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月之前,当章天青离开天域雪国的前一天,只将她要回大顺的事情告诉了花七。
    之所以只告诉花七,是因为他做事靠谱,而且对她没有廖祖福和花如风那般感情深厚。
    感情不深,那么就不会意气用事。
    之后花如风三人在章临安的求情之下,表示留着他们在天域雪国也没什么大作用,于是长公主答应让他们三回了大顺。
    花七和花如风三人其实才回帝都不超过十天,而花七一回来,就通过各种线索,锁定了章天青又可能在的位置——皇宫。
    章天青虽然没有告诉花七她为何要回大顺,但是估计也跟章老将军和一万章家军有关系,因此花七不问,只整天徘徊在皇宫周围,万一有什么需要,她好前去有所接应。
    “我回来的事情,你没有告诉狐狸和胖子他们吧?”章天青虚弱问道。
    “没有。”花去摇头。
    “答应我,我今天的事情也别告诉他们。”章天青恳求的看着花七,脸色苍白如血。
    花七虽然不理解章天青为何都不愿意告知,她自己猜想也许正是因为是她看中的朋友,一些事情并不希望他们涉入而让他们卷入危机。
    “好吧好吧,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最重要的是疗伤。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请大夫过来。”花七一声口哨,有几个小乞丐出现在巷内,她低头交代几句之后,不久就有一辆马车出现在了巷口。
    花七秉退了所有乞丐,自己吃力的扶着章天青上了马车,然后架着马车是,驶入了城东一栋非常简单的宅院。
    这宅院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入门的墙壁都有着斑驳脱落痕迹,只有一进院落,但是好在基本生活用具俱全,里面也没有任何人。
    “这是上次家主赶我出花家之后,我无家可归,想办法弄到一套院子,属在我的名下,平日里面没有人进出,你放心在此养伤。”花七将章天青扶进了卧室,然后很快寻了个靠谱且口风紧的大夫过来给章天青看伤。
    大夫查看了章天青的伤势之后,当着她的面道:“你的左边身体伤势恢复倒不成问题,但是内腹之伤需要静养。”
    “好好好,肯定静养,没问题。”花七笑呵呵道,又在大夫的手里放了一定银元宝。大夫垂眸看了看,掂了掂分量,知道这么多银子,肯定不止医药费。
    “大夫,今天这里看的病人的伤势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花七道。
    这个老大夫知道这是封口费,也不多说,收了银子,开了药方,就走了。
    花七拿着药方看了一眼,对躺在床上的章天青道:“天倾大哥,我去按照药方给你去抓药。”
    “谢谢你,花七。”章天青精神不济,轻声而道。
    花七本想要劝说几句,但是看样子章天青此时并不想跟人多聊自己的事情,只能将心中一连串的问题压下,然后转身出去。
    花七按照药方上的房子抓好药之后,想到章天青身上的皮外伤,这肯定需要最好的金疮药才能快速愈合,于是想到花家的药房处,转身就跑回了花家去取药。
    刚踏入花家大门,走入繁花似锦的院子里面,就有一只大鸟从天而降,直扑花七瘦小的身体。
    花七心中暗骂,赶紧躲入院子里面的花丛之下,手脚并用的爬在地上,以浓密树叶作为遮挡。
    谁知道这大鸟鹏鹏也是凶残,用爪子不停的去抓花七用来掩护的树叶树枝,抓得嫩叶凌乱掉落,很快就露出了花七爬在地上的瘦小身影。
    这只鸟跟她花七素来不合,是个天生的死对头!
    每次花七回花家,一半的时间就是跟这只鸟斗智斗勇。
    这只鸟不知道为何对她敌意特别大,每次都想要将她花七啄个洞才罢休的感觉。
    “你看,小七又跟鹏鹏干上了。”花园里面有一些侍女正在照顾花草,见到人鸟大战的场面,已经见惯不惯。
    虽然习以为常,但是看到花七和鹏鹏这一对活宝,也是觉得有趣极了。
    “这鹏鹏啊,就喜欢找小七玩耍。”
    此刻的花七可不觉得这只大鸟是在跟她玩耍,而是在跟她玩命!
    你看那拼命撕扯她身上树叶的疯狂样子,简直就是来跟她拼命的气势!
    “死鹏鹏,你别再得寸进尺,别来烦我,否则我扒光你的毛!”花七躲在树丛之下,很有气势的指着鹏鹏破口大骂。
    她今天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没这闲工夫跟一只鸟折腾。
    但是鹏鹏一听有人要扒光它的毛,怒意大增,双翅猛然打开,双爪弹出利爪,对着已经暴露的花七的后背抓去!
    “你来真的啊!你这只死鸟,迟早我要将你烤了吃!”花七被鹏鹏在后背啄了一口,疼得她啊呜叫了一声,赶紧手脚并用的爬出了灌木从,跑上了花园的青石板道路之上。
    原本布满奇花异草的花家花园,此刻正上演着一场人鸟大战,小七一路狂奔,嘴里啊啊啊的喊着救命,但是鹏鹏在后面紧追不舍,将她本就凌乱的头发啄得更是比鸟窝更乱,让原本安安静静的花园立刻有了生气。
    花七抱着自己的头跑,嘴里骂骂咧咧,很是生气。
    花家的侍卫和侍女们见到这一幕,都觉得好笑,每次花七回到花家之后,都会让安静压抑的花家生出一些活力,顿时都觉得热闹不少。
    不过,此时此刻却没有人敢去阻止,毕竟鹏鹏是家主养的宠物,在花家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飞扬跋扈得很,谁敢管就是找死呢!
    花七实在受不了这只蠢鸟,再加上天倾大哥还等着她的药,于是突然停住下不,从怀中掏出一个弹弓,对准鹏鹏,冷笑而道:“蠢鸟,来啊,决一死战啊!”
    鹏鹏在天空当中骤然停了下来,收了翅膀,停在了路边一跟树枝之上,眼珠子里面闪着惊恐神色。
    他鹏大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花七这手中的弹弓 !
    每次她都拿这玩意来对付它!
    不过鹏鹏的惊恐之色没有持续很久,一瞬间就转化为可怜楚楚的眼神,扑腾一下,展翅飞了起来。
    “哎,蠢鸟,你想逃跑吗?吃我一记石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间正义……啊!家主!”
    花如风赫然出现在花七身后,吓得花七手中的弹弓都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