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第二更!今天码字有点难以集中精神,每隔几分钟都去刷新书评区的动态,这种紧张的心情很难言语。

    …………

    时间流逝,很快便到了下半夜,萧阳的内心却同时降低到了冰点。

    “第三波人了。”

    萧阳心头遏抑不住震撼,也就是说,四大护龙世家在齐云峰的力量,至少也有各自六位尊座,是至少!

    “这样下去,很快便要天亮了小说章节。”

    萧阳看了一眼悬崖方向,八大尊座盘膝打坐,前面的众多护龙世家的弟子也各自原地歇息,到了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再闯上来。

    四周围,寂静无比,偶尔有山林的虫鸣鸟叫,点缀着黑夜。

    “怎么办?怎么办?”萧阳不停反复地问着自己,然而,内心却越来越急躁,反而思绪更加紊乱了。

    齐云峰顶,从峰顶上遥望下来,可清楚地看见下方的千丈崖。

    帐篷一人,彻夜不眠。

    邱成!

    坐在帐篷里面,时而站起来,时而又走出帐篷外面踱了几步。

    眼里掩饰不住激动。

    “还有十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后,我便飞上枝头,从此土鸡变凤凰。”邱成紧握着拳头,眼神遏抑不住振奋的心情,这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境般。

    “明天过后,我会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对我顶礼膜拜。”

    邱成脸庞泛起了浓郁的笑容。

    他有幸找到紫仙花,那一刻开始,邱成就感觉自己就是大运气者,凡事都受上天庇佑。

    事实也确实如此。

    邱成和流星宗的谈判也很顺利,当他拿出紫仙花为筹码的时候,流星宗直接答应了他的入宗要求,并且许诺要给予以邱成核心弟子的身份。

    当蔻蔻尊座对着心魔发誓后,邱成和流星宗之间便达成了协议。(,)

    习武之人,最忌心魔。蔻蔻尊座直接对着心魔发誓,得到了邱成的充分信任。誓言纵使有心虚无缥缈,但是,想悟道修行的人并不敢随意发誓,唯恐得到因果循环的惩罚。

    “蔻蔻尊座的这个计划,实在太好了。”

    邱成嘴角轻翘一笑,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内心波动,身影一闪离开了帐篷,宛若灵猴般在山间飞掠,转眼间便出现在一处悬崖旁。

    这处悬崖被称为小千丈崖,和千丈崖分别处于一南一北的两个方向屹立。相隔约莫有数百米。邱成猫身在悬崖下一米左右潜伏了将近五分钟左右,见周围没有半点异动,立即便迅速地下移,很快,身影拨开了一处藤蔓,闪身而入。

    呼!

    一阵掌风扑过来。

    “是我!”邱成背夹惊出了一声冷汗。

    “你下来干嘛?”此刻置身山洞里面的,赫然是体型庞大的蔻蔻尊座,那身型看上去,就宛如一个企鹅一般,此时皱着眉头看着邱成。

    邱成嘿地一笑,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洞口里面,隐隐有一阵紫光渗透出来,顿时深呼了口气,“蔻蔻尊座,我太激动了实在难以入眠,干脆就提前来这等着,等待紫仙花的成熟。”

    蔻蔻尊座眼帘飞快地掠过了一丝鄙夷。

    若非是此人找到的紫仙花,平时这样的小人物,自己根本不会正眼去看。

    小人得志,总要蹦跶一阵。

    蔻蔻尊座皱眉看着邱成,“你过来的时候没有被人跟踪吧?”

    邱成一笑地拍了下胸口,“放心,我邱成还不至于会自毁前程。我一路过来都非常小心,绝对没有人跟踪。”

    “那最好不过。”蔻蔻尊座冷声说道,“如果让人发现,让整个计划失败的话,本尊绝不饶你。”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射出来,邱成呼吸一窒,忙不迭地点头,再三地保证。

    待蔻蔻尊座的气势收回后,邱成那地痞般的本质又显露出来了,嘿嘿地笑了起来,眯眼笑道,“其实,我真的很期待,千丈崖那边的那群傻货知道自己拼死想要冲进去的山洞只不过是一个空壳,会是什么样的精彩表情呢?”

    “啧啧,蔻蔻尊座这一招声东击西,瞒天过海真是高明。”邱成哈哈一笑,“连其他三大护龙家族的人都被蒙在股里,傻乎乎地配合我们演了这一出戏。不得不说,蔻蔻尊座真是艺高人胆大啊,竟然连同是护龙世家的另外三家也可以玩弄于鼓掌之中。”

    蔻蔻尊座嘴角轻冷,“论实力,棍宗戟宗都是护龙世家中垫底的存在。神鞭门还不错,不过,比起我流星宗还差一筹,如今这齐云峰,本尊的实力最强,谅他们也不敢造次。更何况,争夺紫仙花,本是能者得之。”

    邱成忍不住笑了起来,“明天他们拼死拼活地在摘仙大会上比斗的时候,我们便在这小千丈崖,坐等紫仙花的成熟。”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了。

    虽然这个计划并非邱成想出来,但是,邱成毕竟是参与了,这时他有种戏耍天下人的痛快感觉,简直是妙不可言。

    “不过……”邱成这时忍不住神色带着担忧地问道,“蔻蔻尊座,如果三大护龙世家其中有人闯进了千丈崖的石洞中,岂不是要发现……”

    “哼,谁能闯进?”蔻蔻尊座嘴角泛起了一丝冷意,“若是其余三大护龙世家的尊座进去,他们会知难而退。除此之外,其他人就算可以避过外面八位尊座的感知,想要进到石洞里面,唯有死路一条。”

    夜,冷髓而幽深。

    小千丈峰的一处绝壁之上,毫不起眼的山洞中,一双幽lsè的眼眸在黑暗之中轻微地闪烁。

    噬魂王!

    为了避免碰上护龙世家的某些尊座,噬魂王一直都在刻意地掩饰隐匿自己的行踪,这一处绝壁小洞,就是他临时过夜的地点,只有在这样的悬崖峭壁之上,噬魂王才有种安全感,不会忌惮晚上会有强者路过。

    可是,正当噬魂王深夜练功的时候,意识却感知到了一道身影掠下了小千丈崖。

    那人的实力区区实气一云,噬魂王自然可轻易发现。

    “这么晚竟然还出来走动,而且还只是个实力如此微弱的家伙?”噬魂王目光紧盯着那道身影潜入了一处山洞之中,许久都没有出来。

    片刻,噬魂王也并没有再怎么多想,双手呈现特异姿态,一个幽lsè光球在漂浮闪烁着。

    …………

    寒风吹拂,凌晨四点左右。

    没有人知道,在千丈崖顶的某处树林之中,有一道身影,潜伏了整整一夜。

    仿佛万年不僵的毒虫般依附在一棵树上,一动不动。

    眼眸始终紧盯着前方,等待着一个机会。

    “再有一刻钟,又该是轮班的时间了。不过,三波尊座守卫中,眼前这八位,实力相对来讲是最弱的。”萧阳暗暗地思忖着,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到那山洞去,一定要确认,紫仙花是否在山洞之中。

    哪怕明知是一个局,萧阳也得闯。

    “轮值之前,是这些尊座精神最松懈的时候。”萧阳手臂突兀轻挥,心中一声默念。

    “化象附影。”

    嗖!

    一袭如烟般飘渺的白衣萧阳出现在前边。

    “去吧。”萧阳手臂一挥,化象附影顿时间飞快地朝着一处急掠,无声无息,如一阵轻风掠过一般。

    开始行动!

    “我来陪你们玩一玩。”萧阳拿出一块黑布蒙面,看着前方盘膝静坐的八大尊座,八大尊座之前,还有数十位护龙世家的弟子。

    纵使‘白衣萧阳’是紧贴着峭壁悄然无声滑行过去,不过,如今四周一片平静无声,八大尊座很容易发现异动。

    萧阳身影从林子里面跃出了数米,手臂陡然一晃,十指间,青火缠绕。

    “天降火焰。”

    嗖!嗖!嗖!嗖!

    漆黑夜空,突变猛生,无数炙热无比的火焰瞬息如同流星雨般从天空之上降落,原本平静深邃泛着凉意的天空,瞬息变得狂戾起来。

    “小心!”

    “敌袭!”

    “啊!好烫!好烫!”

    惊呼声音瞬时间打破了黑夜的宁静,掺杂着一声声的惨叫。

    这些护龙世家的弟子上半夜经历了jiliè的鏖战,之后一直保持着警惕,这个时间段,刚好是刚入睡不久,睡得正香之时,殊不知,竟然天降火焰直接把他们和他们的小伙伴都焚烧了。

    烈火沾在了不少人的身上,拼命地在地面上打滚着……

    “火属性者?”

    盘膝地面上的八大尊座同时间一跃而起,看向了漫天飞击下来的火焰,其中两名尊主毫不犹豫地急掠而出,手中的重锤刹那间挥舞而动。

    “十八舞风锤!”

    锤影现,顷刻将漫天而来的火焰拍击到了一边。

    这些都是流星宗的弟子,当然是流星宗尊座出手最快了。

    “哈哈哈!”此刻,林子里面,一阵肆意的狂笑声音响了起来,“护龙世家的子弟,也不过如此已矣。”

    闻言,八位尊座眼神同时寒光迸射。

    竟然挑衅护龙世家?

    不知死活!

    “无胆匪类。”其中一个流星宗的尊座便是德曜尊座,此刻冷笑一声,“只敢龟缩在林子里罢了,你敢出来,本尊一锤便可拍死你。”

    “这是吃了大蒜的口气吗?”

    林子里面,狂笑声音一起,顷刻间又是火光迸射,刹那,仿佛有无数的火箭筒在树林里面朝着外面开火,顷刻间,密密麻麻的火箭咻咻地破空而出。

    威势冲天,席卷着滔天的火舌蔓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