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三位衣着不凡的人,叶幽幽微微一愣,旋即转头看向渝北。

    看他们的样子肯定不是冲着自己来的,既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那就只可能是冲着渝北来的。

    叶幽幽还来不及开口问渝北,就听见渝北开口叫道:“爸,妈,大哥。”

    叶幽幽:“……”

    他们,是渝北的父母和大哥?

    “小北,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也不给家里人说一声,你还是要急死我啊你!”杜芸柔三两步走过来拉着渝北的手,将她上下打量一番,满脸的心痛。

    渝晟看着自己的妹妹无奈地摇了摇头,语气严厉地开口,“小北,你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哼,渝北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竟然玩起了失踪,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还有你母亲和哥哥吗?”渝光年等着眼睛,声音中气十足,带着几分薄怒。

    一个大活人,大半个月没有消息,他动用了所以的关系甚至亲自打电话去求顾瑾寒帮忙都没有找到她的踪迹,渝光年差点没急死。

    渝北低着头,小声地抽泣着,“爸,妈,大哥,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人回来了就好。”

    杜芸柔虽然也气女儿失踪这么长时间,但是到底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小公主,又知道她心里的苦,看见她这样,自己这个当妈的心里也不好受。

    渝晟也心疼自己这唯一的妹妹,劝道:“爸爸,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吧。”

    渝光年吹胡子瞪眼,“她这性子都是你们惯出来的!”

    说罢,又对门口的保镖说:“马上送大小姐回家,在婚礼前,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离开大门半步。”

    “爸爸。”渝北抬起头,泪水噼里啪啦地往下掉,想要往后退。

    叶幽幽刚才一直没有插话,毕竟她是个外人,不好插手他们一家人的事情,但是这会儿看见渝北明显不情愿的样子,当即站了出来。

    她一把将渝北往身边拉了拉,脸色肃然地看向渝父,“叔叔,阿姨,你们身为小鱼儿的父母怎么能不为她考虑呢,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可以交换的筹码,你们明知道她不爱徐南,如果真的嫁过去,她也不会幸福的。”

    渝光年和杜芸柔皆是一愣。

    “姑娘,你是?”杜芸柔问道。

    叶幽幽看向杜芸柔,朝她点了点头,“阿姨,我是小鱼儿的朋友,我叫叶幽幽。”

    渝光年哼了一声,“丫头,谢谢你为我们家渝北着想,但是这是我们渝家的家务事,我劝你还是不要管。”

    渝北拉了拉叶幽幽的衣袖,朝她摇了摇头,“谢谢你幽幽,没事的,这也是我自己的决定。”

    说完,她就抚开叶幽幽的手,看了眼床上的一直没有说话的齐默。

    触碰到渝北的目光,齐默偏过头不去看她。

    渝北故作坚强的样子和齐默那满不在乎的样子让叶幽幽心里闷得慌,她狠狠地瞪着齐默,为渝北感到不值。

    叶幽幽冷笑一声,盯着齐默,“不愧是影帝,苦肉计信手捏来,你知不知道小鱼儿知道你受伤的消息哭得晕过去,在飞机上睡着了都叫着你的名字哭醒,你就这么对她,你真是好样的,我叶幽幽算是看错你了。”

    齐默紧紧的绷着下巴,藏在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攥紧拳头,指甲镶进了肉里也浑然不觉得痛。

    “幽幽,别说了。”渝北拉住叶幽幽的手,一脸苦笑。

    她看向坐在床上的齐默,吸了吸鼻子,一脸倔强,“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在心里说,只要你没事,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包括……和徐南结婚,从此不再缠着你,我渝北,说到做到。”

    说完,渝北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头也不回地跑出了病房。

    “小鱼儿。”

    “小北。”

    叶幽幽有些着急,跟着追出去,就看见了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艾伦。

    她愣了愣,而渝北那边,她大哥也追了出来。

    叶幽幽所幸站定了脚步,瞪着艾伦,没好气地说:“齐默假受伤,就是想要引渝北回来是不是?你们怎么这么阴险。”

    “哎哟我的小仙女,你小声点。”艾伦连忙将她拉到一边,食指放在嘴脸做出禁声的样子。

    叶幽幽哼了一声,还是放低了声音,“怎么敢做不敢承认。”

    艾伦急得跺脚,“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好不好,齐默哪里是假受伤,他头上的伤是真的,缝了整整十针。”

    叶幽幽一听缝了十针,还是在头上,应该是伤的不轻,那他刚才为什么要说这是皮外伤。

    不想让小鱼儿担心?

    就算他受伤是真的,那他也不能利用小鱼儿对他的爱骗她回国啊,想起小鱼儿满脸泪水的样子叶幽幽就心疼。

    叶幽幽攥着拳头,义愤填膺,“哼,不喜欢小鱼儿就算了,居然还利用自己的伤故意转院到江市,骗她回来,害她那么担心,真是可恶。”

    艾伦一听,马上愤愤不平地开口,“叶小姐,你可不能冤枉我们齐默,他已经都可怜了。”

    “我哪里冤枉他了?”

    “怎么没有,我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转院这事不是他决定的,当时他失血过多昏迷不醒,渝先生和渝夫人突然来医院为他办了转院,昨天晚上他醒来发现自己在江市本来是准备马上回帝。都的,可是不知道渝先生和渝夫人对他说了些什么,他又留了下来,但是我看的出,他是不情愿的。”

    齐默从出道到现在一直是艾伦带着他,从默默无闻,到红透半边天成为影帝,这么多年下来,艾伦除了把他当成自己的一个艺人以外跟将他视作了自己好朋友,他是断然不会让人误会他的。

    叶幽幽听着艾伦的话,摸了摸下巴,这么说来,是她误会齐默了。

    恐怕就连小鱼儿也一样误会他了。

    可是,他刚才怎么不解释一下呢?

    叶幽幽看向病房,渝北的父母还在里面没有离开。

    看来,齐默和渝家的关系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