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从水府地牢之中,猛然有两个身影窜出,他们趁着夜色,鬼鬼祟祟。

    “如果你是想要得到水府至宝的话,那就跟我来吧。”

    鹿葬升轻声对陆远说道,随即身形便是犹如鬼魅,大鸟一般的身子划过夜空,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陆远微微一笑,也是跟着鹿葬升的身形追了过去,他现在基本上恢复了六成的功力,虽然还不算强大,但是勉强跟着鹿葬升的身形,还是能够做到的!

    两个人似乎无声无息,可是却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夜色之中,水飞洋的一双瞳孔满是愤怒:“鹿葬升,你这个该死的鬼东西!”

    不过水飞洋并没有伸张,而是跟着陆远的身形一直走了过去,虽然他一直都是水府的大少爷,可是对于水府的了解甚至还不如鹿葬升,所以他也很好奇,自己未来要继承的这座百年府第究竟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底蕴!

    月朗星稀,很快,鹿葬升便是带着陆远来到了琉璃池边。

    弥漫的雾气,七彩的光泽,这个小小的潭水,却是散发着美轮美奂的光泽,这里便是琉璃池,水府百年的底蕴珍藏!

    “怎么样?这里便是琉璃池,凡是这池子里的水,你要是想要,可以任何攫取!”

    鹿葬升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琉璃池是之前水家许诺给他的,他每晚都可以用琉璃池水洗澡,以换来身体剧烈疼痛的短暂缓解,这也是在鹿葬升看来水府最珍贵的至宝了。

    陆远一提出要水府的东西,鹿葬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琉璃水,当然他当时也在纠结,毕竟水府这些年在他身上也花费了不小的代价,也让他确确实实享受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痛苦的日子,至少他在水府这些年,每一天晚上都能够安稳地入眠。

    要不是陆远的第五针实在是对他来说有着太大的诱惑,他也是不会选择和陆远达成交易的,可是还是那句话,他经历过太多的痛苦,他太清楚这种痛苦的折磨了,他也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所以他只能选择对不起水府!

    琉璃水,每一天只能发挥不到五个小时的效果,也就是说他每天还是有接近二十个小时,要经受着难以想象的非人折磨,可是陆远的第五针是有很大可能让他一辈子都不再需要承受那种痛快,该怎么选择,其实并不困难!

    陆远也是一愣,他没想到小小的厦州水府竟会有这么神奇物事,琉璃水,不仅仅可以愈合几乎所有的外伤,更是有着许多的妙用,当然这些在陆远的脑海里现在也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毕竟都是那条龙的记忆觉醒出来的。

    可是琉璃水虽然珍贵,但却不是陆远所需要的那个东西。

    “不是这里。”

    陆远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竟然不是需要琉璃水?”

    鹿葬升那难看的脸色变得更难看,这么多年来,在鹿葬升看来,最珍贵的便是琉璃水,因为只有琉璃水才能缓解他的痛苦,可是现在看陆远,竟是对琉璃水没有丝毫的兴趣!

    这特么是不是在侮辱自己?

    “不是这个,虽然琉璃水也算是很珍贵的宝贝,可是它不是我所需要的。”

    陆远很肯定地摇了摇头,接着却是发现鹿葬升一脸狐疑地看着陆远:“你难道是在说那个地方?不可能啊,那个地方,即便是他的儿子也绝不知道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地方?”

    陆远脸上也来了精神,看着鹿葬升的表情,应该就是那个地方了。

    “罢了,你跟我来吧。”

    鹿葬升眼神深深地在陆远身上看了几眼,接着便是转身又离开了,陆远搓了搓手,也是笑着跟了上去,似乎今晚他有大的收获?

    两个人离开之后,琉璃池边,水飞洋才脸色难看的出现。

    “果然,水府还是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这样想着之后,水飞洋却是跟着追了上去。

    ……

    水府主楼,水若昭苍老的身影坐在床上,床边是一杯热茶,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

    “老爷,府里似乎有人作祟!”

    忽然间,水若昭的床边有人影浮动,雾气氤氲,一个白色的身影忽然出现,淡淡地说道。

    “无碍,这件事交给飞洋去处理吧,也是时候给他一点担子了。”

    水若昭似乎知晓一切,接着摆了摆手,那白色身影顿时不再言语,身形闪动,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喝了一口茶水,水若昭的眼眸里有杀意涌现,不过他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和衣而眠。

    睡了睡了,一切的事情,今晚都该落下帷幕了。

    水家是园林式设计,整个水府有不少的假山,大晚上看上去还格外瘆人。

    这些假山都是百年前的水府主人所建造的,有着很多的匠心独运。

    当水飞洋见到鹿葬升竟然来到这里,心中也是大呼奇怪,这里是他小时候最常来玩的地方,自从成年之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这里了。

    难道在这里,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存在?

    为什么父亲会对自己也隐瞒不告呢?

    水飞洋第一次感觉在这个生活了接近三十年的地方,他有太多的不知道。

    轰!

    忽然间,一阵光亮从假山之间冒出,接着水飞洋就看到了他这辈子从未见过的一幕。

    原本的假山,竟然赫然开辟出了一个山洞!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在主楼的水若昭也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眸里似乎有复杂的神色,不过却还是没有从床上起来。

    “你早就计划去那里了吗?葬升?”

    水若昭轻声说道,言语之中有说不出的疲惫。

    “我父亲鹿鸣非乃是很多年前江湖独一的神偷,他和水若昭关系非常亲密,当年他偷到的很多东西都是送给了水若昭,包括很多顶级古武家族珍藏的武功秘籍、传家宝还有一些稀世珍宝,都是我父亲偷到的,当然他也是把这些东西都给了水若昭。”

    “为什么都要给水若昭?”

    陆远有些疑问,这个鹿鸣非为什么要把自己辛苦得到的东西都给水若昭呢?

    “我也不知道,你还是看看吧,这里有没有你需要的东西?”

    鹿葬升摇了摇头,还是敦促道。

    “没有。”

    陆远也是摇了摇头,他一进这里,就知道这里没有他需要的东西。

    “还没有?这个陆远的胃口居然这么大!”

    洞口之外,听到陆远和鹿葬升的话,水飞洋心中也是猛然一震,仅仅是在洞外,他就能够感觉到里面一定有很多的奇珍异宝和武功秘籍了。

    天哪,水府竟然真的有不为自己所知的地方和不为自己所知的财富!

    这一刻,水飞洋的心是崩溃的。

    “那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如果有,那应该是在主楼里,可是主楼是水若昭的住所,以我们的实力只要进去,应该就会被发现!”

    “我只要靠近那里就可以了。”

    陆远说道,只要能够引起他脑海里那条龙意识的注意,应该就是他要的东西了。

    鹿葬升想了想也是点点头,随即两个人便是关闭了洞府。

    不一会儿,主楼隐隐现出了一个轮廓,这个时候,陆远和鹿葬升已经来到了水阁。

    “等一下!”

    陆远忽然停住脚步,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处于湖中央的水阁。

    “我要去那里!”

    陆远掷地有声地说道,这一刻,他心潮澎湃,他已经非常确定自己需要的东西在哪里了。

    “水阁?”

    鹿葬升一脸懵逼,这不就是一个水上的一座阁楼吗?

    不过既然陆远都这么说了,那就去呗。

    两个人都算是高手了,跨越区区水阁和陆地中间相隔的湖水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不一会儿,两个人的脚步便是踏在了水阁之上。

    推开水阁的门,陆远便看到了里面的装饰。

    很简单的一个石桌,两个石凳,还有石桌上一个算不上雕工精细的玉狮子。

    陆远神色凝重,缓缓地走到那个石桌边缘,手在石桌上细细地感受着,接着他便是忽然握住了那个玉狮子。

    “这小子看上了这个玉狮子?”

    鹿葬升心里想道,却是感觉特别不可思议,这个玉狮子看上去也不值几个钱啊。

    喀喀!

    陆远忽然扭动着玉狮子,接着便是轰的一声,整个石桌都在颤抖!

    “果然是这里!”

    陆远眼眸一亮,他知道,自己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