚,而趁着这个时候,秦南已经来到了秦宛清的面前。

    “大小姐,你没事……噗!”

    秦南艰难地说出几个字,嘴里忽然一口鲜血而出。

    “南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