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有什么事儿?我还在锻炼呢。”
    齐北作为楼家的上门女婿,自然知道聂家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他也知道自己救了聂王的小舅子,对方肯定是过来感谢自己的。
    聂王继续保持着这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下车朝着齐北深深地鞠了一躬。
    “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小舅子,这件事情我也清楚了,所以想要请您吃个饭,好好的感谢感谢您!”
    对方把态度放得非常的低,让齐北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可知道这个家族向来都是厉害的很,每个人都高高在上,似乎不染尘埃一般。
    可没想到作为这个家族的家族,他居然千方百计的找到自己,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朝着自己鞠上一躬。
    若是齐北不给他任何的面子,这也显得有些过分了,齐北点了点头,直接上车,也不好拂了对方的好意。
    看到齐北快速的上车,聂王脸上的笑容更加的诡异了。
    “额,那什么,聂家主,您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让我觉得有些恐怖。”
    齐北耸了耸肩膀,有些尴尬地看了聂家家主一眼。
    齐北已经猜到了,聂王是想要尽自己所能的展现出自己的温和,生害怕齐北会感到尴尬。
    聂王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正常,不再带有那皮笑肉不笑的诡异笑容。
    “您这一次如果是要来感谢我的话,那自然没什么必要,因为医者仁心,救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很感谢你们没有因为我对您小舅子的冒犯而生气。”
    齐北不卑不亢地将这话给说了出来,丝毫没有任何卑微的态度,也不贪图对方任何的金钱。
    “我可以给你很多的东西作为此次事件的报答,给你一套别墅,再给你几百万的现金,或是聘请您到医院做个主治大夫。”
    聂王可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感谢齐北,他知道齐北现在落魄的境界,所以提出来的东西都是齐北最迫切需要的。
    可是齐北却直接摇头拒绝了,如果他接受了这一切,那岂不是证明他就聂王的小舅子是有私心的。
    “我现在的情况相信您也很清楚,很多东西是瞒不了人的,我现在的地位确实很卑微,我也非常的贫穷,可是我能够靠着自己的本事,努力的发展起来,如果您真的想要感谢我,那我们吃一顿饭就行了。”
    齐北的话,让聂王和祁老都忍不住高看了他一眼,本来以为愿意去做个上门女婿,是想要偷懒避世,可这和齐北浑身的本事又有些不太相符。
    现在看来,齐北当初选择去做上门女婿,应该也是有些难以启齿的难处的。
    祁老点了点头,看下齐北的眼神多出了一丝敬佩,果然是有着大境界的人,思想都比正常人要高出一截。
    “你好,我是中医界的一个老头子,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跟你学习学习!”
    祁老直接就开口介绍了一下自己,这个简单的介绍让齐北知道,眼前的老家伙绝对不简单。
    “我一直以来都立志于搞中医的医学研究,可是现在我们损失了很多的古籍,再加上中医已经有些落寞了,不少的东西都失传,所以现在中医一点儿都不发达!”
    说到了这里,祁老长叹了一口气,心中非常的无奈,恨不得现在就能够重振中医界。
    “我就是在病人的伤口上看出了您以气御针的痕迹,所以说才会贸然的上门拜访,实不相瞒,我真的太想要学习这方面的东西了!”
    听到了这话,齐北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他也猜到了,这两个人找自己并不是单纯的感谢这么简单。
    齐北从祁老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他的真诚,知道祁老这一次找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学习这方面的经验。
    “这东西可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齐北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祁老,祁老年事已高,现在学习这些东西的话,很有可能已经晚了。
    祁老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他用坚定的眼神对望着齐北,手已经捏成了个拳头。
    “你放心吧,虽然我年龄已经大了,但是对于知识的追求永远是不会停止的,就算我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人世,我也要努力的学习中医知识!”
    祁老的这些态度让齐北觉得非常的满意,他并不忌讳和人分享自己的知识,反而他想要借此机会把中医宣传出去,把医道发扬光大。
    很快大家就到了吃饭的地方,聂王一路上都听着两人不断的交流,心里对齐北的态度一直不断的在改观。
    齐北是一个不卑不亢有骨有节的年轻人,对于医学方面的专业造诣,已经高得来让人无法想象了,可他一点儿也不膨胀,依旧是非常谦逊的和人交流。
    至于他为什么要低调地待在这个家族中,窝囊这么长一段时间,想必也是有着自己的原因。
    “这一路上我实在是受益匪浅,今日鄙人一定要尊称您一声老师!”
    祁老下车后恭恭敬敬的朝着齐北鞠了一躬,这态度和聂王相差无几。
    齐北连忙伸手将祁老给扶了起来,这老人的态度和性格都很合他的胃口,两人不自觉之间倒也成了个忘年交。
    “这可使不得,您叫我一声小齐就可以了!”
    齐北自然不会拖大,像祁老这种努力搞医学方面的医者,齐北一向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的。
    “别别别,您这样可真的让我有些不好做人了!”
    最后两人谁也拗不过谁,只能够商量好,在有外人的地方称呼齐北为小齐,私底下尊称齐北一声老师。
    聂王看到了祁老的态度后,整个人激动的不行,如果说齐北第一次救人是因为运气好,那么这次和祁老正面切磋后,还能让祁老如此恭敬地拜师学艺,就证明齐北绝对是有着真材实料的。
    想到这里,聂王心情大好,直接大手一挥,将自己珍藏在饭店之中的百年酱香白酒拿上一壶,好好的和齐北喝上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