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苏奕病房。
    秦墨的一句舍得吗?让苏奕难受垂眼。
    “我舍不得。但我必须要舍。”
    高松看向苏奕。
    “舍不得,那就好好争取啊。”
    高松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我还真不信,这顾北棠的心就是石头做的,就算是颗石头,她也会被感化的呀?你再努把力,一定会将她拿下的。”
    苏奕摇了摇头。
    “不了,我不配。”
    她不喜欢他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她。
    高松急忙看向秦墨,让秦墨劝说几句。
    秦墨想了想。
    “放手也挺好的。”
    高松诧异。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
    秦墨抬眼看向苏奕。
    “至少能给别人机会。”
    苏奕一脸不明。
    “我喜欢北棠。”
    他瞪大了双眼,急忙掀开被子下了床。
    “你说什么?”
    秦墨重复了一遍。
    “我喜欢北棠。”
    高松瞬间明白了什么。
    激将法。
    他急忙说:“对,他是喜欢北棠,喜欢好久了,因为北棠是你媳妇,所以他一直隐藏着这份心思,既然你想放弃北棠,他自然是要追的咯。”
    苏奕一听急了。
    “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了?不是你说要放弃北棠的吗?既然放弃了,她肯定会有新的生活,新的男朋友,这很正常啊,你就没有想过吗?”
    “我,我……”
    他是有想过,但绝对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是秦墨。
    秦墨又说:“既然别人能追,那么我也能追啊。”
    “你敢。”
    苏奕伸拳头,打算朝秦墨挥过去,却被秦墨给扣住了。
    “你以为你还是之前的阿奕么?如果你放弃,那么我会追她。这是真的。”
    秦墨说完甩开了苏奕的手。
    “今天就不打扰你了,我们走。”
    秦墨先行离开,高松看了苏奕一眼。
    “他是真喜欢北棠。以前的那个你一直都知道,但那个你压根就没把他的那份喜欢放在眼里。”
    “现在,你要小心了哦。”
    高松说完跟了出去,走廊里传来了顾北棠的声音。
    “就要走了吗?”
    秦墨说:“是啊,改天一块吃个饭。”
    “好啊。”
    在听到顾北棠那声好后,站在病房里苏奕,气的直接将床旁柜子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走廊里的顾北棠在听到声音后,没在说话,急忙走了进去。
    而秦墨则一脸苦笑,迈步离开。
    高松同情的看了秦墨一眼,跟了上去。
    顾北棠提着快餐匆忙赶到病房门口的时候,苏奕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
    刚刚,他太冲动了,居然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
    他不应该这样的。
    他急忙蹲下来去拾地上的玻璃碎片,可脑子里想着秦墨刚刚说的话。
    “你要是放弃的话,我就去追她。”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嘶”的一声,他手指被玻璃碎片给划伤了一道口子。
    鲜血直流。
    顾北棠见状,急忙走了过去,她将买好的快餐放在了床旁的柜子上,赶紧抽了几张纸巾,赶紧将苏奕受伤的食指包了起来,两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右手食指。
    “很痛吧?我带你去护士站包扎。”
    顾北棠拉着苏奕去了护士站,结果这会值班的护士有些忙。
    她跟那护士打过招呼后,自己拿过棉签沾上碘酒,给苏奕受伤的手指先消了个炎,再撒了一些止血粉后,用纱布将他的右手食指包好。
    期间苏奕盯着顾北棠那张白皙的脸,心中难受至极。
    明明说好要放她走的,可一听说秦墨要追她,他的心就如万箭穿心,着实的痛。
    一时之间,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包扎好伤口后,顾北棠这才看向他,眼中有些生气。
    “看够了没有?”
    “玻璃杯摔碎了就摔碎了,你一个大男人去捡什么啊?我会去扫的啊,就算我不在,你可以找护工,你可以找清洁工啊?”
    顾北棠看了苏奕右手手指一眼,抱怨道:“真是的……”
    她上前走了几步,见苏奕没有跟过来,她转头挑眉看向苏奕。
    “还杵在那干什么?还不进病房?”
    苏奕被顾北棠这么一骂,心中竟然舒坦了不少,他上前跟了过去。
    两个忙碌的护士正好回护士台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感叹:“苏总的老婆可真凶啊。”
    顾北棠气呼呼的回了病房,说真的,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反正就是心情不爽。
    可能人都是这样,对别人冷漠的时候,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别人对自己冷漠时候,那个心,着实堵的慌。
    她在深呼了一口气后,走到病房门口的墙角,拿过扫帚将碎玻璃渣扫走了。
    她去倒垃圾的时候,苏奕余光瞅见床旁的柜子上,放着两份快餐。
    他怔了好几秒,安分的坐回到了床边上。
    顾北棠回病房后,去浴室洗了个手,她走到病床前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打开了快餐盒。
    一份酸辣土豆丝,一份黄焖鸡。
    她拿过筷子,端起一饭白饭,夹了些菜吃了起来。
    一旁的人像个小学生的那样坐在床边上,这让顾北棠觉得好笑。
    她停住手中的筷子,转头看向他。
    “你不吃。”
    苏奕看着顾北棠没有说话。
    他刚刚跟她说自己不饿的,而且她也没叫他吃。
    他不敢。
    苏奕垂眼,双手手指纠结在一起,不安分的动着。
    顾北棠看了他受伤的手指一眼,重新拿了一双筷子,端起另一碗白饭,夹了些菜,将一块黄焖鸡送到了他的嘴边。
    苏奕愕然。
    “磨磨唧唧的,张嘴。”
    苏奕突然觉得,凶起来的顾北棠格外的可爱,可爱到,他的内心开始摇摆。
    他听话张嘴,顾北棠喂了他几口饭后,将饭盒塞在了他的手上,眼神示意着他的左手,让他左手拿盔子,嘴上还嘟囔了句:“我肚子都快饿死了。”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将晚饭吃完,顾北棠将吃完后的饭盒,用袋子装了起来,丢到了走廊尽头的大垃圾桶里。
    她折回了苏奕病房,拿着自己带过来的衣服,进了浴室,而苏奕一直坐在床边上发着呆。
    顾北棠出来后,有吩咐苏奕用左手拿着喷头冲凉。
    “右手手指尽量不要碰水”
    又一个小时后,苏奕从浴室出来,坐在陪护床上跟着徐婧玩着和平精英的顾北棠跟徐婧说了声晚安后,退出了游戏。
    她看向苏奕,喊了他一声。
    “你要跟我离婚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