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祭司刚要抬手触摸云莫容,耳朵忽然一动,随即苦笑一声:“来的够快的!看来,这次来不及了!”

    大祭司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尝试了三次,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可是这个动作,让他身上的伤,更重了。

    大祭司强忍着身上的痛楚,往外挣扎着走去。

    他必须马上召集部族的人,拦住外面那群人!

    他的机会不多,绝对不能轻易错过!

    如果再不出现下一个大祭司,他们的部族,就要真的从这个世界消亡了!

    虽然在岁月的长河中,已经有无数的部落消失湮灭,可他真的很不甘心,很不情愿他的部族,在他的手上毁灭!

    所以,他要么永生的保护部族,要么找到下一任的大祭司!

    如果他的身体再强壮一点就好了,说不定就有可能吞噬掉云紫霄的灵魂之力。

    可惜没有如果。

    硬取不行,哀求也行不通。

    只有这最后一个机会了!

    必须让云莫容生下一个占星术师的孩子!

    说不定这个孩子,就能成为新的大祭司,带领染部族,继续活下去!

    大祭司想到这里,精神一振,马上召集部族的人员集合,准备抵抗外来的侵略者!

    染部族的人看到大祭司受伤,除了必要的战斗人员之外,其他人纷纷跪了一地,嘴里念念有词的为大祭司祷告祈福。

    大祭司就是他们部族的精神领袖。

    如果大祭司死掉了,而他们又没有新的大祭司,所有人都会非常恐慌的。

    大祭司看着部族成员们的举动,心底一阵苦笑。

    这就是落后文明跟外面发达文明的区别吧?

    如果是在外面,发现自己的族人受伤,第一时间是赶紧送医院抢救,而不是跪一地祷告啊!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要守护好染部族最后一片家园!

    部族的外围。

    蒋逸海带来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操纵着一个机械蜂鸟。

    蜂鸟身上带着摄像头,可以很快很好的将周围的环境看个清清楚楚。

    就是这些蜂鸟摄像头,才让大家尽快的追了过来。

    小b一脸羡慕的说道:“如果蒋少您早点过来就好了,说不定就能早点找到他们了。”

    蒋逸海一脸的愧疚:“都是我的错,耽误了那么多时间。”

    沐若娜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确定前方的方位,说道:“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兮兮和莫容都失踪这么久了,还是快点找到人吧!”

    就在这个时候,平山次郎突然开口说道:“我找到了,你们看!”

    所有人都朝着平山次郎围了过去。

    只见平山次郎手里的平板电脑上,闪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上,一个个大蛹似的房子,吊在了树上,密密麻麻数不清,看的人头皮都一阵阵的发毛。

    “这是什么鬼地方?”沐若娜忍不住叫了起来:“这会是人类居住的地方?这里的人类,居然落后成这样?不会盖房子吗?”

    “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特点,或许他们的特点就是这些大茧。”蒋逸海说道:“走,过去看看!所有人,打起精神,时刻警戒!发生危险,马上反击!”

    所有人都跟着精神一振:“是!”

    终于要结束了吗?

    所有人的心头,都浮起了一抹希望。

    平山次郎给每个人都发了足够摧毁神经的药物,遇到麻烦的时候,果断出手!

    一群人朝着部族聚集的地方,快速的推进了过去。

    眼看着那些大茧就在眼前,突然前面有人踏了陷阱,一下子被绳子倒吊了起来!

    “救我!”那人马上叫了起来,旁边的战友一脚踏着树干凌空飞跃,一刀割断了绳子,将被吊着的人,一起抱着跌落到了地面!

    “大家都小心点!这里是他们村子的外围,他们肯定会设置很多陷阱。”蒋逸海提醒大家说道:“先出一队人,清扫路障!”

    队伍中马上出来了七个人,将武器背在身后,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走过去,将可能会出现陷阱的地方,挨个踏一遍。

    清除了几个陷阱之后,一行人朝着部落缓缓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全身画着诡异符号的男人,从部落了冲了出来,每个人手里都举着弓箭,对准了他们,嘴里喊着大家听不懂的语言。

    “他们说的什么鬼?”沐若娜忍不住吐槽:“这么简单的音节,也能组成一句话?”

    蒋逸海一抬手,队伍停止。

    蒋逸海拿过喇叭对准了那群人,也不拘什么语言,反正先喊一嗓子,喊的内容根本不是喊给他们听的,而是喊给顾兮兮和云莫容听的:“莫容,兮兮,我们已经找到村子了,你们在哪里?听到声音就给个消息!司宸是不是跟你们在一起?”

    蒋逸海将这句话换成不同的语种,挨个说了个遍。

    那群土著也听不懂蒋逸海说了什么啊,于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确定要做什么了。

    平山次郎凉凉的说道:“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这里是原始部族,没有热兵器。只要把他们都杀了,不就可以随便找了吗?”

    蒋逸海犹豫了一下,决定听取平山次郎的意见。

    蒋逸海抬手:“准备攻击!”

    第一个队伍的人,马上上前,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对准了对方的胸口。

    不等蒋逸海下达命令,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等一下!”

    对方讲的是汉语。

    蒋逸海一抬手,武器全部上抬。

    大家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鸦羽的高大男人,用斗篷蒙住了脸,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这个男人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走路都是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出来的。

    “诸位,这是要做什么?”男人开口:“我们部族从来不跟外面的世界打交道,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沐若娜抱着手里的武器,说道:“过分不过分,我们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的人,在你们部落里,你是不是该给一个交代?”

    “是吗?你有证据证明你的人在我这里吗?”男人反问。

    “哼,搜过不就知道了吗?”沐若娜哼了一声。

    男人轻笑了起来:“我记得在你们国家,曾经有一年,有一天,有个国家的人,对你们说,他们有个士兵跑到了你们中间……”

    沐若娜的脸色微微一变!

    我可去他的!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知道卢沟桥事变!

    这个人真的是生活在原始部落的人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男人继续开口说道:“这位女士,您说是吗?”

    沐若娜都被问的哑口无言!

    平山次郎一脸茫然的问:“他在说什么?”

    蒋逸海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平山次郎,说道:“在几十年前,你们国家的人,侵略了我们的祖先。就是用的这个借口。”

    平山次郎一脸被雷劈的表情:“what?”

    “讲真,要不是看在你入赘我们国家的份上,说不定我会给你套麻袋的。”蒋逸海半真半假的说道。

    平山次郎一脸严肃的看着蒋逸海:“所以我的儿子,叫沐子越。”

    言外之意是,你不能套我的麻袋了!

    此时,那个男人开口说道:“我们部族并不想惹事,但是也不怕事儿!虽然你们都有热武器,但是不代表我们就要被动挨打!你们进来的很顺利吧?你们不会以为我们的陷阱就只有这么多吧?”

    男人拍拍手,身后就有人举着火把过来了,一脸的凶悍。

    “这里所有的干草都是一种毒草。”男人指着地上的草堆说道:“点燃之后,产生的毒素,可以瞬间侵入人体呼吸道,引起痉挛窒息最后麻痹死亡。如果大家执意要攻进来的话,那么大不了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就好了。你们虽然带着热武器,但是想同时杀死我们这么多人,只怕也不容易吧?”

    “换句话说,如果你们的人,真的有人在附近,只怕也会误伤他们吧?”男人的话,成功的让蒋逸海他们放下了武器。

    “呵,这个男人的嘴,怎么就那么令人讨厌呢?”沐若娜气鼓鼓的收起武器,她的确不敢冒这个风险。

    这就是打鼠恐伤玉瓶。

    忌惮啊!

    如果顾兮兮他们真的在里面,逼的他们狗急跳墙,那就真的不好了。

    局面一下子僵持了下来。

    谁也不肯退缩。

    就在这个时候,从这个男人身后传来了尹司宸的声音:“原来大祭司的口才,竟然如此出众,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只是,不知道在大祭司的眼里,你的部众性命重要还是不重要呢?”

    所有人都朝着里面看了过去。

    就见尹司宸挟持了一个部落的居民,朝着门口缓缓走了过来。

    大祭司一脸的意外:“你居然醒了?”

    “呵呵,真是让您失望了!我醒的有点早。”尹司宸嘲讽的看着他,手里的武器对准了这个人的喉咙:“看来大祭司并不了解我的脾气,所以,您该受到一点教训!”

    话音一落,尹司宸毫不犹豫的就将手里的武器,扎进了这个人的脖子之中。

    这个人全身剧烈抽搐痉挛,不过三秒钟时间,就已经没了气息。

    那群人顿时发出了一阵阵惨烈的惊呼声。

    尹司宸脚步轻快的一个闪身,再次抓住了一个人质:“大祭司,现在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