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壮的双手被绑在身后,脚踝被绳子栓着,倒吊在空中,一荡一荡的。

    绳子的另一头连接在巨大的吊钩上,吊钩缓缓下降,等他的脑袋脑袋离地面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时才停下来。

    吊臂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来的,塔吊的操控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塔吊上也没有人,要蹬上塔吊,就必须从钢铁巨人的脚开始,顺着往上爬,脚就在众人面前,灯照着,没有一个人上下过,那么控制塔吊、把姚壮挂在挂钩上的人,必然就是孙安所说的会使用能力的人了。

    姚壮的眼睛被布条蒙着,身上和孙安一样,已经被淋得湿透了,冻得瑟瑟发抖,吊钩停住后,就不再大喊大叫了,只是转动着脑袋,想要听清周围的动静。

    他是市局的领导,不是所有警察都认识的,但在场的人有一半以上都认识他,都惊讶的看着孙安,不知道孙安想干什么。

    孙安扫视了一圈,点头说道:“很好,没人傻到冲上来救他,仍保持着冷静,说明你们没有骗人。”

    “谁?是谁?快把我放下来。”姚壮听到说话声,转头面向孙安。

    孙安没有理会姚壮,只是走到姚壮身后,伸手解开了姚壮头上的布条,继续说道:“这家伙是警察中的败类,为了表达我的合作意向,我决定帮你们一个小忙,净化一下警方内部,慢慢把这些败类剃除掉,等合作之后,想要背叛我的人也可以参考一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啊!你们……快把我放下来。”遮眼的布条被解开,姚壮适应了一下光线,看清了面前的人,其中有很多熟悉的,都是警察,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声叫道。

    不过没有人动,都用惊愕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他们不敢乱来的。”孙安微笑着对姚壮说道,“乱来的下场很可能是死,谁愿意死呢?而且我离你那么近,他们无论如何都来不及救你,你就安心回答我的问题吧,如果答得好,我就在这里放你下来;如果答得不好,我就让吊钩重新升上去,再放开你;如果你拒绝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你一块一块的放下来,先从指头开始,明白我的意思了?”

    姚壮转头看着孙安,上下颠倒,他看了好一会才认出孙安来,叫道:“是你!我认识你,快把我放下来,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孙安撇了撇嘴,嘟喃道:“就凭这种智商,居然也能当上领导,警察什么时候这么好混了?我刚才问了你一个问题,你没有好好回答,那么接下来就是惩罚时间了。”

    他一抖胳膊,握住从袖子里滑出来的茶刀,在那些警察反应过来之前,一挥手,将姚壮右手的小拇指齐根切了下来。

    “啊——”

    姚壮惨叫起来,雨水不停的往他鼻子里灌,难受得要命,但手上的剧痛让他无法感觉到身体其余部位的不适。

    孙安则看向了面前的方针,他切掉了姚壮的一根手指,有几个人立即就要冲过来救人了,可是在他目光的逼视下,又停下了动作。

    “我不喜欢正义感太强的人,觉得自己是个英雄的人往往都是烈士,你们惩罚你们抓到的犯人不会手下留情吧?我惩罚我抓到的犯人时也一样,乖乖看着。”孙安的语气和先前明显不一样了,变得阴冷起来。

    在说话的同时,梁琛也转头对那个有对讲机的警察说道:“让他们别急着动手,在这里开枪不会有什么好结局的。”

    那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拿起对讲机小声的说道:“别动手,藏好,等待命令,收到命令前不许动手。”

    孙安弯下腰,看着姚壮问道:“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听到了没?注意,我现在又问了你一个问题。”

    姚壮也看向孙安,颤抖着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嘛,何必和自己的手指头过不去呢?”孙安捡起那截断指,塞进了姚壮的口袋里,“说说你当警察之后,做过的那些不光彩的事吧,捡重要的说,我是知道其中一部分的,如果你不老实说出来,后果就不用我再重复了。”

    姚壮转头看向那些他熟悉的面孔,想不明白那些警察为什么站在原地不动,不过来救他,孙安明明只有一把小刀的。

    他没有看到先前的那一幕,不知道黑影的事,自然也就不明白高大的黑影给这里的警察造成了多大的震撼,否则根本不用他现身,孙安先前就被抓起来了,毕竟他已经交待过自己制造的几起杀人案。

    “拖得越久,你的血就流得越多,记住,挑重要的说,大声点。”孙安站在一旁,又点了支烟,他的帽檐能够确保雨水不把烟打湿。

    又沉默了一会,姚壮开口了,用愤恨的目光看着那些警察,忍着痛说道:“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收过一个嫌犯的钱,把他放走了。”

    “嗯,算是重要的,继续。”孙安点头表示鼓励。

    “我……曾经去洗头,和洗头妹……但是没给钱。”姚壮继续述说着不堪的往中。

    “说回去了,这只能证明你是个人渣,不能证明你是个警察败类,屁大的事也没人在乎。”孙安提醒了一声。

    “我曾经……破坏过证据,放走了一个杀人犯。”姚壮闭上眼睛,语气低沉了一些。

    听到这话,孙修明微微挺胸,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姚壮。

    “为什么?”孙安好奇的问。

    “为了钱。”姚壮回答道。

    “不可能。”孙安想了想,摇了摇头,“你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否则也当不了官,为了钱你可以放走一个不怎么重要的嫌犯,但绝不可能为了钱就放走一个杀人犯,那太冒险了,不符合你的风格,我再给你一个说实话的机会,要是还说谎,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姚壮偏头看了孙安一眼,又看着前面的方阵,他的视线较低,孙修明站在方阵中心,看不到,但好像能感觉到孙修明就站在那里一样,叹了口气,说道:“为了报复一个同事。”

    “报复?这就有意思了,报复谁?原因是什么?”孙安好奇的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