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对我说话之时,他的那双褐色双眸竟然闪烁着无比妖异的光芒。ωヤノ亅丶メ....

    从这双眸子之中,竟然有一种能够蛊惑人心神的力量透射而出,寻常人要是被大长老的这双眸子盯住,不出三五秒钟,就会被大长老控制了心神,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沦为他的奴仆。

    甚至就算是上品金仙,如果境界不够,神念不强的话,也很容易被大长老蛊惑。

    因为我坏了大长老的好事,所以大长老对我动了杀心,一旦被他掌控了我的心神,我的下场就可想而知。

    可是大长老却并不知道,我最擅长的是心灵之力,大音魔神的诛心之力都奈何不了我,他的区区手段,对我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所谓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大长老的蛊惑之力,在我的面前就和那只可笑的蚍蜉一样。

    面对着目光妖异的大长老,我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对着他微微一笑。

    “大长老,你说的确实没错,人族无论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地点,都不应该被小看。”

    “因为人族是天地之间永恒的主角,是天道的宠儿!”

    本来大长老对我志在必得,在他全力发动了蛊惑之力的情况之下,我肯定会被他的蛊惑之力所控制,成为他的奴仆。

    可让大长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手段对我竟然没有起到的任何作用,这就让大长老对我更加忌惮了许多。

    不过不管怎样,我和胡莉莉目前在七尾王府,在他的主场,他要是想对付我和胡莉莉,有太多太多的底牌和手段,还有大把大把的机会,所以不用争这一时的长短。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大长老收回了他那妖异的目光,变的又和之前一样,成了一个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的老者。

    “这位先生真是好手段,没想到在人族之中,竟然出了先生这样的人物!”

    “既然先生是莉莉的朋友,将来莉莉如果嫁入了我们七尾王族,不如先生和我们七尾王族联手,在灭世大劫降临之际,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大长老暂时收起了控制我的想法,却立刻就巧舌如簧的蛊惑起了我。

    假如我有什么野心,被大长老的这种想法给说动了,那还是会心神失守,照样会被大长老所蛊惑。

    但大长老却并不知道,我的身份是天命之子,是有可能会成为救世之主的人物,灭世大劫都需要我来化解,一个区区的七尾王族,又怎么可能会被我放在眼里?

    大长老本来认为他抛出了一个橄榄枝,但他却并不知道,站在我的角度,大长老的格局还是太小了一点。

    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对大长老的蛊惑我好像丝毫都不受影响一般,什么灭世大劫,惊天动地的事业,对我来说都如同浮云一般。

    此刻的大长老和棋大公子,琴三公子,看着那张平凡而又普通的脸,从我脸上的表情之中,竟然看不出有丝毫的波动。

    “大长老,刘恋是我的朋友,我和莉莉来到青丘世界的目的,是想带他出去。”

    “希望大长老能够成全莉莉和刘恋这对有情人。”

    我面无波澜的对着大长老道,而大长老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却浮现出了一脸的冷笑之色。

    “呵呵......”

    冷笑了两声之后,大长老对着我道:“让我成全刘恋和莉莉这对有情人,你对我说出这话,恐怕是不知道胡莉莉这个九尾天狐,对我们青丘狐族有多重要吧!”

    “现如今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对我们青丘狐族来说,将面对着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这场挑战之中,我们青丘狐族有可能会持续过去无数万年的辉煌,也有可能会在这场大劫之中毁灭。”

    “而对于我们青丘狐族来说,是否能在这场挑战之中存在下来,九尾天狐一族,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大长老说到这里,我的眉头皱了一皱,忍不住的暗自想到。

    青丘狐族的传承仙位一直都没有得到传承,这可能和九尾天狐一族有关。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和九尾天狐有关呢?

    如果仅仅是一个传承仙位,会让整个青丘狐族如此的重视吗?

    一个传承仙位,换句话说仅仅是一个真仙级别的人物,就能够关系到青丘狐族的生死存亡吗?

    我怎么感觉除了传承仙位以外,胡莉莉这个九尾天狐,还有更重要的用处呢?

    因为受到了刘恋的影响,胡莉莉此刻心乱如麻,所以她的所有一切,都由我来帮她搭理。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我试探性的问着大长老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想要莉莉怎样?”

    “如果你们想通过迫害刘恋的方式,逼迫莉莉答应,那别说莉莉不会答应,就算是我,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朋友被你们所迫害。”

    大长老闻言看了一眼胡莉莉,当看到胡莉莉向我投以了无比信任和敬重的目光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同样在沉思了片刻之后,大长老对着我道:“如果莉莉能嫁入我们七尾王族,给我们七尾王族生下几个九尾天狐血脉,一旦目的达到,我们自然会放了莉莉,和你的朋友刘恋。”

    大长老这是在漫天要价,我肯定要坐地还钱,我们两个只是在互相做着试探而已。

    “呵呵.....”

    冷笑了两声之后,我毫不客气的对着大长老道:“控制和伤害了莉莉的丈夫,还要莉莉嫁入你们七尾王族,给你们生下几个九尾天狐血脉,我真不知道这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

    “你的勇气来自那里?你的脸为什么那么大?”

    大长老没想到我竟然对他如此的不客气,胡莉莉更是在一旁怒气冲冲的道:“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就算是让我去死,我也不会做任何一件背叛刘恋,对不起刘恋的事情。”

    见我和胡莉莉的态度如此的坚决,大长老愣在了那里。

    不过在愣了片刻之后,大长老一脸怒火的道:“莉莉,你真的不管刘恋的死活了吗?”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会让刘恋死,而且你和你的这位朋友现在在七尾王府,在青丘世界,你们两个惹怒了我的下场,不是你们所能承受的起的。”

    面对着大长老的威胁,我淡淡的一笑,在大长老看来,我们两个承受不起惹怒了他的下场,但在我看来,整个青丘狐族,未必就能够承受住惹怒了我的下场。

    胡莉莉虽然信任我,但对于我的真正实力,她却并不好判断,所以此刻面对着大长老的威胁,胡莉莉只能用她的方式来跟大长老谈判。

    “大长老,如果你让刘恋死了,让姜一因为我而遭遇意外的话,那我就只能用我的这条命来陪着他们了。”

    “我相信,我胡莉莉真要是想死的话,在青丘世界之中,没有人能够拦住我。”

    胡莉莉表情拒绝,态度坚定的对着大长老说出了这番话,让大长老很是无语。

    有句话叫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胡莉莉正是这种不要命的。

    人家连命都不要了,大长老还能用什么来威胁她呢?

    “莉莉,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我们青丘狐族唯一的一只九尾天狐,整个青丘世界都有可能被你掌控,你要是死了,青丘世界都有可能崩溃你知道吗?”

    “你这样吧,我这边退一步,假如你愿意嫁入我们七尾王族,给我们七尾王族生下几个九尾天狐血脉的话,我保你得到仙位传承,最终还是让你和刘恋在一起。”

    “灭世大劫已经降临,留给我们青丘狐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三年之内,你能给我们七尾王族生下三个九尾天狐血脉,那我保证放你和刘恋离开,而且还让你得到传承仙位,拥有真仙之体。”

    “那个时候,有真仙之体的你,就可以和刘恋双宿双飞,为他传宗接代,和他共度往后余生了!”

    大长老在那里又回蛊惑起了胡莉莉,对胡莉莉来说,拥有真仙之体,给刘恋传宗接代,这确实是她的一块心病,传承仙位对胡莉莉确实有着无比巨大的吸引力。

    不过为了传承仙位让胡莉莉委曲求全,背叛自己的感情,做她最为不齿的事情,这是胡莉莉所无法做到的。

    而就在胡莉莉正打算义正言辞的拒绝大长老之时,我却灵机一动,用传音入耳之法对着胡莉莉道:“莉莉,先不要急着拒绝他,你可以先跟他虚与委蛇一番。”

    “你告诉他,就说想让你给七尾王族生下九尾天狐血脉,必须得答应你两个条件才行!”

    虽然胡莉莉有点不大明白我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基于对我百分之百的信任,胡莉莉还是按照我给她所说向大长老复述了一遍。

    “大长老,要想让我给你们七尾王族生下九尾天狐血脉,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得先答应我两个条件才行!”

    以大长老对胡莉莉的认知,她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答应才是,然而此刻的胡莉莉这么爽快就做出了回应,让大长老有一种惊喜之感。

    难道胡莉莉这么快就想通了?

    “莉莉,只要你愿意给我们七尾王族生下三个九尾天狐血脉,别说两个条件了,就算是二十个,二百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因为太过于激动,大长老没有多加思考,直接给了胡莉莉一个承诺。

    琴三公子和棋大公子此刻也是无比激动,如果胡莉莉愿意给七尾王族生下三个九尾天狐血脉的话,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们两个都有机会?

    在七尾王族,他们两个是资质最好,天赋最高的,胡莉莉要生下三个九尾天狐血脉,不可能只给某一个生吧?

    作为狐族,琴三公子和棋大公子可并没有人族的伦理观念,在他们两个看来,胡莉莉生下的三个九尾天狐血脉,肯定要三个爹才行。

    而就在大长老和琴三公子,棋大公子这几个无比激动之时,我对着胡莉莉传音道:“第一个条件,要想让你给七尾王族生下九尾天狐血脉,必须先放了刘恋。”

    胡莉莉听到之后直接转述了出去:“大长老,你要想让我给七尾王族生下九尾天狐血脉,那必须先放了刘恋。”

    大长老闻言满口答应:“没问题,只要你嫁入了我们七尾王族,刘恋我马上就可以放,让他先到世俗界去等你。”

    接下来我又对着胡莉莉传音道:“第二个条件,如果想让你给七尾王族生下九尾天狐血脉,必须得先让你接受仙位传承,成为青丘狐族的狐仙。”

    “只要能够成就真仙之体,你就嫁入七尾王族,否则的话,一切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