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淼也是肯定君廷烨的话,“确实如此,九王爷只是过来说了一下小若的情况,然后便走了。只是我们关心,忍不住多问了几句,让九王爷逗留。”
    “皇上怎么这么关心臣弟。”君廷烨冷不丁的开口问道,“臣弟出宫后去了哪儿,皇上都知道。”
    君廷炜朗声笑道,“朕也只是听人说起,九弟不必如此反应大。”
    “臣弟也只是随意说说,皇上不必这么着急解释。”君廷烨丝毫不让,淡淡的说着。
    二人之间弥漫着一股无形的硝烟,在场之间有些尴尬。
    “皇上,既然刚刚白谷主说道了小若在宫里的安危,”孙淼说道,“草民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孙大夫直说吧。”君廷炜说道,“你既然是黎若的师父,关心也是难免的。”
    “皇上,小若心善,定是从未有谋害容嫔娘娘的意思。”孙淼说道,“而且草民相信宫里怀疑小若的人也不止皇后一人,当初不就是太后娘娘下旨让皇后娘娘放手去办吗?”
    “草民别无所求,只求皇上能够应允,让小若在宫中平安无事。”孙淼说的动情,已然忘了君廷烨让自己说的话。
    不过君廷烨倒是惊讶的看了一眼孙淼,这般自然流露的关切不似演戏,而且效果更好。
    白飞飞不知道内情,方才黎若解释的时候只说是皇后娘娘所为,没想到后面还牵涉了太后,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还以为信佛的太后是个好人,没想到这才幕后推手。
    “皇上,这竟然是太后娘娘的意思?”白飞飞冷声问道,“那小若在宫中岂不是更加寸步难行?神医谷留下一个四长老在这,甚至还未回谷中授勋,就被你们凌虐至此,依本谷主看,这信誉毁了就毁了,小若今日就随我们出宫。”
    由于谈到的是后宫妃嫔一事,几个年轻的男子不敢开口,君廷烨,慕容熙和凤歌在一旁沉默,可是几人脸色均是不悦。
    他们视黎若为珍宝,为知己,为好友,可是如今在宫中却受了这么多苦楚,李容嫣与他们非亲非故,二选一,自然是选择黎若的。而且这点声誉对神医谷和黎若来说都不算什么。
    神医谷早已经闻名于天下,不与皇室有太多的交集是常态,而黎若年纪轻轻,在大顺已经有了民声根基,而且受邀入宫为容嫔保胎却被皇后用私刑鞭打,在京城也是人尽皆知,到时候稍微用一下暗夜堂的情报网传出去,众人也只会站在黎若这一边。
    君廷烨,慕容熙和凤歌三人目光聚集在一起,知道他们都想法一致。
    尤其是君廷烨,本来只是想黎若去太后的慈宁宫里住着,如今被白飞飞和孙淼这么一顿说,要是真的能把黎若带出皇宫,就再好不过了。
    可是黎若却有些不一样的想法,她说道,“白谷主,我照顾容嫔娘娘是早已经应承的事情,太后娘娘就算误会了我,我也要尽到这份责任。”自己可是李容嫣肚子未出生孩子的干娘,怎么能弃之不管了。
    君廷炜感激的看了一眼黎若,如今宫里不占理,他就算是皇上,在神医谷面前也不敢胡言乱语。
    而这时,廊道的一头走来两个人,吴淮正带着太后娘娘身边的琉璃过来。
    “参见皇上。”琉璃行礼说道,“皇上,太后娘娘有请慕容少主过去一叙,想聊聊星云大师舍利子的事情。”
    其实温玉宁在宴会结束后,就想约慕容熙过去。他送了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情,不管是不是真的对这舍利子的故事感兴趣,她也理应表示感谢。
    可是君廷炜已经将他们都请走了,所以才一直等到了现在。
    听着琉璃的话,君廷炜还未回话,就听白飞飞说道,“如此正好,本谷主也许久未给太后娘娘请脉了,既然来了一趟,那就一起过去吧。”
    琉璃有些为难的看着君廷炜,太后喜静,不知道喜不喜欢这么多人过去。
    君廷炜心里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众人,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吧,正好孙大夫之前也一直照料母后,孙夫人也已经许久未曾入宫了,如此过去见上一见也好。”
    有了君廷炜的话,琉璃这才点头,“请诸位随琉璃来。”
    自从太后退居二线,不让妃嫔们每日过去请安后,慈宁宫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琉璃把众人带前殿后,说道,“请稍等,奴婢进去请太后娘娘。”
    说着便叫来两个宫女,给他们上茶水和点心。
    温玉宁的禅室里,她正在瞧着那琉璃佛尊,一边诵经一边手里转动着佛珠。
    屋里点了檀香,幽幽得,衬得这佛尊更是慈目,佛尊不大,约有两尺高,可是琉璃佛尊雕工精致,通体透亮,有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散发着一层层的白光,甚至可见有七彩祥云的感觉。
    这与镀了金身的佛像散发出来的光芒不一样,显得格外的圣洁。
    虽然慕容熙说这琉璃佛尊已经开了光,但是温玉宁请佛回来,习惯性的要诵上一本经书,才能够心安,再加上这佛像前面还摆着星云大师圆寂留下的舍利子,这可是佛法无边,温玉宁信奉佛教,自是虔诚无比。
    “太后娘娘。”琉璃轻声推门进来,不敢惊扰。
    温玉宁没有即时回应,在念完这一页经文后,手上的佛珠也停下了转动,回身问道,“可是慕容熙来了?”
    “是的,娘娘。”琉璃应着,“不止是慕容少主,皇上还让九王爷,白谷主和黎大夫,孙大夫等一行人都过来了。”
    温玉宁在琉璃的搀扶下自蒲团起身,眉间也不见有什么不悦的,“来了正好,哀家还未想着找白谷主,没想到他倒是主动来了,如此也好,哀家正想与他说道说道。”
    琉璃小心的扶着她去往前厅,想着在水榭见到皇上和他们对话时的模样,心里却隐约有些觉得这一局,太后娘娘要是对上白谷主,恐怕是难以胜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