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顾风挺着腰杆子,背后的手拉着小山的胳膊,脸色如常的走了出来。
    陈建平等人猛地眼睛一咪。
    此时的顾风,和之前似乎有所不同,但具体又说不上来。
    只是那眼神,依旧柔和。
    不过柔和中比起之前少了一丝怯弱,多了一丝锋芒。
    “527发现前面有人交手,已经和占波去了。”陈建平伸手指着前方。
    527这个数字名字便是那个高瘦男子的。
    至于占波,则是那个胖子。
    这伙人的名字都是千奇百怪,顾风也知晓这些吃血饭的人,来历是个忌讳,所以听着就记着名字,也不多问。
    “走。”顾风眸光一闪,走了过去。
    很快。
    山坡下。
    天养和陈知行都倒在了地上。
    陈知行一张脸布满了血肿,一只眼睛也是闭上了。
    而天养浑身都是抓痕。
    尤其是左手。
    此时完全脱了力一般,那胳膊处通红的可怕,完全就像是骨头刺进了肉里似的,格外的渗人。
    突然。
    “嗯?”天养和陈知行同时抬头,二人第一反应就是挣扎的站了起来,眼中布满了退意。
    只是四目相对。
    二人又是僵在了原地。
    “有人来了……”陈知行打破了沉默。
    “不是你的人。”天养嘶吼道。
    一开口,嘴里唾沫都是一片血红。
    “也不是你的人!”陈知行血肿的脸布满了狰狞。
    再一次的沉默。
    “顶尖高手!”二人同时开口道。
    “继续打?”陈知行深吸了一口气开口了。
    天养眯着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
    这一看,天养眼中凶光爆闪。
    “别犯傻!”陈知行沉声喝道。
    “你我恩怨,没的说,必定要死一个,但可不能让别人捡了便宜,江湖路远,日后见面再来血战!”
    “如何?”陈知行眯着眼睛,细看眼中凝重的可怕。
    此时二人都是感觉到了一股如同野兽一般的锁定,无法言说,但唯有自己最能清楚的感觉到。
    “好……”天养思索良久,沙哑的点了点头。
    但天养的眼神很凶。
    显然,下一次绝对会分出一个生死,陈知行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狰狞一笑舔了舔舌头。
    一瞬。
    二人同时转身,分开两个方向拔腿就要跑。
    可刚刚没跑出几步,二人又猛僵在了原地。
    只见天养面前走出来一个胖子,那胖子膀大腰圆面色和善,给人的感觉就是喜庆。
    可随着走过来,笑眯眯的眼睛一点点的透着一股邪异。
    越是笑,越是给人恐怖。
    同时慢慢咧嘴的嘴角,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个吞噬一切的深渊。
    来人正是占波。
    天养下意识一步步的后退。
    前方。
    陈知行同样如此。
    不过陈知行面前来人正是那个瘦高汉子527。527始终面无表情,但就这么一步步的逼近陈知行。
    “砰!”
    一声闷响。
    陈知行猛地回头看去,只见天养一拳打在占波的胸口。
    可换来的就是占波直接肩膀顶在天养的胸口,硬生生的将天养顶得飞出了一米多。
    还没落地,体态圆润的占波赫然是出现在了天养面前,一把擒着天养的脖子,就这么把天养按在了地上。
    “咕……”
    陈知行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这一点,自己没事的也能做到。
    毕竟天养重伤了,可现在自己也是重伤啊,陈知行很清楚自己没事的时候有多恐怖,换句话说,那胖子也能瞬杀现在的自己?
    还没想完,陈知行猛地抬头。
    一股冰冷已经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陈知行瞳孔一颤,入目就是527冰冷的眼神和那一把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跪下!”
    冷漠的声音从527嘴里吐出。
    陈知行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跪在地上,另外一只手隐隐已经摸向了大腿。
    下一秒。
    “砰!”
    陈知行眼前一黑,527一脚踹在陈知行的脸上,这一下直接让陈知行翻了白眼。
    “若不是顾东家要活得,你早就死了,在我面前耍手段,可笑。”
    527三根手指抓着陈知行的衣领子,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把小刀,小刀就抵在陈知行的后劲上。
    翻着白眼的陈知行其实并没有晕过去。
    可此时丝毫不敢动。
    这个家伙拖着自己在泥地上走,力道他可以控制,但若是自己乱动,那小刀怕是就刺进了自己的脖子。
    专业,恐怖。
    陈知行想破头,都想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哪里来的。
    几步路的距离。
    陈知行被丢在地上,旁边占波同样是拖着天养,一路就这么拖了过来。
    突然。
    被丢在地上的天养猛地翻身跳了起来,陈知行也暗暗的做好了准备。
    “砰!”
    又是一声闷哼,天养刚跳起来就被一脚踢在了地上,同时一股巨力掐着天养的脖子。
    “天养兄弟,可别乱动了,我是来救你的。”一道轻笑声响起。
    正咬牙挣扎的天养猛地一愣,一抬头就看见人群里的顾风。
    “顾东家?”天养沙哑到模糊不明的声音响起,很是错愕,以至于眼中都布满了不可思议。
    “很奇怪么?”顾风咧嘴一笑。
    天养直言不讳的点了点头,这顾东家有麒麟帅印而且也是个好人,可万不该出现在这里啊。
    毕竟这些人……
    更加错愕的是陈知行。
    陈知行趴在地上,看见顾风的瞬间,身子猛地一抖。
    与此同时。
    陈知行已经做好了奋力一搏的准备,可下意识的反应是要寻求退路了。
    “看好这个家伙,他要是动一下,哪里动了,给我弄了哪里。”顾风淡漠的声音传来。
    陈知行猛地抬头看去,入目就是顾风那居高临下的眼神。
    “嗯?”
    顾风见陈知行就这么看着自己,舔了舔嘴唇,一步步到了陈知行的面前。
    陈知行看着这个之前差点死在自己手里的蝼蚁,居然敢对自己露出这一副目光,立刻就仰起头来。
    可还没起身。
    “哇……”
    陈知行猛地一声闷哼。
    细看527一脚结结实实的踩在了陈知行的脖子上,看着陈知行抽动的身子都知道527这一脚有多重。
    “很疼吧?”顾风蹲下来,眼神淡漠的看着陈知行。
    “你……”陈知行咬牙仰着头。
    下一秒,陈知行就猛地屏住了呼吸,只见顾风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刀,那刀就抵在了他的下巴上。
    久久的沉默。
    陈知行满是血肿的脸隐隐间抽搐。
    而顾风依旧是面无表情,可突然,顾风的手抖了一下,顾风虽然掩饰了,但陈知行还是发现了。
    “嘿嘿嘿。”陈知行笑了。
    “原来你是在吓唬我啊,也是,你一个在死了老爹的情况下,才接手古玩生意的太子哥,这么快学会装腔作势算是你的本事。
    不愧是顾沧海的儿子,他就是个狠人,你也不差。但太年轻,论狠,你还差得远啊,少他娘的吓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