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想想山下的乔布,三人心中不由充满了同情,招惹了一个连莱纳都吓得半死的人,他没死当真算是万幸了。

    “这人究竟是谁,好威风啊。”一个女孩小声嘟囔道。

    “东方人,而且还跟莱纳和奥龙有仇,他不会是传说的那个人吧……”另一个女孩说到一半连忙闭上了嘴,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之前说话的女子瞳孔却渐渐放大了,脸上的惊骇之色越来越重。

    想想莱纳的反应,想想身边男子吓得瘫痪的样子,除了那个人,还有谁能做到!

    “不可能吧……”话是这么说,但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最后一个女孩迷迷糊糊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七天前的那个事件你没听说过吗,奥龙伯爵就是被一个华夏人杀的,还有布鲁斯公爵,这个人说不定就是那个华夏人?”

    “不会吧……”

    三个女孩面面相觑,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堪。

    “三天后我会再过来,如果你们没有将奥龙的坟挪走的话,那我会自己动手的。”楚修寒声道,“不过到时候他的骨灰还能不能留下来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直接往车上走去。莱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中的怒火如同实质,不过他却不敢再反驳一句,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跟楚修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自己这个公爵之子的身份在别人眼里

    或许异常显赫,但对楚修来说跟狗屁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即便是他父亲,如果想要收拾楚修,也要掂量掂量会不会反被他咬一口!

    ……

    回到神医堂后,逍遥武馆的高层已经集结完毕了。

    “楚少!”

    “楚少!”

    “……”

    步入大堂,一片夹杂着喜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修点点头,径直走到中央椅子前坐下,目光扫过众人。

    不止屠夫、夜凌等人,巴基斯、洛克法克等人也过来了,占满了整个大堂。

    众人脸上带着明显的喜色,不仅是因为楚修醒来,还以为七天前的那场战斗,他们成了最大的赢家。汉斯、庄十三等隐藏的势力被拔除,亚尔佛利德等人也被除掉了,再加上奥龙、布鲁斯等人,整个英伦称得上他们对手的,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大半,逍遥武馆统一英

    伦地下世界一下子变得触手可及起来。

    而更让他们欣喜和震惊的是,楚修在杀掉两个帝国贵勋之后,并没有迎来毁灭性的打击,虽然还有很多残留问题,但这些问题与他们获得的好处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最明显的就是楚修个人威望在英伦地下世界达到了顶峰,几乎可以用“谈楚色变”来形容,这种情况下还有谁敢在轻易招惹他们?

    而蓝昂纳斯等人则真正见识到了楚修以及逍遥武馆的底蕴,更加庆幸当初决定的明智。

    奥龙死了,奥菲到现在都没说一句话,布鲁斯死了,直接被按了个叛国罪的罪名。而这一切,除了楚修还有能做到?

    跟着这样的人,他们又何愁没有更广阔的空间,更光明的未来?

    “说一下这几天的情况吧。”楚修并没有寒暄的意思。

    众人连忙落座,边平复激动的心情,边组织语言。“这几天明面上的事情都是吴小姐在处理。”迦娜当先接口道,“我们则负责铲除奥龙和布鲁斯在英伦的残余势力,其中奥龙的地下走私业务都被我们接手了,入手的资金也

    很可观。布鲁斯家族浮在水面上的产业已经被我们破坏殆尽了,不过隐藏在背地里的势力还很强,暂时没办法全部扫除。”

    “战神会的势力也基本上稳定了。”巴基斯也开口道,“巴斯滕逃到国外去了,坎特笛表示接受逍遥武馆的统领,不过不隶属于天下会,我也同意了。”

    楚修点点头:“烈焰会呢?”

    “很老实!”屠夫呵呵笑道,“他们要是敢再动手动脚的,老子直接废了他们!”

    “奥菲和歌本永亨有什么动静?”

    “暂时还没有。”月舞回道,“我会继续派人监视的。”

    “嗯,过两天我要去日耳曼帝国,你们接着之前的行动继续做下去就好,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跟月舞说。”楚修嘱咐了几句,见众人没什么问题,也就宣布散席了。

    逍遥武馆的事情解决以后,楚修又去见神医堂的人,这方面更没什么好说的,叶寻欢的领导能力很强,神医堂在他手中发展的也很快。

    简单的跟苏秦几人聊了几句,楚修便带吴凌烟离开了。

    “这些天辛苦你了。”见吴凌烟脸上带着疲惫之色,楚修怜惜的道。

    “算你有良心。”吴凌烟蹙起鼻头略显娇嗔的道,“那你是不是该用实际行动表示一下感谢?”

    楚修微愣:“那我请你吃饭吧。”

    吴凌烟白了他一眼:“我刚吃过。”

    楚修又尝试着问道:“请你喝咖啡?”

    “等会要睡觉了。”

    “那……”楚修犯难了。

    “陪我在院子里坐一下吧。”小雨已经停了,夕阳也即将散尽,吴凌烟拉着楚修的胳膊,在没有淋雨的台阶前站定,也不擦拭,直接坐在了上面。

    楚修有些愕然,但还是在她旁边坐下。

    “这样就好了吗?”他诧异的道。

    “想的美。”吴凌烟嘴角露出一丝戏虐,“这才刚开始,为了慰劳我这些儿天的付出,你今晚一切都得听我的。”

    楚修神色一动,扭头看向吴凌烟的俏脸,见她美眸中带着一丝关切,毫不犹豫的道:“好。”

    “先说那几个女孩吧。”吴凌烟眼睛微微眯起,从中露出一丝危险来,“露西这个未婚妻是怎么回事,你的未婚妻难道不应该是甜甜吗?”

    “什么未婚妻?”楚修听吴凌烟将几天前的事情讲了一遍,不由摇头失笑,“那妮子一向人来疯,那不过是场面话而已,你也信?”

    “那伊莎贝拉怎么解释?”

    楚修有些心虚的道:“她得罪了亚历山大,让她来这里比较安全。”

    “是吗?那苏惜呢?”楚修愕然的看着吴凌烟:“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