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88章 番外:顾家会议

    江林赐予功法后,想起了胡大壮的身体状况。WwΔW.『『

    胡大壮因为修炼了一部残缺功法,导致*有了一些难以修复的暗伤,这并不利于以后的武者之路。

    眼下时间尚早,他干脆就趁着时间为胡大壮治愈暗伤,顺便相助胡大壮突破武者境界,反正这两件事情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江林看着跪倒在地的胡大壮,吩咐道:“盘膝打坐,进入修炼状态,我今天送你一场造化。”

    胡大壮神色激动不已,遵照江林的纷飞盘膝打坐。

    在他心里江林早已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他可以想象自己经过今日这场造化之后,将会迎来化蝶一般的蜕变。

    江林以真气凝聚成一百零八根金针,刺入胡大壮体内的重要穴位之中。

    先天初期只能将真气附着在体表进行攻击或者防御,先天中期进一步凝练真气后,可以让真气离体施展各种手段。

    江林的真气性质本身就带有治愈之力,他先以真气金针全面刺激胡大壮的身体潜能,然后施展治愈法术,全面治好了胡大壮体内多年积累下来的暗伤。

    胡大壮感受到体内多年来的隐痛全然消失,觉得浑身无比轻松,甚至有一种想要睡大觉的冲动。

    “静心凝神,不要分散注意力,接下来我将助你修炼《蛮虎诀》进行突破,你坚持越久,收获就越丰富。”江林的声音在胡大壮的脑海中响起。

    胡大壮咬了一下舌尖,借助痛觉恢复清醒后,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修炼之中。

    他感觉到一股力量引导着自己后天境界的真气,按照特定的方式运行不断淬炼身体,在这个淬炼过程中,他的真气同时也得到了提升。

    一开始胡大壮只是全身有撕裂的痛感,随着时间推移,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丢进了榨汁机一样,几乎都要被搅碎了。

    他咬着牙齿全力坚持,记住了真气的运气方式,当那种搅碎般的痛顾蔓延到大脑之后,他甚至以为自己的大脑要炸裂了。

    一个半小时后,胡大壮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江林看着昏倒在地的胡大壮,收回了真气金针,点头道:“坚持了一个半小时,不错,值得我花费心思培养。”

    他在开始之前就给胡大壮定下了一个标准,胡大壮必须坚持一个小时以上,以后才有资格继续接受他的培养。

    一个半小时的坚持,胡大壮得到了很大的收获,不仅《蛮虎诀》正式入门,武者境界也达到后天八层。

    这对于一般武者而言,想要从后天六层突破到后天八层,得到这样的进步,至少需要花费五年的苦功。

    …………

    夜晚六点,文华庄园。

    这里是顾家庄园,名字由老爷子顾非文定下,文华二字,其中“文”对应的是顾非文,“华”字对应的是顾非华。

    最初顾家两兄弟来到余杭市一同打拼天下,在顾家崛起之际,顾非华不幸死在了一场武者大战中。

    后来顾家势力越来越大,顾非文就在余杭市的南郊建设了这一座文华庄园,以庄园的名字来纪念自己的兄弟。

    文华庄园本身的面积达到三十亩,四周的山林也由顾家早早收购,建设了跑马场、高尔夫球场、私人机场等等。

    实际上在余杭市大部分上流人士看来,文华庄园的真正面积绝不止三十亩,只是顾非文老爷子为了避嫌,将那些娱乐场地划分了出去,免得顾家过于张扬。

    此时,一辆辆豪车排成了车龙,缓缓地驶入庄园之中,在前往庄园的公路上,百万级的豪车毫不起眼,千万级的豪车比比皆是。

    今天是顾家七小姐的生日宴,过去那些年,顾家七小姐从未在公众前露面,生日也从来没有举办过什么宴会。

    因此今天这一场明显有着特殊用意的生日宴,牵动着整个余杭市上流人士的心思,谁都想知道顾非文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文华庄园深处,顾家议事厅。

    整个议事厅采用了江南楼阁风格的装修,显得古色古香,其中摆放的桌椅全都由名贵木材打造。

    顾非文坐在议事厅的主位上,一双虎目扫视着在场的顾家人,而供奉严东来则是如影随形站在顾非文的身后。

    坐在下方位置上的顾家人,感受着来自老爷子的压力,一个个正襟危坐,不敢吭声。

    顾非文的目光落在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顾天虎身上,问道:“截止到开会之前,贵宾来了多少个?”

    此次他为最小的七女儿举办生日宴,目的是为了把控余杭市的局势,他口中的贵宾,都是余杭市中真正的大人物,将成为他把控局势的最大阻拦。

    顾天虎起身回应道:“禀报父亲,狼王罗涛和无双拳馆的馆主秦无双都到了,我已经派了人招待,陈家和花家目前没有人前来。”

    这次的贵宾一共有五人,狼王罗涛和秦无双都是先天武者,占据两个名额,另外三人分别是陈家和花家的掌权者,以及跟陈家和花家都关系不浅的江林。

    因为江林和花语嫣的情侣关系,再加上江林和顾家之间的争斗,所以他想当然就把江林归到了花家,也就没有特别提起。

    顾非文眉头一皱,问道:“江林来了没有?”

    在他看来,今天最重要的贵宾是江林,因为经过严东来的试探表明,江林至少拥有先天后期的战力。

    “父亲,花家人一个都没有来。”顾天虎回答道。

    他不知道自己父亲是不是老糊涂了,他实在不明白,自己都说了花家没人来,为何父亲还要特意去问江林。

    顾非文听到这样的回答,当场怒目横眉,甩手挥出一道深黄色的真气将顾天虎击飞到议事厅外。

    他看着外面吐血不止的顾天虎,说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废物,竟然连花家人和江林都分不开,就凭江林和花语嫣的关系,还有江林对花连城的帮助,你就认定了江林是花家人,那么在你看来,我们顾家和江林就是不死不休的仇人咯?”

    势力之争从来就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他没想到大儿子顾天龙看不明白,二儿子顾天虎还是看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