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不明所以的转头看韩冥一眼,见韩冥轻点头,她便看向花如镜,伸出一只手递给了花如镜,这人一看就是修的无情道。
    看来,庙祝的门派修的就是无情道,只有庙祝最失败。
    花如镜看了看木槿的掌纹,又看了看木槿的面相,然后转头对韩冥道:“请你相信我,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只能对她说。”
    韩冥眉头轻蹙,可还是拿了薄被放在木槿背后,起身……
    “不必了,我没有瞒他什么。”木槿拉住了韩冥的手,让他坐下来,她想靠在他怀里,这样会让她安心一些。
    花如镜见木槿坚持,她也就直言问道:“把你前世的生辰八字说一下,我的道行不如师兄,无法如此就测算出你今后的祸福。之前,也是师兄告诉我,我才会急赶过来寻你们,路上却遇上了他,他要救人,我只能随他走一趟。”
    韩冥也还在奇怪,他放信鸽没多久,庙祝怎会派人来的这样快,原来是庙祝又算到木槿有劫难了。
    花如镜有一事没说,她不是来当庙祝的,庙祝人选在后头,是她的一个师侄。她来是奉师兄之命,看顾木槿的孩子出生,然后……师兄说,木槿的第一个孩子与他有缘,他要收为弟子,当衣钵传人。
    木槿和韩冥要是知道庙祝想让他们第一个孩子出家修道,他们两口子一定会揪住庙祝暴揍一顿。
    花如镜听了木槿的生辰八字,她掐指算了一刻钟时间,才确定木槿今后的路该怎样走才会一帆风顺。
    “先去帝都?”木槿有些吃惊,原本她还想偷摸去雪氏看看呢。
    “雪氏有数百年基业,底蕴深厚,怎可能轻易被人占据?”韩冥让他别担心,回头他就让人去打听一下雪孤鸿他们是否还好。
    木槿自习想想也是,雪氏可是有底蕴的隐世家族,怎么可能轻易被外人占据?
    不过那个蛊……似乎很不好对付吧?
    “雪氏中还有一只血貂,那只是母貂,母貂天生有一种吸引力,它或许能引出这群蛊虫。”雪无心端着安胎药进来,走过去,伸手递给了韩冥。
    韩冥接了药,吹了吹,试一下温度,才喂给木槿喝。
    木槿皱着眉头喝完这碗药,看向雪无心问:“另一只血貂,在谁手里?”
    “在雪折寒手里,可奇怪的是,被雪折寒自幼养大的雪凝儿,却在雪折寒与雪天娇大婚之前逃走了。”雪无心记得当时就有族人质疑雪折寒被雪神放弃了,可因为没有双雪印记的人出生,雪折寒又是嫡出长子,他那些年来也为族中贡献很大,为人光明磊落,温和仁德,长老殿众长老,也就没有想要换掉他这位族长。
    “逃跑了?”木槿是越发怀疑,此雪折寒是不是彼雪折寒啊?
    一个被雪折寒养大的血貂,怎么可能弃自己的饲主而去?
    就算雪绒儿跟了她,可每次雪孤鸿来,它还对雪孤鸿亲得不得了,雪孤鸿离开时,它还依依不舍的难过。
    这样有灵性的血貂,怎么可能主动离开自己饲主?
    “雪凝儿已经失踪十八年了,也是因此,雪绒儿在雪氏的地位,才会如此崇高。”雪无心只是告诉木槿,有雪绒儿在身边护着她,雪氏没有一个人杀得了她,因为雪绒儿会以命相护,要杀木槿,就得先杀雪绒儿。
    可雪凝儿消失不见了,雪绒儿要是再死了,雪氏就再也没有圣兽了。
    所以在雪氏,没有人敢杀雪绒儿,包括雪折寒和雪天娇,他们也不会忍心杀了雪绒儿。
    “雪绒儿活着才有用,死了的血貂,就什么用都没有了。”木槿明白了,彭遂那次宁可自己受伤也收掌,就是怕伤了雪绒儿。
    雪绒儿看似强大,可它也很脆弱,别说彭遂那一掌了,就是有人用力一捏,就能掐死雪绒儿。
    雪绒儿可以保护人,也需要人保护,它与人是比次都离不开彼此的。
    “雪绒儿呢?”韩冥才发现,雪绒儿怎么没有守在木槿身边?
    雪无心无奈叹口气道:“它又偷嘴了,吃完又睡了。”
    木槿也不知道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雪绒儿竟然一次次的偷吃。
    “血貂需要大补,吃的天材地宝越多,血貂的力量越强悍。”雪无心望着木槿笑说:“等雪绒儿完全强大起来,它咬你一口,你的伤口便会瞬间愈合。”
    更甚者,如果木槿能狠得下心吃了雪绒儿,虽然不一定能长生不老,可却能活个三百多年不老不死。
    木槿觉得雪无心的眼神有些可怕,雪绒儿就算真的可以增强人的细胞再生,帮人延年益寿,她也不可能为了追求自己活得久,青春不老,就去要了雪绒儿的命。
    养什么久了都有感情,都是一口人,怎么可能舍得杀它吃肉?
    雪无心就知道木槿舍不得雪绒儿,当他没说,不过……
    “我自己会修道飞升。”花如镜面无表情冷冰冰道一句,转身就走了。
    韩冥却是叹了口气:“桑落的命,真苦。”
    “什么?”木槿看向他,韩昊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韩冥看着她苦笑道:“五凤楼被朱雀毁了,桑落他们如今都无家可归了,可这样也好,凤羽便为他们几个解了蛊,桑落也就自由了,可以娶妻生子了。可是……唉!他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了修无情道的花如镜了。”
    “不会吧?”木槿也是一脸的一言难尽了,这小子搞什么?也太禽兽了,竟然看上人家道姑了?
    雪无心拿着药碗走了,他也同情韩昊,就花如镜这样冷若冰霜无情无欲的无情道女冠,人家是奔着得道成仙去的,谁会步入红尘和他来一场风花雪月啊?
    木槿真是哭笑不得了,韩昊怎么就看上花如镜了?是因为花如镜长得好看?气质高冷如山巅之雪?
    “这事且随缘,他撞了南墙,自然也就回头了。”韩冥看得挺开,他这个弟弟,不撞南墙,绝对不回头。
    所以,只能看上苍眷不眷顾这小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