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薇没一会儿就给睡着了。
    因为沈薇跟萧澈开车走,两个人便不着急,什么时候动身都行。
    沈薇对沈丽华说道:“妈,您等把我东西都给我收拾到我那屋去吧,以后我自己睡就行,我大了。”
    孩子大了,不能一直黏在母亲身边,迟早都要学会独立的。
    人必须学会经历的一件事就是分开,无论是亲人、爱人还是挚友,都不可能永远会形影不离的在一起。
    这也就是,为什么爱别离会成为人生七苦之一。
    但这种事往往都是,理智很清楚,可真的面对的时候感情上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其实她跟沈丽华没有分开,两个人还在一个家里,但沈薇心里就是很难受。
    她感觉自己体会到了,那些女儿出嫁时妈妈的伤心。
    从今以后,她妈妈就不再只属于她一个人了。
    在沈丽华面前,沈薇没有表现出什么,看上去很没心没肺,甚至走的时候还乐呵呵的,被沈丽华捶了好几拳,骂她“小没良心的”。
    等上车后,看着后视镜里渐渐缩小的人,沈薇的嘴角垮了下来,再也撑不住,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就大颗大颗的滚下了脸颊。
    她怎么可能不难受?
    每次离开都会难受的不行,这次还情况这么特殊。
    知道彭雄肯定会对沈丽华好,而她这边也有萧澈照顾,可沈薇还是觉得心就跟被石头压着一样,闷疼闷疼的。
    可能父母们在得知女儿要结婚时也会是这种心情吧,高兴过后是无尽的酸涩。
    “别哭了,嗯?”萧澈把车停在了路边,递给沈薇面巾纸。
    沈薇接过后摁了摁眼角,哽咽着对萧澈说道:“萧澈,你就当没听到,别管我。我心里不舒服,你让我哭,哭出来我心里就舒服了。”
    “又说傻话,我怎么能不管你?”萧澈把沈薇拥进怀里:“乖,我在呢,啊!”
    萧澈轻轻的拍着沈薇的背,就跟哄小孩子一样,一会儿给她擦擦眼泪,一会儿亲亲她的眼睛。
    沈薇大哭了一通,感觉好受多了。
    看到萧澈外套胸口处的一片,有些不好意思,用纸给萧澈蹭了蹭。
    萧澈抓住沈薇的手,放在嘴边轻吻了下:“擦不掉,都渗到心里去了。”
    说着一搂沈薇,把她的头按在他的胸口处:“你听,里面是不是有你的哭声?”
    沈薇肯定听不到什么哭声,只能听到萧澈沉稳的心跳声。
    但那咚咚咚的声音,进一步让她的情绪好受了些。
    “萧澈,谢谢你。”沈薇抱住萧澈的腰:“谢谢你陪着我。”
    什么是爱情?沈薇觉得这一刻就是!
    在她难受的时候,他不会觉得她矫情事多,而能体谅她的小情绪,还愿意陪着她。
    人一生当中,其实经历生死关头或者那种大难的时候很少,尤其是在和平年代。
    两个人在一起,更多的是生活中的琐事,尤其是遇到一些问题时的多愁善感。
    都不是圣人,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俗人,谁能真的做到无欲无求,四大皆空。
    遇到事情肯定都会有自己的一些情绪波动,能互相理解,不冷嘲热讽很多时候都会做不到,更不要说是陪伴了。
    沈薇经历过太多事情,看着都不是大事,却就跟一根根小刺一样扎的人不舒服。
    所以她也更看重这些小事。
    别看一路都是坐着车,但也特别不舒服,还挺累。
    回去后,沈薇让萧澈歇着,她来收拾东西。
    她只是坐着都觉得累,萧澈开车,需要集中注意力就会更累,而且晚上他还要工作。
    沈薇已经跟萧澈说好了,他们两个人分工合作。
    他做了这些事,那沈薇就做另一些事。
    吃过饭后,沈薇看了会儿书便就去睡了。
    感觉睡了没一会儿,便听到了闹钟响。
    沈薇睁开眼还有些迷糊,看看时间,怎么才两点多。
    正要重新睡过去,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她得去给萧澈做东西吃。
    刚开始回家那会儿,她晚上一到这个点就会醒来,想要睡还睡不着,便会偷偷摸到对门去看看萧澈。
    结果有一次被沈丽华给逮到了,说了她一顿,沈薇这才慢慢改了这个习惯。
    睡觉前她就怕自己会醒不过来,就设定了闹钟。
    刚准备起身,萧澈开门进来了,把她压回了床上,揉了揉她的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别起来,睡吧。“
    “我陪你。”沈薇迷迷糊糊道。
    “不用,今天完成的早,我也要睡了。”
    “真的?”沈薇虽然还没完全清醒,不过也不是傻子。
    主要是萧澈这货有前科,之前怕她累,就做过这种事,说谎骗他说他要睡了,结果等她都起床了,她还在忙。
    因此她还跟他发了次脾气来着。
    “真的。”萧澈笑道:“之前不是保证过不骗你了嘛,怎么还敢?”
    “今天怎么这么早?”沈薇一个用劲儿把萧澈压到了在了她身边,一抬头,枕在了萧澈的肩窝处,蹭了蹭他的脸。
    “有点儿累。”
    沈薇在萧澈的脸上亲了一下,心疼道:“那就快睡吧。”
    “那边都关了吗?”沈薇又迷迷糊糊的问到萧澈。
    “还没。”
    “那你去关,然后睡觉觉。”沈薇闭着眼松开了萧澈。
    等萧澈起身后,沈薇含糊不清道:“我等你。”
    她是真的太困了,半清醒半迷糊,完全都是下意识说的。
    虽是迷糊着,不过也还有几分清醒,因为她没有睡死过去,而是半梦半醒等着萧澈。
    没一会儿萧澈带着水汽过来,沈薇拉住萧澈的手:“好凉。”
    “快上来。”沈薇掀开被子,把萧澈拉了进来,给他盖好被子,将他搂住,手脚都压在他身上:“宝儿,我给你暖暖。”
    小时候,那会儿她还不叫他小老头,而是跟着萧奶奶叫他“宝儿”。
    她觉得自己比他大,要当好姐姐,所以处处都很照顾萧澈。
    沈薇想着,嘴角不由上扬,迷迷糊糊轻轻拍着萧澈:“乖,睡觉觉。”
    哄没哄着萧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