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乐一愣,略一琢磨,便觉得小十公主和太子刘炟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
    历史上明朝之所以灭亡,这不是就一种很重要的原因吗?
    李乐前世听邻家女神的爸爸讲过,貌似是说明朝一开始时是“苏杭熟,天下足”,江南地区是明朝最重要的产粮基地,种的粮食吃不完,每年都要卖很多粮食到外地。
    后来随着大航海带来海量的白银,以及对外贸易的兴盛,明朝发现种桑养蚕缫丝织布可比种植水稻赚钱多了,于是就有了江南地区的改稻为桑,苏杭地区的百姓不再种植水稻,家家户户都种上了桑树养起了蚕。
    于是渐渐的“苏杭熟,天下足”也就变成了“湖广熟,天下足”,江南地区一下从粮食产地变成了粮食输入地,不但不能卖粮到外地,每年还要从外地买入大量粮食。
    然后那时候北方又是小冰河气候,连年干旱,粮食减产,明朝的粮食一下就不够吃了,加之地主官僚的贪得无厌,于是破产的没饭吃的流民越来越多,最后可不就造反了么?
    然后明朝没办法解决粮食这个根本问题,只知道派人去剿匪平乱,结果流民却越剿越多,农民起义军被打散了一次,很快又能组织起更多饥民跟着一起造反,最后还在李自成的带领下一路打进北京城。
    然后就被寄居东北的通古斯人捡了便宜。
    自己还是小瞧了古人了智慧啊,这个问题自己之前都没怎么想。
    这时却要好好想一想了,前世好像也有这样的问题,种田不赚钱,好多农民都出去打工或者改行做生意了。
    国家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李乐想了想道:“十娘这个问题问得好!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朝廷的地方官要勤政爱民,劝课农桑。
    培养、派出更多的能吏、干吏指导百姓耕种,让百姓能获得更好的收成,同时合理保护粮食,菜蔬的价格,使得农夫种田也能有不错的收入;
    农夫也不要单单只是种田,还可以发展各种副业,养鸡、养鸭、养豚、养羊、养牛、养鱼,而且还可以在农闲时做一些木工,泥工、编织,甚至等以后粮食多的吃不完了,还可以从事酿酒的行业。
    总之,农业为本的国策还是不能变,让农夫主业和副业加一起来也能有相当可观的收入;再对弃农经商者征收比较重的税赋,让两者的收入相差不至太多。
    加之经商可是有巨大风险的,一旦经营不善,很可能就要倾家荡产,负债累累;而在种田的同时经营各种副业,却可以安安稳稳,衣食不愁,相信绝大多数农夫还是会选择种田的。”
    李乐前世就是从事农业工作的,这一问也算问到专业上了,这里李乐感触最深的就是:谁说农业就只能种田了,谁说农业就不能致富了?
    只要农业技术,也就是农业生产力提上去,农民就能有大量的农闲时间,然后根据所在地实际情况,就可以发展大量的副业,甚至可以搞点“乡镇企业”,还怕致不了富?
    自己好歹211农业大学毕业,专业课门门全优,毕业后又在与农业相关的国企和县城事业单位工作过几年,之后又自己经营了一家生态农庄,无论是专业知识,眼界学识,还是实践经验,以及管理农庄的经验都是不缺的。
    来到这里后,大汉皇帝对自己又这么支持,信任,相信自己在农业方面,绝对可以大有作为,极大的提高这个时代的农业生产力,造福无数农民的。
    “相信我,别的我都不擅长,唯有烹饪之道和农耕之道最是擅长,特别是这农耕之道,我绝对可以下军令状的。只要陛下和朝廷能大力支持我,信任我,我保证可以,可以……”
    李乐一下不知怎么表达,于是道:“可以让陛下和全天下人见到‘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之景象。”
    此言一出,刘炟不禁露出一副心驰神往的表情,而刘小迎与可儿两个漂亮妹子则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好一句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兄长真是好文采,好豪情,小妹佩服!”
    刘小迎真心夸赞道,心里则在想:这才是让我钦佩的胸怀天下,有远大抱负,能兴国安邦的大英雄!
    李乐心里那个美滋滋,却也知道文采,才华这东西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可不敢当这个大文豪。
    “不是,这诗句不是我作的,乃是我师父教我的!”
    刘小迎有些不信,连忙又道:“你那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呢,也是你师父教的么?”
    “是啊。”
    “你那句‘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呢?”
    “也是师父教的。”
    “拜冕旒后面呢?还有吗?”
    李乐想了想,不知怎的,可能是金手指的作用吧,对于前世任何东西,只要想起一点,他就能当时的情景全部回忆起来。
    比如二十多年前,第一次上学的那天,只要李乐愿意,甚至能把那天老师说过每一句话都一字不差的回想起来。
    所以李乐是完全能把全诗背下来的,只是这诗的情境,到时该如何解释呢?
    “后面,后面没有了,当时师父就说了这一句。”
    “是这样吗?”
    不知为何,可能是注意到李乐的微表情,也可能是女人的直觉,刘小迎总觉得李乐在说假话,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只盯着李乐的眼睛道。
    “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
    “就当你没说假话,那你可否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全部默写下来?”
    “这个倒是可以。”
    两人越说越远,刘炟终于看不下去了,连忙又把话题给拉了回来。
    “嗯,逍遥,吾等现在相信你能使天下农人致富。但比起经营羊毛纺织,和茶叶贸易的巨额利润,想来经营农事还是远远不如,只怕天下的富人还是会上行下效,形成巨大的势力!”
    李乐微愣了一下,不知他所指的什么:“追求的富贵本来就是人之天性,吾等最多可以调控引导,却无法压制,正如师父所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