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第一时间给钱豪治疗,直升机降落前,就已经在停机泵旁,搭建了临时的帐篷。
    钱豪被放在帐篷内的床上,周老开始为其检查。
    几根银针扎在他的身上,周老将一缕真气渡入他的体内,查探的他的身体。
    “周老,阿豪怎么样?”
    “他的伤,很重么?”
    周老为钱豪检查的时候,钱大富一直都在旁边。
    每年十亿的报酬雇佣周老,自然是钱大富知道周老的厉害。
    往日里被周老检查治疗时,周老一直都很轻松。
    可今天,他发现周老的表情很凝重,眉头皱的非常紧。
    足足几分钟过去了,对方都没说一句话,这让钱大富的心里,非常担心。
    忍不住主动发问了。
    “奇怪,太奇怪了。”
    “明明都是皮外伤,体内不见内伤,但各项机能却在急速下降,太奇怪了。”
    “阿豪,是什么人把你打伤的?”
    钱大富说的没错,此时的钱豪,情况特别糟糕。
    而且糟糕的情况,还特别奇怪。
    因为正常情况,按钱豪的身体状况,伤势应该不重,但他的身体机能,却下降的很快。
    按这个速度,根本活不过一天。
    皱眉回应,周老看向钱豪,凝声询问打伤他的人是谁。
    “不是人,是一只猫……”
    面对周老,钱豪也是很客气的,因为他知道对方不简单。
    将自己的受伤过程,以及和纪扬间发生的事,一股脑都简单的说了。
    “岂有此理,明明是对方有错在先,却还把我儿子伤成这样,我钱大富绝对不能饶了他。”
    “我现在就让人去查查,这人到底是谁,在哪里。”
    听了钱豪的话,钱大富暴跳如雷。
    因为这件事的起因,错的并不是钱豪。
    结果最后伤了的,确实自己的儿子,这不是不讲理么。
    “钱总,此人确实得去查查,而且越快越好,因为阿豪撑不了多久的。”
    “那伤了钱豪的猫,肯定不一般,那人多半也不是普通人……恕我直言,阿豪的伤势很诡异,凭我的医术,都无法医治。”
    “或许只有找到他们,才能治好阿豪。”
    有些话,终究是得说的。
    周老刚才没有说,现在也得说。
    至于钱大富所谓的岂有此理,周老心中也只能呵呵一笑。
    一个巴掌拍不响,不是钱豪在对方面前,表现的太过嚣张,跟在他身旁的人,还羞辱了对方,他也不会成为现在这副样子。
    所以说,这件事,错的不是一方。
    但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救钱豪才是最重要的。
    ……
    因为钱豪的事,苏弱水没有了继续出去玩的心情。
    虽然纪扬说了,要尽快办好自己的事,然后离开神农架回林市。
    但见苏弱水的心情不好,他也没急着去鬼王殿找鬼王。
    而是选择暂时留下,陪着苏弱水。
    等到明天,自己再到神农架深处的鬼王殿去找鬼王。
    “咚咚咚……”
    “哪位?”
    “苏小姐,我是酒店的经理。”
    纪扬选择陪自己一天,苏弱水也没拒绝。
    二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得知是酒店经理,纪扬去开了门。
    “有事?”
    “我们钱总要见你,跟我走吧,直升机已经在楼顶等着了。”
    纪扬开门,看到门外一共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酒店的经理,还有一个身形高大,一脸傲慢之色的黑人。
    见到纪扬,酒店经理只是一笑,黑人则用在纪扬冷漠开口后,用比较瘪嘴的华夏语,说了找纪扬的原因。
    “什么钱总,我不认识,我要陪老婆,没空。”
    “嘭!”
    什么钱总不钱总的,他想见自己,自己就去见啊。
    纪扬冷冷的拒绝后,直接就将门给关上了。
    “卧槽,这人谁啊,竟然连钱总的邀请,都拒绝。”
    以钱大富在鄂北的能力,要查到纪扬并不难。
    得知纪扬的落脚之处后,便直接派了直升机,来这里接人。
    对方派直升机来接的人,酒店经理觉得肯定不一般,所以才会跟着一起过来。
    钱大富可是鄂北龙头企业,钱氏集团的总裁,还是鄂北的首富。
    凭借钱大富的身份,平日里别人相见,都见不到。
    现在他主动邀请,纪扬还拒绝了。
    酒店经理楞在当场,心里非常惊讶。
    “法克……”
    “嘭嘭嘭……快开门,跟我去见钱总。”
    “不然等下,我可就不客气了,快出来……”
    酒店经理愣神,他旁边身为钱大富保镖的黑人,就很直接了。
    钱大富让自己来接人,黑人本来以为很简单,因为钱大富的身份在哪。
    现在对方却拒绝了,这要是不把人带回去,自己回去后,肯定不好受。
    他一边大力砸门,一边大叫。
    准备强行,将纪扬带回去。
    “谁啊?”
    “不认识,说什么钱总要见我。”
    门外砸门喊叫,纪扬没理。
    但苏弱水,刚才因为没听清门外的说话声,见对方还砸门大叫,便皱眉问了一句。
    “钱总?钱大富?”
    “纪扬,肯定是钱豪的父亲,知道是我们打了他儿子,所以来找我们算账了。”
    二喵虽然说了,现场没有留下证据。
    可苏弱水一直担心的事,终究是发生了。
    她猜测到了门外之人的身份,面色变得更加难看,眼中也充满了担忧。
    “想算账,也得他有那个本事。”
    “回去告诉你们钱总,想见,就让他自己来见我,滚……”
    苏弱水担心,纪扬可不担心。
    冷冷一笑,纪扬对着门外大喝了一声。
    “咔嚓。”
    “法克,不识好歹的家伙,快跟我去见钱总。”
    结果,纪扬这边话才喊完。
    房间的门却开了。
    这门是酒店经理打开的,他可惹不起钱大富,在黑人保镖要求下,就开了门。
    门一打开,黑人保镖就冲了进来。
    大叫着向纪扬靠近,打算直接把他抓走。
    “我让你滚!”
    “咔嚓……啊……”
    一个普通的保镖而已,也敢跟自己大吼大叫,还想强行抓自己。
    纪扬眼睛一瞪,一声怒喝出口。
    黑人保镖感觉自己好似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撞了一般。
    身体瞬间倒飞了出去,胸口的肋骨,都断了数根。
    至于房间的门,则在他倒飞出去之后,自行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