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朗机人的那些燧发枪子弹,里面同样都是火药。
    解决了这些敌人之后,李梓铭他们往前又逃出了十里地之后,终于有机会停下来休息了。
    经过了刚刚那一场大战,众人心情都十分的畅快。有人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哈哈大笑道:“我估计我们刚刚解决的那批人,起码有一千人之多!”
    “差不多就是那个数字了。大家每个人都收拾了十个人左右吧。”李梓铭坐在石头上休息,闻言笑着说道。
    众人立刻点头称是。
    “如果那些人分批分批的过来,嘿嘿,我们说不定,还真能消灭那九千人呢。哈哈!”
    “对啊。排长,要不然你再出个主意,想把发把那些人分割开来吧。如果一次对付一千人,我们肯定能够轻易获胜的!”
    听了这话,李梓铭微微一笑,仰头看着头顶的天空,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就别做梦了。看看自己还有多少弹药再说吧。如果大家能做到百发百中,那我们这些人的火力,差不多能够解决四五千人。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估摸着,我们顶多,能再收拾一千人就差不多了。”
    众人闻言,立刻低下头清点起弹药来,一番清点之下,发现果然如李梓铭说的那样,每个人身上所携带的弹药,也只有刚才的一半不到了。
    “不过,我们有这些子弹啊。”另一个战士忽然举起手中的弹药包,对李梓铭说道,“这些佛朗机人用的弹药,里面也是火药吧。虽然不能用来做子弹,但制作炸弹总是可以的吧。”
    李梓铭听了,眼睛顿时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他立刻坐了起来,让众人将刚才收集起来的弹药都归拢起来,这一番归拢之后,乐的李梓铭合不拢嘴:“哈哈,有这么多火药,那我们的事情,还大有可为啊!”
    只见在他的面前,众人搜集起来的弹药包,足足有一人多高。小山一样的摆在那里,看的李梓铭心惊肉跳的。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擦枪走火,他们在场这些人,怕是都得死翘翘。
    “快,大家将这些火药拆开收集起来,我们来做点土炸药!”李梓铭急忙说到。
    众人依言,上前一人拿着一包弹药包,将里面的弹药全都拆开来,将火药倒在面前的空地上。
    土制炸药的制作方法很简单,李梓铭这些人,早就在训练的时候就学习过。毕竟这种战斗技能,在关键时刻,说不定就是能救命的。每一个人,基本上都被秦牧强制着学会了。不然的话,是不会允许上战场的。
    于是,李梓铭一边命人去远处放哨,一边让人把弹药收集起来,有派了一部分人,去附近找合适制作炸药的泥土,分工合作之下,到了天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将所有的火药,全都制作成了土炸药。
    这种土质的炸药,非常的不安全。但是爆炸的威力,却也不弱。只要配备上一条引线,点燃之后,爆炸的威力,也足够那些佛朗机人喝一壶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负责放哨的士兵,便匆匆而来,告诉李梓铭,在他们身后两里的地方,发现了那些佛朗机人的踪迹。
    而且,这一次,这些佛朗机人学乖了,三千多人聚集在了一起,不给他们逐个击破的机会。
    “三千人?看来南边那些追击我们的人,还没有追上来。”李梓铭沉吟着,终于把心一横,决定道:“那好,我们这次就玩一个大的,把这三千人,都给他吃掉!”
    一百人吃三千人,这样狂妄的口气,从李梓铭嘴里说出来,若是放在昨天之前,只怕没人肯相信。
    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觉得不是没有可能。
    “排长,你说吧,我们怎么才能把三千人收拾掉。”一名士兵目光热烈地看着李梓铭,激动的问他。
    李梓铭淡淡一笑:“一百打三千,这可是一场硬仗。猛冲上去和敌人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我们想要赢这一场仗,需要的可是天时地利和人和!三者缺一不可!”
    “哎呀,排长,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吧。”有士兵急忙问道。
    李梓铭环顾四周,看着地形平坦的树林,摇了摇头道:“这里的地形不复杂,利用不起来,我们换个地方。”
    他说着,带领着手下人开始往西北方向走。因为他远远的看到,那边的地形,似乎有些微微往上冒起。
    “天时,就是我们要找一个炎热干燥的天气,和敌人战斗。因为天气越干燥,土炸药的爆炸成功率才能越高。若是下雨天,我们辛苦做出来的炸药,说不定就变成废品了。”
    李梓铭一边说着,一边耐心的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给众人:
    “地利,就是要找一个险峻一点的地方。周围有什么悬崖峭壁的最好,我们用炸药把悬崖炸开,将那些人活埋起来,就是最简单不过的方法了。甚至,都不用我们多用力,就能解决那些人。”
    “人和就不用说了,大家唯有齐心协力,才能打赢这一场硬仗。若是有人临阵脱逃,或者心里打退堂鼓,那是绝对赢不了的。”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那片地势相对高一点的树林之中,果然在树林里找到了一个小瀑布。瀑布下方,则是一个天然的湖泊。李梓铭远远看了湖水一眼,发现里面竟然有不少的鳄鱼在休憩。
    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好地方!
    他心里立刻有了注意。
    李梓铭观察了一番之后,指着唯一那个冒起尖角的山头,对众人说道:“就是那里,我们把炸药埋在那个地方,然后引诱那些人来瀑布这边。炸掉了山头,光是崩塌下来的石头,就足以把那些人炸死一半!”
    众人说干就干,当即上了山头,在向阳的干燥的地方,将制造出来的火药安置好,然后把特质的引线埋伏到草丛里。这才派了二十多人,去远处“勾引”那些追兵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