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明月睡得正沉,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睑,传来一阵强烈的头痛。

    昨天她喝的太多了,后来怎么离开餐厅都忘记了。

    都怪那个副导演,联合投资商给她灌酒。

    蒋明月还以为现在在家里,翻个身试图推开压在身上沉重的东西,赫然发现竟然是一条肌肉结实的手臂。

    她吓得倒抽凉气,宿醉瞬间惊醒。

    “啊————”

    当她看见身边躺着一个男人裸露的身体时,尖叫声破喉而出。

    她一把抓住身上的被子,遮住同样不着寸缕的自己,瞪向身边被她的尖叫声吵醒的男人。

    “怎么是你!”

    蒋明月继续大声喊,抓起枕头砸向那个男人。

    “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居然趁我喝醉了,对我对我……我打死你!”

    蒋明月用力挥着枕头,被男人一抬手挡开。

    “蒋明月!你吵什么吵!”

    “宋子麟,为什么是你!你怎么在我的床上!”蒋明月用被子裹紧自己,恨不得变出獠牙,将宋子麟给撕了。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你说!”

    宋子麟揉了揉宿醉的眉心,看了一眼房间,昏昏沉沉的脑子有了一些清醒的意识。

    “这里是我的客房!你搞清楚,现在是你在我的床上!”

    蒋明月彻底懵了。

    “我怎么会在你的床上!是不是你趁着我喝醉了,对我对我……”蒋明月的大眼睛蒙上一层水雾,抓起枕头又开始打宋子麟。

    宋子麟愠怒,一把夺下枕头,远远抛开。

    “别吵了!我怎么知道,你在我的床上!”

    宋子麟昨晚也喝多了,记忆断断续续,根本串联不成完整的过程。

    蒋明月昨晚也喝多了,最后的意识定格在饭店,被副导演搀扶上车。

    之后的记忆,彻底丧失,一片空白。

    宋子麟翻身起来,吓得蒋明月又是一声大叫。

    “啊!”蒋明月捂住眼睛,生怕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宋子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的裤子,浓眉的眉宇微微蹙起,长而微卷的睫毛颤抖了两下。

    “我想起来了!昨晚你吐了我一身,所以我才……”

    “你就是趁人之危,你个伪君子,我要告诉我哥!”蒋明月裹紧身上的被子,想要下床,发现根本没有衣服,只能继续坐在床上生气。

    “看什么看!转过去!”

    宋子麟无奈,只好转过身,背对蒋明月,“我昨天就不该救你。”

    “什么救我?”

    宋子麟抓了抓头,想了想,“我看见一个胖男人,把你抱进房间,我就冲了进去……”

    “后来……”

    宋子麟又仔细想了想,“好像我给那个男人揍了,就把你带走了。”

    蒋明月瞬间明白过来,“一定是那个好色的副导演!”

    她攥紧拳头,骨节发出咯咯声。

    “我一定不会饶了那个色棍!”

    她蒋明月小时候胆子小,说话声音也小,后来在学校经常被欺负,好在有哥哥蒋明峻从小护着她。可是后来哥哥入伍当兵十年,身边再没有人保护她,即便有个付子涛整日像个护花使者一样跟着她,可付子涛的性格太娘,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付子涛只会做和事佬,中

    间说好话。

    渐渐的,蒋明月学会了自己保护自己。

    谁让她不痛快,她就让对方也不痛快,谁欺负她,她就原封不动地欺负回去。

    影视圈的水很深,明里暗里都是算计,她学会了圆滑容忍,收敛锋芒,从中斡旋,以求明哲保身稳步前进。

    但这个副导演,竟然想趁着将她灌醉占她便宜,怎么能忍!

    她拿起电话打给付子涛,“付子涛,给我送衣服过来!”

    接着,蒋明月又问宋子麟房间号。

    “1928!”

    宋子麟不悦地瞥了蒋明月一眼。

    好好的一个觉,竟然被蒋明月这样给搅和了。

    他最近一直失眠,难得睡好一次。

    “也不知道大早上就鬼叫什么!真以为我会看上你这种类型?混影视圈的,哪有干净女人。”宋子麟轻声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蒋明月瞪向宋子麟。

    “我没说什么,只希望蒋大明星快点走!”

    宋子麟瞥了蒋明月一眼,一个女人裸着香肩,裹着被子坐在床上,还一脸未曾散尽的惺忪睡意,真的很撩人。

    不过他心中已有她人,断然不会对别的女人再动任何心思。

    蒋明月又给了宋子麟一记白眼,“声音好听就可以侮辱人?我告诉你宋大少爷,我蒋明月行的端做得正!从来没做过见不得光的事!”

    “真是奇怪,你哥当兵,你却混影视圈,你哥怎么能忍。”

    蒋明月已经开始磨牙了,那声音确实让宋子麟的心口怵了一下。

    蒋明月在这个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小辣椒,欺负不过就喊她哥,总之只要不吃亏,什么招数都网上使。

    “我先出去了,你自己等你的经纪人,给你送衣服吧!”

    宋子麟披上衬衫,一边揉着算账的太阳穴,一边往外走。

    “我告诉你宋子麟,这件事你敢说出去,我饶不了你!”

    蒋明峻狠声威胁道。

    宋子麟站定脚步,眉心倏然一紧,闷哼一声,“我也告诉你,这件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毁我清誉,我也饶不了你。”

    “……”

    蒋明月又磨了磨牙,“你的清誉还用我毁吗?你的女朋友不是给你戴了一顶好看的帽子,还在a市人尽皆知。”

    宋子麟的铁拳猛地握紧,一双亮如鹰隼的黑眸,狠狠射向蒋明月。

    她被这样的眼神害了一跳,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有些过分,还是扬起下巴,一脸倔强。

    “你也不用觉得窘迫,男未婚女未嫁,恋爱自由,她看上别的男人,看不上你,只能说明你不够好。”

    宋子麟真的怒了。

    这段时间,他日日买醉,最听不得有人再提起陆凝的事。

    今天蒋明月算是不知死活撞到枪口上了。

    “蒋明月,我警告你,不要随便挑战一个男人的底线!”

    宋子麟大步走向蒋明月,吓得蒋明月脸色煞白。

    “你你!你干什么?你要打人吗?”蒋明月第一时间捂住自己的脸,她可不想毁掉自己的花容月貌。

    可没想到,宋子麟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固定在头顶。

    “啊!你干什么!你你……禽兽,放开我!”蒋明月吓坏了,因为这个姿势无外乎说明,这个男人要怼她。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房门被人打开,一群记者举着摄像机和照相机蜂拥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