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浅觉得有点愧疚。
    自己搬家,没有告诉朋友新家的地址,现在他却毫不介意地要来找她。
    “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好了,离我们彼此都不远的地方。”苏小浅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韩逸。
    最终两人在距离她新住处两条街外的一个街心公园见面。
    公园里有一个儿童游乐场,游乐场外的小摊上卖棉花糖、气球等等小孩子喜欢的东西,韩逸买了一支棉花糖递给苏小浅。
    “谢谢。”
    苏小浅接过淡粉色的棉花糖,不想吃,但是光看着,也觉得非常有趣。棉花糖的气味甜滋滋的,很好闻。
    “那个要吗?”韩逸指着小摊上一只粉红色的兔子玩偶氢气球。
    苏小浅连忙摇头笑道:“不要,我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你有时候的神情很单纯,很像小孩子。”韩逸笑着说。
    苏小浅惊讶地看他。
    有吗?
    她已经年纪很大了,而且工作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露出小孩子一样单纯的神情呢?
    “是真的。”韩逸说,“所以这几天以来,看到网上那些人对你的攻击,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应该压力很大。你善良单纯,独立坚强,却承受了那么多谩骂,小浅,作为朋友,我很心疼你。”
    苏小浅垂下了眼睛,轻声说:“谢谢。”
    “我不需要你谢我,我只希望你能快乐。”韩逸问,“需要我帮忙吗,水军和控评之类的……”
    “不需要,我已经不管网上的事情了,我最近没有上社交软件,也没有看八卦新闻。”苏小浅连忙拒绝。
    “你在找工作。”
    “你怎么知道?”苏小浅讶然。
    “你投简历的一个公司,老板是我朋友。小浅,既然你离开帝宸了,又想做新的工作,不如来我的新公司一起创业?”韩逸说出了这一趟过来的真实目的。
    他已经和龙祁夜说过,请龙祁夜善待苏小浅。
    在感情方面,他暂时止步,可是,他还是苏小浅的朋友。
    他不想看着苏小浅再去别的公司辛苦工作。
    “小浅,我们一起合作网络媒体的新项目,你不只有薪水,还有股权,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完全能够帮我把新公司做得很好。这块业务是我准备近两年内着力发展的,希望能和可靠的人合作,就是你。”韩逸劝道。
    苏小浅下意识要拒绝,可是韩逸在她开口之前就说:“别急着拒绝我,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并不是为了帮你才给你工作机会,而是,我真的需要像你这样能力出众,又是朋友的人来帮我。我手下虽然有很多能力强的高管,但,对我来说,他们都不如你可靠。”
    韩逸的神色无比认真,无比诚恳。
    苏小浅沉默着,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该继续拒绝。
    韩逸笑了:“没关系,你可以仔细考虑几天,想好了再答复我。好容易出来散散心,我们不要谈工作了。”
    他邀请她一起在公园里散步,然后,载她去听了一场音乐会。
    晚上送苏小浅回到住处,楼下,韩逸笑着道别:“好好休息,我等你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