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键盘敲击的声音的在寂静的办公室被响起,一下一下……

    顾瑾寒看着电脑屏幕,最后将食指缓慢的移向回车键,然而,却迟迟没有动作。

    电脑的高清屏幕,反射出一张看不出一丝情绪的脸。

    顾瑾寒盯着电脑,就连自己也没发现,食指竟然有些细微的颤抖。

    只要按下这个键,就知道这台电脑到底是不是她的了。

    如果是她的……

    那么……

    顾瑾寒的心,似乎猛的被什么撞了一下。

    他眼神一沉,啪的一声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合上。

    牧南枫看着顾瑾寒将面前的电脑合上,眉头紧皱,“顾瑾寒,你……”

    顾瑾寒抬起头,面色肃穆,眼里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坚定,“叶幽幽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她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过,她爱他,她比这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他。

    她说过,他不会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牧南枫瞪着顾瑾寒,“可是东西是在她办公室里搜到的!”

    他就知道,就算是证据都摆在了他面前,他也不会相信。

    “那又怎样?”顾瑾寒睨着牧南枫,眼里冷意偏飞,“能进那间办公室的人不止她一个!”

    牧南枫脸色顿时一变,“那你怎么解释她和安魅认识,怎么解释她一招毙命的身手……”

    “砰!”拳头狠狠的锤在桌上。

    “牧南枫!”顾瑾寒打断牧南枫的话,眼里染着温怒,“你给我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牧南枫一愣,盯着顾瑾寒,嘴角微微抽搐着,“到此为止?顾瑾寒,你可真大度!”

    就这么到此为止了?

    先不说叶幽幽让人怀疑,就单单说是这次公司被黑客入侵的事情,就算不是她做的,也一定和她脱不了干系。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这次公司被黑客入侵成功了的后果?呵,如果真和叶幽幽有关,那她这就是在把我们往死里整!”

    顾瑾寒盯着桌上的两台电脑,半晌,僵硬的别开脸,看向窗外,脸色依旧难看,“我说了,我相信她,这件事,我会亲自查清楚。”

    牧南枫转紧拳头,冷笑一声,“好,那我就等着你亲自调查的结果,但愿是我想错了。”

    说完,转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他突然顿住了脚步,头也不回的开口:“其实你自己也不相信她,不然,你也不会关了电脑。”

    顾瑾寒看着牧南枫的背影,眼里如同结了冰,“我相信她,所以,我会等她的解释,在这之前,你最好给我牢记,她是我顾瑾寒的妻子!”

    语气,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牧南枫没有说话,走出了办公室。

    等候在外面的牧远见牧南枫出来,连忙迎上去,“寒少怎么说?”

    牧南枫紧绷着下巴,脸色难看,“一个从不轻易交付真心的人,一旦将真心交付出去,除非鲜血淋漓,否者,他是不会轻易相信对方会背叛他的。”

    牧远皱了皱眉,没明白牧南枫这话的意思。

    他,是说寒少?

    牧南枫看向牧远,眼里闪过一丝冷色,“你马上去海市,给我盯着叶幽幽,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是。”

    牧南枫眯了眯眼,希望顾瑾寒的想法是正确的,不然……

    ……

    办公室内。

    顾瑾寒他倚在座椅上,微微垂这头,眉眼间看不出一丝情绪,唯有那双黑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桌上的东西。

    他一只手里还拿着那个粉色的移动硬盘,手背上青筋毕现。

    他就怎么盯着桌上的东西,一动不动。

    直到……

    手机微信传来一声响声。

    顾瑾寒僵硬的拿起手机,点开微信。

    是叶幽幽发过来的一条语音。

    顾瑾寒点了一下,手机里顿时传来熟悉的声音:

    “顾瑾寒,我和忘忧到海市了,现在正在去酒店的路上,你中午记得按时吃饭,不要一忙起来就不会吃饭,爱你么么哒。”

    顾瑾寒盯着手机屏幕,嘴角缓慢的扬起一丝笑。

    他始终相信,叶幽幽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肯定另有隐情。

    只要她解释清楚,就没关系了。

    ……

    江市。

    叶幽幽和忘忧抵达机场,赵家的管家已经等候多时了。

    坐在副驾驶位置,有些年迈的老管家回过头开看向忘忧,开口道:“少夫人,酒店是少爷亲自定的,一应物品都准备齐全了,您要是还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尽管我和说就是了。”

    忘忧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习惯被人称为少夫人。

    “好的,谢谢赵叔。”

    因为婚礼前赵家有些事情要赵逸亲自打理,所以他先两天回海市。

    赵家十分讲究传统规矩,婚礼前新郎新娘不能见面,即便他们已经领了证,但是在举办婚礼前,赵夫人还是按照规矩,不让他们见面,说是不吉利。

    所以,今天来接她们的就是赵家的管家。

    到了酒店,管家安排好一切,便离开了。

    婚礼同样在这家酒店举办,一切都已经打理好了,完全不用忘忧操心

    忘忧在海市没有家,也没有什么亲人,所以在婚礼前只能住在酒店。

    赵家的老管家刚走不久,赵夫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叶幽幽回房间换了件衣服,又去整理了一下后天忘忧要用到的东西,等整理好后回到客厅,忘忧已经挂了电话。

    叶幽幽看向忘忧,忽然问道:“赵夫人对你好吗?”

    忘忧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以前不太好,觉得我配不上赵逸,但是自从她真的接纳我了以后,就对我很好。”

    “那就好。”叶幽幽抱住忘忧胳膊,“忘忧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好,伸手也好,怎么可能配不上赵逸,要我说,赵逸娶你完全是捡了大便宜。”

    “哦,对了,牧葵也是明天和顾瑾寒她他们一起来吗?”叶幽幽问道。

    “对,他们都是明天过来。”

    叶幽幽点了点头,突然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几圈,又去敲了敲主卧的门。

    忘忧好奇的问:你看什么:“怎么了?”

    叶幽幽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看看门结不结实,明天可不能让赵逸轻松进门。”

    忘忧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