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回到酒店,直接敲开了王溪儿的房门。
    “怎么啦?看起来怎么没精打采的样子?”
    “请进吧,明知故问。”
    王溪儿关上房门,替林风倒了一杯咖啡,开始大吐苦水,表示她现在一天最少需要工作十六个小时,否则根本完不成许文兵交待的这些工作。
    “好事情啊,趁着年轻,多充电,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后不用受制于人。”
    林风询问王溪儿遇到了哪些解决不了的难题,看看他能不能帮上点儿忙。
    “你帮我分析一下微软今天的财报,看看有哪些亮点,有哪些隐患。”
    王溪儿将微软的半年报,递给了林风,坐在了他的身边,一股暗香涌动,非常好闻。
    看得出来,她精心喷了一点香水。
    这种法国香水的味道并不浓,淡淡的幽香,非常好闻。
    据说里面添配了麝香,特别能够刺激男伴侣的情愫。
    林风曾经送了一瓶给杨雪,自然一闻就知道是哪款香水。
    原来王溪儿请教他是假,色诱他是真。
    这满满的小心机,林风岂能看不透。
    他欠身打开王溪儿的电脑,登陆了微软的半年度财报,告诉王溪儿主要关注哪些数据。
    首先要了解上市公司目前的流通股和大股东的股权变动情况,这里面全是蕴含着玄机。
    一家公司步入高成长,肯定会吸引一大波长期投资资金进驻。
    看着新增股东越多,而且持股待涨的决心越强,证明这支股票有一定的实力和成长性。
    其实就看公司的现金流和资金转化率。
    公司拥有充沛的现金流,资金的转化率很高,证明财务状态是健康的。
    最后重点关注的还是资产负债表。
    这份负责表里面,不但有上市公司向银行的贷款,还有短期融资的情况,更有欠供应商的货款数据。
    一家公司的负债率太高,往往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资不抵债,庞大的债务利息,都有可能压垮一家公司。
    当然,公司的前十大客户,也是基金经理需要关注的对象。
    这些大客户,存不存在内幕交易,有没有实力,都是考量的标准。
    听完林风说的这么一大堆,王溪儿一头栽倒在林风的怀里:“住嘴,我不想听了,脑子已经快要炸裂。”
    看着作势投怀送抱的王溪儿,林风暗暗好笑。
    这货的演技实在太挫劣了。
    红果果的诱惑,可惜她这发育不良的小身板,真的没有多大的诱惑力。
    如果是杨雪,林风肯定会缴械投降。
    林风不想逗留,免得走火。
    “好啦,慢慢来吧,我得回房间休息了,明天还要有一场大战上演呢。”
    林风伸了个懒腰,扶着王溪儿的双肩,将她扶正坐好,请她好好加班,当好一个职业经理人。
    万里长征才起步,怎么能这么快泄气呢?
    王溪儿伸手一把拉住林风的手:“多陪我一下嘛,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切,你天不怕,地不怕,鬼才信你,我回房啦。”
    林风绝情走出了酒店房间。
    看着林风禽兽不如的背影,王溪儿的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她今天这一招,又失败了。
    难道真的这么没有吸引力?
    王溪儿走到洗的间,望着镜子,拉扯了一下身上的睡衣,明明很性感啊,怎么就打动不了林风的心呢?
    还有这瓶价值三千多块的香水。
    网络上都在盛传,能够激发伴侣的情愫,为什么林风百毒不侵呢?
    他还是放不下杨雪?
    一个弃他不顾的女人,真的这么有吸引力?
    王溪儿表示不服。
    可是,感情的事情,纵然不服又如何?
    林风回房间后,冲了个热水澡,上网分享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给赵飞燕,告诉他叶子良的独生女儿叶倩雯,下周将会回深城探亲。
    相信通过叶倩雯,赵飞燕能够获得一些有用的线索。
    他能帮的,只能到这里,接下来就看赵飞燕的本事了。
    赵飞燕正在公司加班,看到林风发送过来的扣扣信息,心中狂喜。
    这确实是天大的好消息。
    她不用远赴重洋去寻找叶子良一伙,只要逮住叶倩雯,一定能够威胁叶子良乖乖缴械投降。
    虎毒不食子。
    叶子良再狠,也不可能弃亲生女儿不顾。
    叶倩雯能够在这个时候,自投罗网,主动回国,那她将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谢啦,我知道了。”
    赵飞燕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提醒林风这两天查收账户的情况,她今天已经通知财务加急汇出了三百万美刀到林国米国公司的账户上面。
    “叶倩雯是个耿直妹子,而且是高盛亚太地区的投资经理,你和她交流的时候,要有一些策略,毕竟她在明处,你在暗处,懂不懂?”
    林风叮嘱了一番,这才下线。
    他根本没有想到,赵飞燕的脑子里,开始盘旋着一个大胆又邪恶的计划。
    为了复仇,赵飞燕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叶倩雯在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别墅。
    他发现叶子良不在家,心里隐隐感到了不安。
    “妈,爸去哪里了?”
    叶倩雯敲开了母亲的卧室房门,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今天九叔约他去搓麻将,他们现在都退休了,每天闲得无聊,容易闷出病来,我就鼓励他去打麻将散一散心。”
    叶母解释了一下,示意叶倩雯早点儿休息。
    看得出来,她的气色并不好。
    “妈,爸在国内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叶倩雯趁着叶子良不在家,赶紧询问母亲关于父亲在国内的事情,她直觉这些年,叶子良干的不是正行。
    “我从来不过问你爸的工作,他每天早出晚归,一年忙到头,否则咱家哪有今天的好日子,快去休息,我也困了。”
    叶母确实不了解丈夫的事情。
    她是标准的贤妻良母,家庭主妇。
    每天操持家务,从来不过问丈夫在外面干了些什么,是不是与女人有染。
    一直掩耳盗铃般,过了一辈子。
    叶倩雯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显得有些失望,但是她愿意靠自己,了解父亲和九叔的过去究竟干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